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不出昵称的Kitty

致力于坚决杜绝任何时空背景下凯源be的可能

人无再少年

*大概是凯源长大以后搞来搞去搞来搞去最后还是搞到了一起的现实向的故事_(:з)∠)_

 

因为一拍脑门想到,现实向怎么写都甜不过蒸煮没关系呀,咱可以开虐啊~小虐怡情啊~【话说回来我觉得一点都不虐= =

 

再说我这种亲妈就算写了BE,那肯定也是Bed Ending啊⁄(⁄ ⁄•⁄ω⁄•⁄ ⁄)⁄【什么鬼2333

 

 

 

 

 

王俊凯对面坐下了一对母子。

 

 

年轻的妈妈拿着湿纸巾在帮四五岁的小男孩擦嘴角的冰淇淋,小男孩扭来扭去的半点也不安生,他瞄到了王俊凯,就像是看到了什么新奇玩具一样,眼睛一亮,踮脚搂上了妈妈的脖子,凑在耳边嘀嘀咕咕。

 

 

女人便也向王俊凯这边看了过来,微微一笑。温婉又不失矜持。她的眼神和那些狂热的粉丝很不同,甚至连上前攀谈的意思都没有。

 

 

这时新的小助理跑告诉王俊凯可以准备登机了,王俊凯冲母子俩点了点头准备走了。

 

 

结果腿被人抱住了,那个小男孩揪着王俊凯牛仔裤,仰着头奶声奶气地说:“哥哥,我妈妈很喜欢你的,你给她签个名好不好?”

 

 

女人有点不好意思,走上来把小男孩拉开了:“俊俊你这是跟谁学的啊?太没有礼貌了……”

 

 

小男孩倔强地梗着脖子没吱声,反而埋头去翻女人随身带着的手提包,翻出了一张好像是专辑的东西,捧到了王俊凯面前。

 

 

“哥哥,你签在这上面好不好?”

 

 

是王源新出的个人专辑《人无再少年》。

 

 

封面上王源背着吉他,顺着伸展向远方的铁轨逆光行走,脚边开着一丛洁白的小花。

 

 

王俊凯之前自己掏腰包买了一万张。当初自己从后面抱着手把手教他弹吉他的男孩,一眨眼已经长大了。

 

 

看着王源挺拔俊逸的背影,王俊凯心里忽然生出了几分莫名的怅惘。那个人再也不属于自己了。

 

 

不过此刻吸引他视线的却是封面上几行熟悉的字迹。

 

 

To 俊俊:

每天开心,幸福安康~ 

王源

 

 

还画了一个有点丑有点傻的笑脸。

 

 

俊俊,应该是那个小男孩的名字。不知道王源写的时候会不会想起以前那群阿姨粉总喜欢叫他们俊俊源源?

 

 

“不好意思,我们不方便……”小助理刚要拒绝,结果王俊凯冲他伸手说了句笔,小助理呆了下,立刻闭嘴从双肩包里翻了一只马克笔出来。

 

 

王俊凯刷刷签在了王源的名字旁边。这么多年了,两个人的签名花式也换过了好几种,不过此时放在一起看,还是很和谐。

 

 

上了飞机王俊凯就带上眼罩休息了。片刻以后坐在后面的小助理以为他睡着了,小声地跟随行的工作人员抱怨:“明明上次还因为我没有拦着蜂拥凑上来的粉丝说了我,今天又主动……”

 

 

王俊凯假装没听见。

 

 

醒过来的时候王俊凯还在想刚才的梦。他梦到了他和王源十四五岁的时候。当时有很多他和王源的双人站,那些姐姐阿姨们很喜欢给他们送各种好吃的。

 

 

王俊凯忽然明白了为什么方才在候机厅里觉得那位年轻的母亲有些眼熟了。

 

 

她大概是某个凯源站的姐姐,给他们送过好吃的。有次送了小兔子和小猫咪形状的橡皮糖,装在精致的小铁盒子里,特别的可爱。

 

 

王源很是喜欢,把那两盒糖一直装在双肩包里,背来背去,到哪儿都带着。还舍不得吃,所以过了很久才吃完。

 

 

有一次王俊凯趁他不注意,摸了个小兔子塞进嘴里。结果王源嗷嗷叫着扑了过来:“兔兔那么可爱,怎么可以吃兔兔?”

 

 

当时自己是怎么回答的来着?有点不记得了。我不仅要吃橡皮糖的兔兔,还要吃真的兔兔哦?啊……那个年纪的自己有这么污吗?

 

 

王俊凯戴上口罩,遮住了自己笑出来的猫纹。

 

 

明明是临时买的机票,保密工作已经做得很不错了,可是来接机的粉丝却也没比平时少到哪里去,挤来挤去的挤得王俊凯面无表情再也笑不出来了。

 

 

曾经那个陪在自己身边从一个机场到另一个机场的人已经不见踪影。可王俊凯却还是习惯性地下意识回头去看他有没有跟上。

 

 

 

 

王俊凯这次是来一个好友的电影里客串下的,总共也就露个脸说一句台词而已。好友邀请王俊凯来客串也是希望能借他给自己的导演处女秀添点人气。

 

 

从校园偶像剧到银幕大制作,王俊凯一路也拿了不少奖,最近还刚拿了一个影帝。虽然他现在也不过二十五六岁,但是在论资排辈的影视圈里,很多同龄的演员看到他也要恭敬地叫一句“凯哥”。

 

 

此时正好是剧组分发盒饭的时候,王俊凯也不嫌弃,让助理给自己拿了一盒,准备找个不怎么打眼的角落里去吃。

 

 

“我不想吃这个。好难吃。”是一个少年的声音,可怜兮兮的。

 

 

“那给我。剩下的都要吃掉。”是另一个少年的声音,带着几分不容置疑的强势。

 

 

王俊凯看着凑在一起捧着盒饭挑挑拣拣的两个少年。猜到他们大概是电影里那对古灵精怪的兄弟的扮演者。王俊凯回忆着剧本,这两个小家伙的戏份还挺多的。

 

 

好像是最近挺红的一个名字拗口的少年组合?

 

 

曾经国内除了他们也不是没有出现过新的少年偶像组合,但是都难以望其项背。他们红的发紫,红到了旁人难以企及的地步。

 

 

直到他们成年好几年后,圈子里才陆续出现了几个不错的少年偶像组合。有人笑称那些少年们很幸运,因为他们可怕的对手已经不能再被称作是少年了,所以自动退出了竞争。

 

 

那两个少年让他忍不住想起了以前的事情。

 

 

他和王源一起拍《诛仙》的时候,王源也撇着嘴,对剧组的盒饭挑挑拣拣。王俊凯嘴上教训他不要挑食,但还是把他不喜欢的菜都统统挑到自己的饭盒里,再把王源喜欢吃的给他。

 

 

“小孩儿,过来。”王俊凯叫了一嗓子。两个少年都认出了他,虽然以前没怎么接触过,但是听见他喊人,还是立马放下盒饭乖乖跑了过来。

 

 

“王俊凯哥哥好!”“凯哥。”一个活泼可爱,一个沉稳大方。

 

 

可惜小的那个和王源长得并不像。虽然知道自己心底的期待简直就是莫名其妙,但是王俊凯还是有点小失望。

 

 

是啊,怎么可能会有人和他相像。这个世界上也只有一个他。独一无二。

 

 

“粉丝送的,你们拿去吃吧。”王俊凯从小助理手上拿了两大包零食递了过去。

 

 

小的那个眼睛都亮了起来,不过还是很有礼貌地说:“手工的那些可不能要!哥哥你要留下来的哦!那些都是粉丝对你满满的爱哎!”

 

 

王俊凯听得心里直乐。这孩子这点和王源还是有点像的。虽然天生招人喜欢,但是却不恃宠而骄。待人接物都极有分寸,却又一片赤子心肠。

 

 

大的那个理所当然地接过了零食袋子,对小的那个说:“你还不谢谢人家凯哥。”

 

 

这句话听着也有几分耳熟。

 

 

他们刚出道没多久的时候,对着镜头和外人的时候王源还会露出几分孩子气的懵懂和小小的怯意,王俊凯总会在旁边提醒他记得谢谢人家,会帮他圆场不好意思麻烦安静点他听不到节奏了。

 

 

王俊凯看着两个少年自然而然地就生出几分喜欢。差点想伸手揉揉小的那个的脑袋了,又想起曾经王源在机场里被陌生的路人蜀黎揉脑袋的事。

 

 

当时王源被吓了一跳,事后回过神又鼓着腮帮抱怨说:“干嘛总是揉我脑袋叻?要长不高的呀~”王俊凯当时笑得虎牙着凉,也伸手揉了揉他的脑袋。

 

 

不远处有工作人员叫两个少年的名字,他们就和王俊凯道了谢又道了别。

 

 

王俊凯看着他们走远,听着大的那个说这些你吃完饭才准吃,小的那个不服气地说凭什么啊,大的那个很有耐心地说零食不禁饿的,小的那个想了下说好吧那我就再吃一点饭吧。

 

 

看着看着,那两个孩子的身影就变成了年少时候的自己和王源。

 

 

粉丝接机送机都会塞给他们很多礼物什么的,每次王俊凯都会大包大揽地全部拿手上,王源会一直嘀嘀咕咕分我一点啊分我一点啊,然后王俊凯才勉为其难意思意思分他很轻的一袋。

 

 

王俊凯对手里的盒饭忽然就没了胃口。

 

 

那个挑食的家伙不在,自己居然连饭都不想吃了。真是……矫情。

 

 

 

 

下午只用了一个小时王俊凯就搞定了自己的戏份杀青收工。本来还想找那两个少年打个招呼的。

 

 

不过两个小家伙大概是等会儿还要拍,在旁边捧着剧本研读的很认真,不时凑在一起小声讨论。见状王俊凯也就没去打扰了。

 

 

因为片场就在北京近郊,所以王俊凯索性就回了在北京的公寓。回去的一路上王俊凯都有些心不在焉的,想起了很多年少时和王源有关的事情。

 

 

在到目前为止二十多年里,他们有超过三分之二的时间是在一起的。

 

 

一起训练一起唱歌一起出道一起拍情景剧一起走红一起领奖一起上综艺一起去电影里客串一起代言一起上晚会一起去拍古装剧……

 

 

那些难忘的时光里都有他。或者说那些时光正是因为有了他才难忘。

 

 

成长本来就是刻骨铭心的事情。而他和自己一同长大,所以理所当然也就成了刻骨铭心的那个人。

 

 

曾经他们向着一个目标携手并进,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却开始渐行渐远。

 

 

央音毕业之后,国内数一数二的大公司把他们俩挖了过去。

 

 

为了体现公司的重视和诚意,连同小时候一直陪着他们的那些工作人员,还有两套在北京位置极佳的公寓被一起送到了他们面前。

 

 

王源开心极了。那段时间一直缠着王俊凯商量怎么装修的事情。

 

 

客厅里要放一个大的水族箱,最好是可以自动换水喂食的那种,这样有活动顾不上照顾也没关系。

 

 

卧室的天花板上要画上夜光的星星,这样睡觉时一关灯,就可以看星星了。那种云彩灯就算了吧很容易脏的。

 

 

琴房要有又大又亮的落地窗,窗帘可以用蓝绿色的,纱的那种。风一吹就飘啊飘的。

 

 

冰箱一定要大。要塞的满满的。各种饮料啊零食啊。哦蔬菜水果也可以来一点。方便你想做饭的时候就自己动手。

 

 

最后王俊凯的公寓就变成了王源口中的样子。王源的那套却一直空着没动。

 

 

反正有什么活动都是一起啊,我住在你这里不是更方便吗?

 

 

当时王源啃着苹果如是说。

 

 

 

 

 

但是生活并不是你自己写的剧本,故事的发展往往也不随人愿。

 

 

如果是双子星自然可以在夜空中交相辉映,可如果是两个太阳呢?

 

 

这真是件很奇怪的事情。别的人都是在相处久了之后,经历过磨合之后,彼此妥协,变得融洽。他们反而在相处了十几年之后开始频繁地发生摩擦。

 

 

两个都是如此优秀又足够骄傲的人。他们身上绽放出的光芒竟然在无形中伤到了彼此。

 

 

王源基本上每年都会推出好几张高质量的专辑。其中一半以上的词曲都是他自己一手包办的。那些平时毒舌又挑剔的乐评人也忍不住要夸上一夸。现在说到乐坛才子,哪怕是普通的路人第一反应也是“王源”这个名字。

 

 

当初自嘲捡趴活来公司学唱歌的王源,却在那么认真又专注的唱着歌。

 

 

年少时被导演夸特别有灵气特别适合演戏的明明是王源,如今摘了影帝桂冠的却是王俊凯。

 

 

命运和际遇真是不可捉摸的东西。一如感情。

 

 

只在年少的游戏里红着脸颊扯着嗓子吼过“我爱你”,后来大一点了连猜词语碰到这个词都要吐吐舌头pass掉。

 

 

两人都是男生,并不像女生那样对于情话有什么特别的执迷。更何况年少生日时就已经许下了好几个十年。

 

 

所以在分开以后连拿出来指责对方违背了诺言的凭据都没有。唉。

 

 

作为朋友在一起和作为伴侣在一起,都可以说上好几个十年的话,但是根本就不同。

 

 

王俊凯关上公寓门,习惯性地把钥匙放上了大理石台子。结果哗啦碰下来一串东西。

 

 

低头一看,是王源的那串钥匙。

 

 

挂着Q版的按照形象定制的公仔钥匙扣,粉丝当初送了两人一人一个。

 

 

小公仔磕在地上,不知道是被钥匙划的还是怎么弄的,大大的眼睛下面蹭了一道,就像是哭了一样。

 

 

王俊凯蹲下去把它捡起来攥在手心,攥了一会儿,背靠着门滑坐在了地上。

 

 

“王源儿你TM还真不打算回来了啊……”

 

 

 

 

答应上这个节目,王俊凯纯粹只是为了还制作人一个人情。

 

 

台下都是举着蓝色手幅和灯牌的粉丝,王俊凯今天却留意到了一点不一样的颜色。

 

 

曾经特别特别熟悉的蓝绿色。

 

 

那个在机场候机室遇到的年轻母亲也来了,她腿上坐着兴高采烈的小男孩,举着一张上下颠倒的“凯源一直在”的手幅冲自己摇啊摇。

 

 

王俊凯勾起嘴角笑了笑,引得台下粉丝尖叫起来,他冲小男孩做了个倒一下的手势,小男孩一脸茫然。

 

 

倒是坐在旁边的另一个女人反应了过来,低头看了下手幅,在小男孩脸上捏了一把,帮他把手幅正了过来。又凑到年轻的母亲耳边窃窃私语。

 

 

她们的那个凯源站还开着吗?现在还有多少人喜欢着支持着凯源呢?王俊凯忽然很想问一问。

 

 

节目很快就开始了,互动的环节都是事先拿稿子对过的流程。问题是……

 

 

王俊凯方才临上台又忍不住给王源打了个电话。今天的第十五个未接电话。

 

 

之前吵架的时候,王俊凯气的把王源的号码都删掉了。不过打了这么多年的号码早就烂熟于心了,存不存也无所谓。

 

 

可是这串排在经纪人助理导演上头的号码偏偏那么显眼。显眼到被主持人一眼相中。

 

 

“那就麻烦凯哥给这个号码打个电话吧。”

 

 

王俊凯本能地想拒绝。可是冲着那么多台摄像机以及台下一大帮观众,拒绝的话反而更欲盖弥彰。

 

 

反正他一直也不接。

 

 

王俊凯抱着一丝庆幸想。

 

 

“喂……”

 

 

居然……通了……

 

 

“……是我。”

 

 

“哦。”

 

 

接下来就陷入了迷之尴尬。

 

 

主持人立刻救场:“Hello~可以麻烦电话那边的朋友做个自我介绍吗?顺便告诉下在座的观众朋友们,你跟王俊凯是什么关系呢?”

 

 

“我是王源。大家好~我和王俊凯啊……那当然是纯洁的男男关系啊~”

 

 

全场哄堂大笑。王源不愧是最受娱乐节目欢迎的艺人,很懂如何活跃气氛。

 

 

主持人也笑了:“可不可以麻烦源哥给我们爆个料呢?关于凯哥的别人都不知道的秘密~”

 

 

“嗯……”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下,似乎是在认真思考,“王俊凯啊……以前品味很奇怪吧。我曾经给他送过一串小檀香珠的手链,结果他回送给我一条女孩子带的手链。”

 

 

现场年轻的女粉丝们都忍俊不禁,只把这当成自家爱豆诙谐的趣事听。只有知道王源说的是什么的那几个阿姨粉都激动地捂住了嘴。

 

 

那条小檀香木的手绳是王源找店家定制的。而且考虑到不妨碍王俊凯平时运动什么的,还特意去掉了流苏坠子,着实下了好一番心思。

 

 

可是王俊凯却回送给他一条潘多拉的手链。玫红色的珠子衬着王源雪白的手腕有种特别动人的味道。

 

 

后来王俊凯问王源怎么不带了,王源说太女孩气被朋友吐槽了。

 

 

王俊凯还说你懂个屁啊这颗珠子什么寓意你懂吗,听完王俊凯巴拉巴拉一通解释,王源说王俊凯你真应该去做电视台导购。

 

 

后来那串手链还是被王源仔细收了起来。虽然没有戴在手上,但却放在了心上。

 

 

长袖衬衣下的那串小檀香木手绳此时忽然仿佛能灼伤王俊凯的肌肤,把他所有的理智都烧光了。

 

 

否则王俊凯又怎么会在这种情况下不管不顾地直接说道:“源源对不起……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

 

 

电话那头陷入了长久的沉默。就在王俊凯以为王源已经扔下手机离开的时候,忽然听到他回答说:“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

 

 

王俊凯,我们都回不去了。

 

 

 

 

 

*喜欢BE的盆友可以把这里当成结尾叻⁄(⁄ ⁄•⁄ω⁄•⁄ ⁄)⁄喜欢HE的盆友敬请关注下篇源源视角的《花有重开日》(。・∀・)ノ゙

 

 

 

评论 ( 74 )
热度 ( 473 )

© 想不出昵称的Kitt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