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不出昵称的Kitty

致力于坚决杜绝任何时空背景下凯源be的可能

滴答滴答


七百一十五夜项目进度:【113/ 715】

 

方达X大福←超越12荣登最虐cp top1……不过我从来不写BE、不写虐文,可以放心食用!


(图片cr:后来的安安 ←喜欢的话记得去渊博转评赞哦~)

 

灵感来自2018年上海高考作文题目:生活中,人们不仅关注自身的需要,也时常渴望被他人需要,以体现自己的价值。这种“被需要”的心态普遍存在,对此你有怎样的认识?请写一篇文章,谈谈你的思考。

 

顺便随手加了两个亲妈牌私设:1.方达双臂健全 2.大福不是自闭症 





<1>

 

少年不知道是从哪儿来的。方达翻完了今天的报纸,一抬头就看见对面树底下蹲着一个少年,像是一朵趁人不注意悄悄长出来的小蘑菇。

 

少年拿着个包子在啃,啃得很慢,好像每一口都无比珍贵又美味。这时来了一只橘猫,胆子非常大的直接伸出爪子喵喵叫着,向少年讨要吃的。

 

小区里不少养猫的人家,出来散步遛弯的时候都会揣一袋猫粮投喂附近的流浪猫。而这一只橘猫特别能撒娇,体型又憨态可掬,很容易得人偏爱,以至于口味都被养刁了。

 

少年愣愣地看着猫,似乎不明白它要干嘛。橘猫失去了耐心,一只爪子搭上了少年的膝盖,另一只爪子直接去够少年手里的包子。少年冷不丁被吓了一跳,手里的包子猝不及防被猫一爪子挠到了地上。

 

香菇青菜馅儿的。

 

橘猫凑上去嗅了嗅,仿佛嫌弃似的一甩尾巴,扭头迈着优雅的猫步走了。

 

少年盯着掉在地上的包子看了一会儿,伸手捡了起来,竟然就这样直接往嘴边送去,准备继续吃。

 

“脏了!别吃了!”方达看不下去了,从小窗户探出头喊了一句。

 

少年停下了动作,朝方达看了过来。

 

 

 

<2>

 

方达读的书不多,上学那几年写的作文还经常被老师批语“狗屁不通,错字连篇”,但和少年对视的时候方达脑子里竟然破天荒地蹦出一句“你一笑风来,你再笑花开”。

 

可惜少年没有笑,倒是对着方达挤眉弄眼做了个鬼脸。

 

 

 

<3>

 

方达赶在早餐铺歇业前跑去给少年买了两个包子,肉的,还有一袋豆浆。

 

少年嘴里塞着包子,拎着豆浆一副无从下手的模样,方达又拿过来给他用吸管扎好了洞给他,少年这才咬着吸管吸溜起来,一双乌黑的大眼睛直勾勾盯着方达看。

 

方达无端脸上一热,不自然地移开了视线,跟早餐铺的老板娘打听起附近是不是有谁家小孩走丢了,老板娘却摇头唏嘘道:“没听说谁家丢了娃哎,不过我也看到这娃这两天老在这块儿转悠,长得倒是乖,可惜是个傻子叻!”

 

听到傻子两个字的时候,少年脸上露出了又委屈又生气表情:“不是傻子,不是傻子……”吸管被他咬的扁扁的,他咬着吸管反反复复说着这句话。

 

方达跟老板娘打过招呼领着少年走了,又对少年说:“以后谁说你是傻子,你就跟他说,你才是傻子!”少年像是听懂了,咬着吸管,盯着方达,小声重复道:“你才是傻子,你才是傻子……”

 

莫名躺枪的方达心情挺好的领着少年回了值班室。再一会儿他就可以和老李换班了,等会儿下班了方达准备带少年去趟派出所。

 

值班室里没什么能给小孩玩的东西,方达索性就拿了报纸给少年叠小船。方达很快就叠出了一顶船帽,轻轻放到了少年头上,说:“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这句子对少年而言或许难了一些,他像是嘴里含了什么东西似的咕哝着:“途……星……大海……”自己笨拙地折起了报纸。

 

方达坐在边上看着,发现少年叠的不是船,竟然叠出了一朵百合花。然后少年把花献宝似的递给了方达,嘴里说着:“达……达……”

 

“你怎么知道我叫方达?”方达接了花有些惊喜地问,又一拍脑门,“噢噢,这个叫花,不叫达……跟我念,花……”少年露出了一丝不解,但还是跟着说道:“达……?”

 

简单的一个字方达很有耐心地教了十多分钟,最终还是没能把少年纠正过来。

 

或许他们那里的方言就是把“花”读成“达”呢?方达自我安慰道。

 

 

 

<4>

 

最后方达把少年领回了自己家。

 

因为少年除了能答出来名字叫“大福”,其他的诸如出生年月日、家庭住址都一概不知。

 

方达甚至还帮忙把大福身上都掏了一遍,只发现裤子屁股后面的口袋破了个洞。大福看着方达从洞里漏出来的手指头笑得眼睛都弯了。

 

方达租的房子离值班室挺近的,走路十分钟就到。那片儿都是平房,大多数租户都是外来打工的。条件是简陋了些,但是胜在租金便宜。

 

方达这几天都在值夜班,刚来回跑不觉得累,现在一进家门才觉得一阵倦意涌了上来。

 

方达不太放心大福自己一个人洗澡,为了节省时间就打算两人一起冲一冲。毕竟大福在方达眼里就是个啥都不懂的小孩,也不觉得有什么尴尬不妥的。

 

大福脸上手上都不怎么脏,只有头发上不知道在哪儿蹭的灰。方达把两个人衣服都扒了,意外发现大福胳膊上都是一块一块的青紫淤痕。

 

以前在学校里因为家庭的缘故方达没少受人欺负,他太熟悉这些痕迹了……方达看得心里堵得慌。大福却什么都不懂,他用手摸着洗手间墙壁瓷砖上凸起的花纹,研究得十分投入。

 

大福是被家人虐待了熬不住了才偷偷跑出来的吧……方达让大福坐在小塑料凳子上,自己坐在马桶上,给大福洗头发。

 

“闭眼哦……”方达嘱咐道,帮大福把头上的泡沫冲掉,不知道是不是水流进了眼睛里,大福的肩膀忽然颤抖起来。

 

方达以为是泡沫不小心进了眼睛,连忙关了水,扯下搭在肩头的毛巾蹲下去想给大福擦脸,却看到大福已经满脸泪水,又惊又惧地咬着嘴唇说:“别……我乖……我乖……”

 

方达看得心都揪起来了。他温柔地给大福擦干净了脸,把单薄瘦削的少年揽进了怀里。

 

“不怕,以后有我在谁,我不会让人再欺负你了。”

 

听到方达的话,大福抽噎着唤了一声:“达……”

 

方达知道大福这是在叫自己不是在说花,他把少年搂的更紧了一些。

 

“我在。”

 

 

 

<5>

 

洗完澡方达实在困得招不住了,好在屋里的床是之前租客留下来的双人床,两个人睡倒也不挤。

 

现在天气热,头发擦两下就干的差不多了。大福皮肤白,洗个澡脸上都蒸出了浅浅的红晕,乖乖盘腿坐在床上让方达擦头发,像是某种惹人疼爱的小动物。

 

方达忍不住揉了揉他的头,大福就露出了一个软软甜甜的笑。

 

方达像哄小孩睡觉似的哄着大福乖乖躺好了,自己也倒头睡了过去。

 

一觉醒来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方达觉得胳膊有些麻,低头一看,原来大福整个人都拱进了自己怀里,自己胳膊正垫在大福脑袋下面呢。

 

方达看着眼前乱糟糟毛绒绒的小脑袋,注意到大福头顶有两个发旋。他老家那边都说这样的小孩子一定聪明。方达拿手轻轻给大福理着头发,大福哼哼了两声慢慢醒了。

 

大福懵懵懂懂四下看了一圈像没认出来自己是在哪里,整个身体都紧绷了起来,直到看到了方达才明显放松了。大福看了一眼还不够,又看了几眼,好像生怕方达一不留神就不见了。

 

刚睡醒的大福眼睛里汪着水似的,一眼接一眼把方达看得心软乎乎的。

 

然后一阵肚子咕噜噜的叫声让方达回了神:“哈哈哈饿了吧?等会儿,我下面给你吃哈~”

 

方达下了点挂面,煮了青菜,又打了两个鸡蛋。热腾腾的面端上桌的时候,大福已经眼巴巴等着了。

 

即使是如此简单的青菜鸡蛋面,大福也吃得很香,连碗里的汤也喝干净了。“好吃吗?吃饱了没?”方达问。大福条件反射般点了点头,之后看着方达犹豫着摇了摇头。

 

这到底是多恶毒的家长都不给孩子吃饱饭的?方达气愤起身又去给大福盛了满满一大碗面。“想吃多少吃多少,管饱!”

 

 

 

<6>

 

方达住的这片儿后面就有个小批发市场。想起来大福穿的休闲裤口袋都破了,方达就想去给他新买条裤子。吃完洗了碗,方达就带着大福出门了。

 

大福似乎是第一次来批发市场这种地方,看着来来往往的人他有些害怕地使劲儿往方达身边缩。

 

方达也注意到了大福的不对劲,索性把胳膊搭上了大福的肩膀,把人半圈进了怀里,划分出一亩三分地的庇护范围。

 

大福这才安心了下来,像只好奇的小雀儿不时歪歪头,这瞅瞅那瞧瞧,可一旦有人回看他又立马低下头避开人的视线。

 

方达带着大福去了自己常买裤子的店:“吴姐,我带我弟来买条裤子。你看有啥好看的款给推荐下,我也不懂……”

 

老板娘笑呵呵上下打量了一遍大福,说道:“你这弟弟一看腿就知道跟你是一家人咯!又长又直的,穿啥不好看!你让他自己选咯~”

 

方达听了也觉得有道理,对大福说:“你自己选一条喜欢的吧!我给你买!”大福点了点头,嘴巴里说着“买……买……”,白皙的手指从挂着的一条条裤子上顺时针点过去。

 

老板娘乐了,打趣道:“哎,小方啊,你弟的意思是这些裤子都包了是吧?”方达咧嘴一笑,露出两颗虎牙:“姐,你就别逗我了……不过要是哪天我中了百万大奖,把你店里所有裤子买下来都成!”

 

两个人说话的功夫,大福已经选好了裤子,稍微有点修身的款,牛仔裤屁股后面的兜兜上秀了个黄色的小狗脑袋。

 

“这什么呀?史努比吗?”方达对这些是真一窍不通。老板娘乐得不行:“你那都什么年代的东西了,这叫'豆汁'知道不?”“什么豆汁啊?豆汁那是B市人喜欢喝的,肯定不叫这个!”方达脑子转的很快。

 

“Doge……”大福摸着那个小狗头,突然蹦出了一句发音格外标准的英文。老板娘和方达都愣了下,老板娘一拍巴掌:“对对对,就叫'逗纸'!瞧瞧,还是你弟聪明!”

 

方法笑着在大福头上揉了一把:“是呀,真聪明!”大福听到这话顿时兴奋了起来:“穿!穿!”老板娘指了指小店一角拉起来的蓝色帘子:“快试试去,我看看啊……哎哟,太瘦了你……我去后头给你找个小码的,等下啊~”

 

等老板娘从后头库房里回来的时候,就看到方达和大福竟然在门口送客。一对小情侣手挽手,男的手上还拎着他们家印着“吴珊裤业批发”的塑料袋。

 

老板娘有些惊讶:“眨眼功夫就帮我卖出条裤子啊?厉害嘛!没卖亏吧?”方达一挑眉道:“按裤子上标价牌便宜了一百卖的。”

 

老板娘听了更高兴了,她店里裤子的吊牌都是六七百块的,其实进价不过才几十块。“哎哟!那感情好!……不行,今天弟弟这条裤子必须我送啊,你要掏钱我跟你急!”

 

大福换上了新裤子,从帘子后面走了出来,身上穿着方达的白T恤,干干净净,清清爽爽,却叫人移不开眼睛。

 

两人刚走出店们,就听到进店的一个男人说:“就刚才那小哥试穿的那裤子,拿来我试试嘿!”

 

 

 

<7>

 

现在批发市场买东西直接扫码就行了,方便的不得了。大福好奇地看着方达对着店里贴着的黑色方块,滴一声就好了。

 

最后方达给大福又买了两条面料轻薄透气的裤子,一长一短换着穿。至于衣服大福直接穿自己的T恤成了,虽然大了一号,但是在大福身上晃悠晃悠的也怪好看的。

 

回去之后方达发现大福一直在挠胳膊,挠出了好几道红印子。方达托起大福的胳膊一看,原来大福的胳膊上上被蚊子咬了好几块红肿的包。

 

方达找出了一小盒清凉油,抹了一点要给大福擦,结果大福东躲西藏的,看着方达手里的小盒子一脸拒绝:“臭……”

 

“你不喜欢这个味儿啊?”方达把清凉油放到了一边,又翻箱倒柜一通找,这才找出一瓶用得已经见底了的花露水。

 

方达把最后那点花露水全倒在了大福的胳膊上,大福看着花露水淌下来又伸手去挠,方达拿开了他作乱的手,握着大福的胳膊给他吹了吹:“不要挠了,挠破了就要疼了。”

 

大福听懂了“疼”这个字顿时就乖了,平举着自己的胳膊小心翼翼地端详着,倒是不再抓了。

 

眼看着又要到方达去值夜班的时间了,他拿不准是让大福一个人在家好还是跟着他一起好,把钥匙揣进口袋,索性问大福:“我要去上班了,你是跟我一起走呢?还是在家里啊?”

 

大福一听到“走”就不干了,他急忙上去抱住了方达的胳膊,抱的死紧就是不撒手:“走……不要……”

 

方达看大福这样哪里还舍得把人撇家里,大福抱着他的胳膊不愿放手,方达也不敢硬掰,没办法两个人就跟连体婴似的出了门。

 

等着换班的老李一看方达和大福这样手挽着手就笑了:“哎哟,看不出呢,还是个小粘人精啊……”说着伸手就要去摸大福的脑袋。大福一侧头就躲开了,怯生生缩到了方达身后。

 

方达圆场说小孩子怕生,老李也不介意。白天方达领着人去派出所的事他也知道,老李也就象征性关心了几句。

 

晚班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去巡逻几次就好。可保安队里有的人一值夜班就偷懒,只知道窝在值班室的小床上蒙头大睡。方达不一样,他做事认真,隔一个半小时就去小区里遛一趟,还真让他逮住几个打算入室行窃的。

 

居委会还特意给方达送了一面锦旗,保安队队长顺水推舟就把夜班的工作安排给了方达。方达知道队里其他几个人都是拖家带口的,晚上谁不想回去老婆孩子热炕头啊,反倒他一个人也无所谓。

 

不过现在有了大福情况就不一样了,方达考虑着改天去和队长说说队里还是轮流值夜班吧。方达此时还没有意识到他已经自动把大福当成了自己的家人。

 

方达用自己的手机给大福放动画片看,大福看了一会儿就把手机拿过去自己看了。方达估摸着一集动画播完的时间,出去在小区里兜了一圈,等他回来发现大福把手机扔在一边,胳膊环抱着腿,脸深深埋了下去,整个人在折叠床上缩成小小的一团。

 

想也知道肯定是大福一抬头发现自己不见了生气了,方达连忙上去扶着大福的肩,柔声哄着:“对不起,我刚才有事情要出去一下,你看我回来了……下次出去我一定跟你说好不好?”

 

大福这才抬起头,脸上表情有些委屈,像是走丢了的小朋友,他依偎着方达,圈住了他的胳膊,好像这样方达才不会丢下他一个人消失不见。

 

“动画片看到哪里了?我们继续看好不好?”方达把手机拿回来,正要解锁呢手机就被大福拿了过去。

 

大福举起手机对着方达,像是要给他拍照似的,嘴里发出“滴”的声音,然后在大福挺拔的鼻子上点了一下,又说了一句“达”。

 

方达一头雾水,没明白大福的意思,大福就着急了一直在重复着“滴……达……滴……达……”,说的急促了连起来就像是在学时钟的声音,有些笨拙的可爱。

 

虽然方达还是不理解大福的意思,但他还是捏住了大福戳到自己鼻尖的手指头,啾咪亲了一口,然后学着大福嘴里说着“滴答,滴答”在大福的鼻尖上点了点。

 

方达的反应这似乎和大福预想的不一样,他露出了微微困惑的表情,噘嘴盯着方达点在自己鼻子上的手指,带着一点鼻音“恩?”了一声,然后又开心地笑了,露出了雪白整齐的牙齿。

 

 

 

<8>

 

方达值白班的时候就让大福自己在小区健身器材区玩。反正只有把人放在他眼皮子底下才觉得安心。

 

一会儿大福举着一根冰棍跑了进来,把冰棍往方达面前一递:“吃!”方达就着大福的手咬了一口,问:“哪儿来的?”大福指了指后面,后头又跟着跑进来一个梳马尾辫的小姑娘。

 

小姑娘叫杨杨,住在104号,读小学三年级。她听到父母管方达叫“小方”,就一直喊方达“小方哥哥”。“小方哥哥,是我给大福买的!我俩一人一根嘿嘿~”杨杨也在吃冰棍。

 

“谢谢你呀~”方达掏了几个硬币要给小姑娘,总不好意思要人家小朋友的请吃冰棍吧。“不用不用,这是我请大福吃的!刚才他教我做数学题呢!这是谢礼!那么难的题目大福都能做出来,太厉害了啦!”

 

健身器材区还有几张石桌,头上正好是一片树荫,放假的时候时常能看到几个小孩凑一块儿头挨头写作业。

 

大福也知道杨杨是夸他,舔着冰棍笑得有点害羞。方达拿了块湿巾纸,给大福把黏答答的沾到融化了的糖水的手擦了擦,对一大一小说:“去玩去吧~”

 

结果没一会儿杨杨慌张地跑了进来:“小方哥哥不好了,大福他晕过去了!”“什么?!”方达大惊失色,跟着杨杨跑了过去,就看到大福倒在了运动器材区的橡胶地垫上。

 

一看到方达,围着大福的几个孩子就七嘴八舌主动解释起情况:“大福之前是在玩这个!”“突然就摔下来了……”“喊了半天他也没反应!”

 

方达打了120,救护车很快就来了。坐在救护车里方达只觉得这一切都毫无真实感,直到方达眼睁睁看着大福被推进了手术室,看着那一盏红灯亮了起来,他才靠着墙缓缓蹲了下去。

 

 

 

<9>

 

这笔钱方达一直都没有动过。

 

当年母亲病重急需要钱,可是等方达拿到这笔钱的时候,母亲却趁医护人员不注意从楼顶跳了下来。

 

母亲给方达留下来的那封遗书里只有一句话:我恨你。

 

原本方达也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虽然不富裕但也衣食无忧。

 

直到那次车祸。

 

原本也只是在普通不过的周末晚上,父母带着方达和姐姐去了城里新开的一家餐厅吃饭。半路上方达发现自己新买的遥控汽车丢在了餐厅,就闹着要回去拿。父母没办法只得掉头回去。

 

可是谁知道半路上却意外发生了车祸,母亲只来得把方达拉了出来,父亲和姐姐就被熊熊烈火吞没了。

 

从此之后母亲就仿佛变了一个人一样,她成天咒骂年幼的儿子为什么不去死,死得是你就好了,要不是因为你这个家怎么会变成这样云云……好像这样骂出来,她的心里就能好受一些了。

 

方达一直默默忍受着,直到他高中的时候母亲因为长年心情郁结终于病倒了,确诊是恶性肿瘤。方达坚持向亲戚们借钱,筹钱想办法让母亲做手术,可是看到儿子为自己辛苦奔波,她却冷笑一声:“呵,费这个事干嘛,不如早点让我去和你爸、你姐团聚多好。”

 

最后方达甚至把家里的房子也卖了,可是母亲却根本不肯给他机会。

 

有人劝他你这是解脱了啊,可是方达知道他这辈子或许都走不出来了。

 

后来背井离乡的方达遇到了大福,福就像是某种笨拙的小动物,完全凭借着本能依赖和信任着方达,对方达毫无保留地露出了柔软的肚皮。

 

也正是因为大福的出现,方达生平第一次明白了被人需要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好像才终于找到了自己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意义。

 

无论如何方达都不能失去大福,他怀揣着私心就这样把大福留在了自己身边。

 

可是生活总是喜欢和人开玩笑,等待大福手术结束的时候,大福的家人也找到了方达。

 

原来大福的堂姐刚好在这家医院里工作,无意中瞧见了走失的弟弟连忙联系了家人。

 

而事情并不是方达当初以为的那样。

 

大福在一年多以前不小心从楼梯上摔了下来,导致他一夜之间仿佛退回了儿童时期,连句子都说不完整。

 

大福的父母工作一直很忙,儿子出了事情之后他们也抽了几个月时间在家里照看陪护,听从医生的建议保守治疗,可是照顾病人实在是劳心劳力,无奈之下他们又请了一个保姆。谁知道却遇到了一个蛇蝎毒妇,只要大福不听话就直接动手。

 

前不久大福趁保姆睡着了,竟然偷偷从家里跑了出来。保姆也慌了,梁芒把自己施虐的事情全盘托出,大福的父母听完又惊又气,可是儿子却已经不知所踪。

 

方达透过病房门的小窗户,想起刚才大福苏醒后言行举止与常人无异的样子,一家三口抱头痛哭,而自己就仿佛是个多余的人。

 

看着此时又安静睡着了的大福,方达知道是自己离开的时候了。

 

 

 

<10>

 

回去之后的方达把保安工作辞掉了,他准备重新回学校去读书,重新开始没有大福的生活。

 

一天夜校下课的时候,方达看到校门口站着一个吃冰棍的少年,叼着冰棍神经质的上蹦下跳,挥胳膊甩腿的。

 

大福……?

 

可这是怎么了?他不是已经好了吗?

 

方达站在后面傻傻地看着,甚至不敢出声叫他,生怕这是马上就要醒来的梦。

 

直到少年转过了神身,气鼓鼓地说道:“靠!你们这里蚊子怎么那么多!我才站了一会儿就被咬的浑身包!非得要我触电似的动啊动啊才……”

 

最后一个“行”轻轻地拂在方达耳边,他已经情不自禁把大福拉进了怀里。

 

“为什么丢下我一个人跑掉啊?”大福把下巴放在方达的肩膀上委屈地说,又狠狠在方达背上拍了一巴掌,“跑也不跑远一点,是不是就等着我来找你呢?好狡猾啊……”

 

方达没有回答,只是把大福抱得更紧了一些。

 

他再也不会放手了。

 

 

 

<11>

 

“我问你啊……”

 

“恩?”

 

“既然你那段时间的记忆都恢复了话,那么那个滴答滴答是什么意思?”

 

“什么滴答滴答?”

 

“就是……滴……答……”

 

“好好说话别动手动脚的,弄我鼻子干嘛……哦哦!我知道了了!你是说那个啊!”

 

“恩?”

 

“不是滴答滴答,是滴——达!”

 

“有什么区别嘛?”

 

“区别很大的好吗?我那时候看你用手机扫码付款,我以为只要滴一声就能把东西带走了。所以……滴,这个方达就是我的啦~”

 

 

 

End & Good night

 

 

 

其实还有一些情节最后我斟酌了一下还是没写,比如有个猥琐大叔欺负大福被方达给揍了,打脸一下方达承诺说“不会让大福再受人欺负”了。比如大福掌握了公司某高层的某个把柄,方达被人利用去制造一场“意外”,导致了大福受伤……但是生活已经很苦了,何苦再去为难笔下的角色呢是吧哈哈哈哈~

 

我去年也以高考题目写了一篇文,有兴趣的可以戳→《情节难测》




评论 ( 27 )
热度 ( 407 )

© 想不出昵称的Kitt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