想不出昵称的Kitty

致力于坚决杜绝任何时空背景下凯源be的可能

参见太子妃殿下


凯源七百一十五夜项目进度:【123 / 715】


 

《参见太子妃殿下》:俊俊的太子扮相太帅了啊啊啊啊啊啊!跟王牌里面源源的小世子超级般配了啊啊啊!跪下对着皇后委屈含泪皱眉的台词我都想好了反正,“好好好母妃答应了,你快起来快起来……不就是个小世子嘛,哪天带进宫让母妃也瞧瞧到底是怎么个俊俏模样能把我皇儿迷得五迷三道的?”“母妃!”“唉真是儿大不由娘啊,未来太子妃半句不是都说不得了呢……”小世子肯定是不高兴当什么劳什子太子妃天天被拘在东宫里的,宝宝不高兴了宝宝要闹了,闹吧闹吧反正最后还是要被太子吭哧吭哧扛回来欢欢喜喜养在锦绣堆里的哈哈哈哈哈哈


我特意去看了下,这个脑洞我17年11月就放在待写list了,然而正文一直没搞出来……_(:з」∠)_#脑洞多到写不过来是一种怎么样的感受# #每天都在体验这种感觉# #为什么我没有八只手啊啊啊#


因为是去年的事了,太子X小世子的双人p图我找不到了orz……只找到这只奶皇包,大家先尝一口好不好吃(?)这张也是我脑洞里那段加粗的字体的灵感来源hhh



(图片cr:狂霸酷炫拽的一只屌喵 ←想存图可以戳左边~)




 

<1>

 

“参加太子妃殿下……”门口的小厮现在见到王源都已经很有眼力价地改了口。

 

可王源听到这称呼只觉得脑门青筋直跳,咬牙切齿几乎要把手里的折扇给掰折了,心道:“老子才不要当劳什子太子妃!”

 

 

 

<2>

 

故事要从三个月前说起。

 

“说起这王家三位公子,也是有趣得紧。王家大公子王瑾武艺非凡,为圣上亲封的镇北将军,驻守边疆,保家卫国,实乃国之栋梁。王家二公子王瑜文采风流,才高八斗,不仅是新科状元,还被圣上指给了长公主做驸马爷,也是浊世翩翩佳公子……”

 

听到旁边厢房里的人说起了两位兄长,王源叼着花生米竖起了耳朵,等着听对方是怎么评价自己。

 

“这三公子王源嘛,也就是这家春和景明楼的老板,他啊长得倒是俊俏,就是文不成武不就的,放着好好的小世子不做,非要来经商,像什么样子嘛!”

 

“我看是王大人给儿子的名字取得不好。怀瑾握瑜,王瑾王瑜这两位的名字取的倒是好,可是对这小公子的名字也忒不上心了些哈哈哈!”

 

王源听到这里简直是火冒三丈,正要起身出去发作呢,就听到有个人说:“源远流长,王源这名字如何不好了?再说’春和景明’这四个字还是老爷子微服出访的时候亲赐的,夸他们的菜色新颖,味道又好,天下有几家酒楼能做到如此这般?”

 

这一番话说的王源心里舒坦多了,给自己倒了杯酒,刚喝了一口,就听到又有一人说道:“俊凯,听你这意思……莫非是太子妃之位心中属意这位王家三公子咯?”

 

王源一口酒全喷了出去。

 

隔壁厢房来的正是当今太子王俊凯和几位世家公子。

 

前朝因为太后携幼子干政,引得天下动乱,所以本朝自太祖起便有皇后、太子妃一定要立男子的传统。

 

“几位客官,这一道是我们店里的新菜品,老板说请几位品鉴品鉴。”小二笑盈盈端了一盆汤上来。汤汁碧绿通透,芬芳清远,盛到白瓷碗中宛如一块上好的翡翠。

 

“这汤可有什么说道?”在座的有一位老饕,是春和景明楼的常客,兴致勃勃给大家说了起来,“这楼里菜品名字都是老板亲自取得,极是有趣!”

 

“老板说了这道汤啊叫’江自流’……”

 

好一个“凤去台空江自流”,意思就是不想当这金凤凰,不高兴当什么太子妃咯。

 

王俊凯勾起嘴角笑了起来。

 

这王源实在是个妙人。

 

 

 

<3>

 

没多久,太子亲临春和景明楼,太子妃之位属意王家三公子的消息就跟长了腿似的,已经传的是街知巷闻了。

 

愁得王源连门都不想出了,可就算是这样还是有人会主动找上门来。

 

“二哥,你最近不是忙着编撰四库全书吗?怎么有空上我这儿来了?”

 

王瑜笑眯眯道:“昨儿听翰林院的同僚说起,我们家马上要出个太子妃了……”

 

王源扶额:“居然都传到那帮老学究那儿去了?天呐全京城还有谁不知道的这事的?唉,我看马上可能连元宝都要知道了……”

 

话音刚落,元宝就摇着尾巴从门外跑进了书房,汪呜叫着热情地朝许久不见的王瑜身上直扑。

 

王瑜把小黄狗抱了起来亲昵了一番,又掏出了一封信:“喏,大哥给你的信。我来的路上刚好碰到驿站的人了。”

 

王源三下五除二拆了信,就看到大哥王瑾洋洋洒洒写了一页纸边关太平百姓安居的近况,又写了一页纸关心老父亲的身体,最后写了一页纸夸奖当今太子王俊凯是如何的人中龙凤。

 

王源看到最后都无语了:“大哥远在边疆,是如何同太子熟稔起来的?还净帮着他说好话?仿佛媒婆来说媒似的……”

 

王瑜挠着元宝的脑袋想了想,道:“去年北方大旱,灾情严重,太子提议减免灾区一年的赋税,民间都夸太子仁德。还有州牧贪污案,也是太子亲自带人去查办的,揪出了北方好几条大蛀虫,让他们吐出了克扣的五百多万两军饷……估计这两件事之后,大哥就把太子引以为知己了吧哈哈~”

 

王源扶额:“你们怎么都胳膊肘向外拐啊……”

 

王瑜眨了眨眼睛:“好弟弟,为兄可还什么都还没说呢~”

 

“蓝桥公主和太子可是一母所出的亲姊弟啊!你肯定是来做说客的!”王源瞪着眼睛道,“不听不听我才不听呢!”

 

王瑜抱着元宝做了个无辜的表情:“众口铄金的道理你明白吧?有些事情呢说着说着可就成真的咯~”

 

王源并指为刀,目光冷冽:“那我就从源头上把这种可能性咔擦掉!”

 

 

 

<4>

 

几天后,王源提着食盒,带上了潜心研究出来的新菜品,递了牌子进宫面圣去了。

 

“好,好!好一个鱼龙潜跃水成文,这道菜不错!”皇帝吃得心花怒放,提箸赞道。

 

王源道:“陛下谬赞了。不过是取一斤的鲤鱼,红尾巴像胭脂瓣儿似的,佐以尖上尖罢了。”

 

皇帝却不明白,追问道:“哦?这尖上尖是何物?”

 

“圣上竟没吃出来吗?”王源笑道,“尖上尖就是那青笋尖儿上头的尖儿,嫩切成条儿的。”

 

“怪道吃起来咯吱咯吱的!甚是鲜美!””皇帝抚掌笑道,“不过小源儿,我赐你的腰牌你这是头一回用吧,来找我就只是为了送几道新菜?”

 

“陛下圣明。那我就直言不讳了……”王源一撩衣摆,扑通一声跪了下来,“肯请圣上不要让我做什么太子妃,草民才疏学浅,实难当此重任。”

 

“哎,你这是做什么,快快起来!”皇帝把王源从地上拉了起来,问道,“什么太子妃?这事朕怎么不知道?”

 

王源当下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大耳刮子。他以为这事是因为有了眼前这位的默许才会流传开去的,原来纯粹只是市井流言而已。这下可真是自掘坟墓了!

 

王源正打算赶紧打马虎眼糊弄过去了,就听到旁边的陈公公笑道:“陛下您不知道,坊间都说是太子殿下为了小世子经常悄悄光顾春和景明楼,小世子还为太子殿下研究出一道新菜色,好像叫什么龙凤呈祥……”

 

“事情不是这样的,陛下你听我解释……”王源无力地说道。

 

可惜皇帝的兴趣已经完全跑到了“太子殿下密会小世子,太子妃人选暗中敲定,一菜定情”的话本故事上去了。

 

 

 

<5>

 

于是王源这一趟进宫最大的收获就是成功把自己送进了火坑,太子妃这事算是板上钉钉了。

 

王瑜听说之后特意跑来给王源道喜,王源直接一脚把他踹出了门。

 

“太子好好的怎么会看上我呢?论文采,薛尚书家的公子在我之上吧。论武艺,韩将军家的公子在我之上吧……难不成太子是看上我长得好看?难不成他还真有龙阳之好?”

 

王源带着元宝泡温泉,一边泡一边想道。

 

元宝用着标准的狗刨式,欢乐地在池子里游来游去。王源看不得狗居然都比自己开心,伸手一捞,把游得开心的元宝捞了起来,元宝突然离了水还没反应过来还在蹬着四条小短腿,把王源给逗得直乐。

 

“太祖要立男后,是想娶他家那位大将军……先帝的男后是他的太傅……现在这位的男后是老丞相家的公子,两人自幼感情就好……这么看来,这一家子是骨子里都喜欢男的啊!”王源惊恐地和元宝四目相对,元宝歪了歪头汪呜了一声。

 

怕是要完……

 

王源咕嘟咕嘟整个人没入到了温泉水里。

 

 

 

<6>

 

王源带着元宝去城郊散心。好巧不巧碰上了一群来为太子大婚前的祭祀采蘩的宫女们。还有几个小丫头一见王源就眼睛一亮,凑在一起窃窃私语:“哎那是小世子吧!”“是王家三公子呀!上元夜宫宴我见过他的!”“长得真好看啊!怪不得太子喜欢呢!”

 

王源勉强挤出一个微笑,冲她们点头示意,抱起元宝赶紧找了个僻静的芦苇荡钻了进去。

 

结果这块风水宝地竟然被人给占了。

 

看着躺着闭幕眼神的人,王源恨得牙痒痒,飞起一脚就要踹人。

 

结果元宝一见他,就热情地从王源怀里蹦了下来,直扑过去扒着人家的脸就舔个没完。

 

王俊凯睁开眼睛,就看到王源悻悻收回了脚。

 

“你这是打算偷袭?这可不是君子所为吧~”王俊凯坐起来,抱起元宝冲王源笑道。

 

“君子远庖厨,我可不是什么君子。”王源也坐了下来,冲元宝拍了拍手,示意他回来。

 

结果元宝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在王俊凯怀里亲热地拱来拱去,尾巴都要摇断了。

 

“我的狗居然都背叛了我……”王源一脸难以置信,“你给我的狗吃了什么迷魂药?”

 

“可能以前喂过他吧。”王俊凯摸着元宝的脑袋,看着王源笑道。

 

仔细看来,这太子长得有点祸国殃民啊……王源被看的脸上一热,抬手在脸上扣了扣,不自在地移开了视线:“你喂过元宝?我怎么不知道?”

 

“你刚对做菜有兴趣那会儿,天天喂元宝吃……奇怪的东西,把它都饿瘦了,还是我看不过去背着你给他喂肉吃呢。”王俊凯说。

 

王源回忆了下,估摸着那大概是他十一二岁那会儿去到宫中做太子伴读的事情了,可惜他老是上课打瞌睡天天被罚抄书,抄了三个月死活不肯再去了。

 

孽缘啊……

 

王源又想了想,自己那时候好像也哄着王俊凯吃过几回自己倒腾出来的奇怪点心,一时间有些心虚了。

 

“母妃说希望我能找一个自己喜欢的,愿意和他共度一生的人。”

 

当今圣上和男皇后鹣鲽情深,后宫空匮,可惜王族一脉人丁不旺,没有可以过继的男丁,于是大臣们逼着圣上又立了一位贵妃,直到诞下了长公主和太子才肯罢休。所以圣上对王俊凯的母妃想必也是没什么感情的……所以贵妃才会这么对儿子说吧。

 

这么想着,王源觉得王俊凯倒有几分可怜。

 

“因为生我的时候难产母亲去世了,但是父亲和两位兄长对我却是极好的。父亲因为疼爱我,所以就立了我为世子,可惜我却是不成器……那天谢谢你帮我说话,我的名字其实是母亲给我取的……”

 

那天两个人坐在芦苇荡里天南地北聊了许久。

 

等王源醒来发现自己居然靠在王俊凯的怀里睡着了,身上还盖着绣着四爪龙的斗篷。

 

王源吐了吐舌头想把斗篷扯下来还给王俊凯,谁知道还在睡梦中的王俊凯居然连人带斗篷抱得更紧了一些。

 

元宝挨在在两个人的腿边睡得打着小呼噜。

 

王源看着满天星斗,想:其实这个王俊凯人还不错。或许当太子妃也不是件坏事。

 

到时候请太子给春和景明楼再提一副对联,配上圣上赐的匾刚刚好。

 

那日后真是财源广俊了。

 

王源乐得笑出了声。

 

 

 

<7>

 

眼看婚期在即,王源也忙了起来,他才知道原来两个男子成婚也要这么麻烦。

 

光是婚服就改了不下三四次,制衣局的人还总是不满意。

 

“我觉得已经很好了。真不用再改了,就这身吧……”王源求饶道。

 

王俊凯倒是还在一丝不苟地试穿着。

 

“那太子妃殿下试试看这身祭服可还合身?”宫人笑盈盈又捧上了一套衣服。

 

“这是最后一套要试穿的了吧?”王源确认道。

 

“是的。”宫人掩唇笑道,眼神在王源的脸上多停留了一会儿。

 

王俊凯在旁边默默看着,心道:不知检点。妄图勾引太子妃。这种人绝对不能留在身边。

 

王源换好了衣服,自顾自走到镜前:“恩,不错,挺好的。”

 

王俊凯一见却变了脸色,勃然大怒道:“好大的胆子!居然给太子妃用绿纱黄衫?成何体统!是何居心!”

 

一群宫人吓得跪了满屋子,最后还是个上了年纪的宫女大着胆子说:“禀太子殿下,太妃殿下这身祭服是……是贵妃娘娘差人送来的,我等未曾细看。”

 

王源捏着王俊凯的袖子摇了摇,小声询问:“到底怎么了?怎么忽然发这么大的脾气?”

 

“按制你应当穿黄色,只有侧室才用绿色……”王俊凯说着就上去解王源的腰带。

 

王源吓了一跳:“这么多人呢你干嘛!”

 

“这么多人呢你以为我要干嘛?”王俊凯勾起嘴角。

 

“……没个正经。”王源脸上一热。

 

王俊凯凑到王源耳边低声说:“我看没个正经的是你吧~”

 

王源被说得哑口无言只能干瞪眼。

 

 

 

<8>

 

“好好好母妃答应了,你快起来快起来……不就是个小世子嘛,哪天带进宫让母妃也瞧瞧到底是怎么个俊俏模样能把我皇儿迷得五迷三道的?”

 

“母妃!”

 

“唉真是儿大不由娘啊,未来太子妃半句不是都说不得了呢……”

 

之前向贵妃提起想立王源为太子妃的时候,王俊凯是磨了好半天的。

 

贵妃也人云亦云地觉得放着世子不好好当的王源实在是没个正行。

 

看来母妃还是没有释怀。王俊凯叹了口气。

 

但是既然是自己选的人,那么自己无论如何也要护他妥当,绝不会让他受半分委屈的。

 

谁知道等王俊凯去到永安宫的时候,贵妃就开心地冲他招了招手:“来来来,你来尝尝这个!”

 

“什么?”王俊凯满头雾水坐了下来,一眼看到了春和景明楼的外带食盒,顿时心下了然,。

 

“你看看,这去了核儿的荔枝中间灌了牛乳,冰镇后吃起来真是爽口,名字取得也好听,叫’千里寄红雪’,这小东西脑袋瓜子是怎么长的啊?”贵妃笑道。

 

看来这太子妃已经把贵妃“收买”了啊。

 

“我知道你是为了什么来的……哎,说起来,也是母妃小气了,之前总觉得王源那孩子配不上你,其实最近他总是托人送各种精致的小点心来给我,也是个体贴人儿……你回去替母妃向他赔个不是吧。”

 

王俊凯拎着春和景明楼的食盒回去了。

 

“我说你急匆匆跑去干嘛了,原来是去看贵妃娘娘了啊,”王源一看食盒就得意地笑了,“这世间如果有用一道美食搞不定的事,那就两道,再不行就多几道~”

 

“母妃说你连点心的名字都取得很甜,”王俊凯笑着凑上来在王源嘴角轻吻了一下,“恩,确实挺甜的……”

 

 

 

<9>

 

太子大婚后不久,皇室又有了一门喜事。

 

长公主有孕了。

 

太子携太子妃前去公主府探望。

 

“阿姊,你这个孩子大夫怎么说,是男是女啊?”王俊凯关切地问道。

 

蓝桥公主白了他一眼:“这才一个多月的事儿,谁知道是男是女。”

 

王源帮着说道:“他这是心急呢,如果是男孩的话……能不能请长公主把孩子过继到太子府上啊?”

 

蓝桥公主哼了一声:“你叫我什么?”

 

“快叫阿姊!”王俊凯反应快。

 

“阿姊阿姊,这道’蓝桥云英’你尝尝~”王源从食盒里端出一盘点心。

 

“恩,你们两个的算盘打的倒是好!”蓝桥公主笑道,“要是我会做菜,我也要做一道菜送你们。”

 

“哦?阿姊要送我们什么菜?”

 

“菜名就叫’只羡鸳鸯不羡仙’~”

 

 

 

End &Good night

 

 

 

注:

 

1.源源送俊俊的那碗汤,“江自流”,“凤去台空江自流”嘛出自哪里大家都知道的,平常都喜欢喜欢说龙凤呈祥,但是其实凤凰中凤为雄,凰为雌,所以我就拿凤来说太子妃咯~没有女化的意思哦~


2.源源送皇帝的那道鱼“鱼龙潜跃水成文”,名字出自《春江花月夜》,但是这鲤鱼的做法吃法对食材的要求是《七侠五义》里白玉堂喜欢的~五爷是真的很会吃鱼,除了我文里写的那些,他还要配着姜醋吃鱼肉,吃完了喝三匙鱼汤,最后掰点馒头放鱼汤里弄个泡馍hhh

 

3.宫女采蘩是出自《诗经》里的《国风·召南·采蘩》, 蘩就是白蒿,古代公侯常用来祭祀的一种草。

 

5. 俊俊对于宫人给源源准备的衣服发了很大的火气,灵感是来自《诗经》里的《国风·邶风·绿衣》,对这首诗古代和现代有两种解释,古人觉得是庄姜因失位而伤己之作,现在觉得是最早的悼亡诗。我这里取的是古人的解读。古人的解读是说:诸侯女眷在参与祭祀典礼时着祭服,夫人的礼服为黄色,世妇为白色,女御为绿色。庄公迷上了一位妾室,这位妾室依仗着庄公的宠爱,虽然祭祀外衣是绿的,但直接将黄色穿在内里了,对夫人之位的野心可谓昭然若揭。在古代衣物冠带是承载礼仪的重要象征,不同身份的人所穿着的衣物在颜色、款式、材质上都有着严格的区分规定。

 

5. 源源送贵妃的甜点“千里寄红雪”,名字出自南宋词人韩元吉的《醉落魄·荔枝》:“霓裳弄月。冰肌不受人间热。分明密露枝枝结。碧树珊瑚,容易与君折。玉环旧事谁能说。迢迢驿路香风彻。故人莫恨东南别。不寄梅花,千里寄红雪。”虽然我嫌弃荔枝剥起来麻烦不太喜欢吃,但是我是很喜欢这首词的~

 

6. 源源送长公主的“蓝桥云英”出自苏东坡的《南歌子》:“雨暗初疑夜,风回忽报晴。淡云斜照著山明。细草软沙溪路、马蹄轻。卯酒醒还困,仙材梦不成。蓝桥何处觅云英。只有多情流水、伴人行。”就是cue了下公主的封号“蓝桥”hhh

 

最后男皇后、男太子妃这个设定出自绿野千鹤的《君为下》,我是很喜欢这个设定的,作者在正文后面的“作者有话说”里很喜欢用猫猫兔兔来形容两位主角,看的我就想起了凯源嘿嘿~


评论 ( 57 )
热度 ( 662 )

© 想不出昵称的Kitt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