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力于坚决杜绝任何时空背景下凯源be的可能

 

六月不说再见

凯源七百一十五夜项目进度:【177 / 715】

 

 

*非亲兄弟年上,总裁哥哥X高中生弟弟,“兄弟情人”系列。虽然是独立短篇,不过因为涉及到背景什么的,还是建议第一次看该系列的小可爱阅读下前文哟~



(↑ 是工作室发的图,我自己加了点滤镜和文字水印,就不cr我自己了hhh)

 

 


王源夹一根四季豆夹了两下没夹起来,于是不满地发出了"嗯"的一声。

 

发音不是四声是三声,而且还拖长了尾音。

 

这习惯王源很小的时候就有了,在幼儿园吃午饭遇到不喜欢吃的菜,王源也会"嗯"。

 

王俊凯来接王源回家的时候,老师说王源小朋友今天表现总体很不错哦,就是太挑食了不好好吃饭,老是"嗯"。

 

一般家长听到这话肯定要跟老师同仇敌忾,一起教育小朋友不能挑食,挑食是不对的诸如此类。

 

不过王俊凯却不是一般家长。

 

第二天王俊凯又利用学生会职务之便,大大方方出了校门,司机和阿姨已经在校门口等着了。

 

司机送把王俊凯送到了王源幼儿园,王俊凯带着阿姨做好的王源喜欢吃的菜,和王源一起吃了午饭。

 

饭桌上出现问题,王源会下意识"嗯"一声,但是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就需要王俊凯随机应变了。

 

彭家姐妹和凯源一起吃饭,见识过王源"嗯"了之后,王俊凯立马让服务生拿了份番茄酱过来的情景,超级妹控彭云也甘拜下风。

 

所以王源一直没能改掉吃饭时"嗯"的毛病,全都要怪王俊凯。

 

王俊凯夹了一筷子四季豆放进王源碗里,问:"周六中午你想在家里吃还是到街上吃?"

 

王源"嗯"了一声,还在吧唧吧唧嚼着四季豆,一时间腾不出空答复。

 

王俊凯眉头一皱,张口就是家长三连:"不去了?那你要去哪儿?什么时候回来?"

 

王源总算是把嘴里的四季豆咽了下去,他拨了一口饭准备吃,但是看王俊凯还在等着他的答复,只好停下筷子说:"周六有高三的送别会,老师让我去表演个节目,应该不会太晚。"

 

这周末在王俊凯公司旗下的一条商业街有一场艺术节的开幕式。

 

这条街是王源周末经常喜欢去吃喝逛的,艺术节也是王源感兴趣的。王俊凯自以为这个安排是两全其美、锦上添花,谁知道……

 

其实王俊凯早就跟王源说好了,让他也来观礼,开幕式之后两个人还能在街上吃个饭再看个电影,现在好了……

 

王俊凯作为一个二十七八的成年人,让他对着小自己十几岁的弟弟说"你怎么能说话不算话",或者是"那你别去表演节目了我想你来看我呀",这种话说出来王俊凯都觉得自己温柔兄长的人设ooc了,不过想法肯定是有的。

 

王源吃饭是很认真专注的,脑袋上晃动的呆毛都仿佛在感受食物的香气,鼓起来的腮帮像某种软乎乎的小动物,还会仔细的慢慢地咀嚼品尝。

 

以前王俊凯喜欢让王源坐在他膝盖上吃饭,现在王源长大了,嫌王俊凯老是在他脸上亲一口、头上摸一下,总是干扰了自己吃饭,所以坚决要坐在王俊凯对面,连王俊凯旁边都不愿意坐。

 

满脑子都是"陈姐今天烧的糖醋小排加了什么怎么这么香呢?哦原来是加了白芝麻啊!"的王源并没有迅速察觉对面王俊凯心情开始晴转阴了。

 

这时王俊凯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因为来电开始持续震动。

 

为了不让工作或者任何其他事打扰和王源的用餐时间,王俊凯从不把手机带上餐桌,加上他的手机又是万年静音状态,王俊凯都没注意,还是王源先听见了动静。

 

"你电话。"王源耳朵灵,平常他也会这样去提醒王俊凯。然而王俊凯今天似乎心情很不好,站起来时带的椅子在地板上发出了刺耳的刮擦声。

 

王源叼着咬了一半的排骨,看着王俊凯起身走去茶几那边的背影,心道:天太热了吗?火气这么大?……啊六月了也是时候让陈姐煮桃胶银耳羹了!下午做好,冰一晚上,明天喝,美滋滋!

 

彭云是王俊凯的高中同班同学,现在在从事艺术展策划的工作,这次艺术节开幕式也是她从中促成的。

 

彭云有个妹妹叫彭朵,彭朵和王源现在也是同校同学,不过彭朵比王源要高两届,今年就要毕业了。

 

王俊凯他们这一辈大多都是独生子女,家里有兄弟姐妹的很少,也是因为这点所以彭云和王俊凯自学生时代起就成了很好的朋友,一个妹控一个弟控凑在一起自然是有聊不完的话题。

 

"周六开幕式我有事不来了哦……我本来想直接微信上跟你说的,不过朵儿说还是打电话郑重一点,所以我就给你打个电话。"

 

要搁平时王俊凯肯定也就随便彭云了,但是现在他不开心就也不想让别人开心,于是呛声道:"你策划的开幕式你不来说得过去吗?"

 

彭云和王俊凯相识多年,哪里不知道他的脾气,嘴上损人也很厉害:"哟你这是碰到什么不开心的事了啊?咱们赶紧来视频一下,让姐姐我看看你那张不开心的臭脸开心开心呀!"

 

王俊凯不客气地怼了回去,不过最后还是准了彭云不出席。听过彭云一席话王俊凯也受到了启发,既然王源来不了,那他去看王源不就得了。

 

"你们周六活动允许家长参观吗?"王俊凯又满血复活地坐回了餐桌边。

 

王源把四分之一颗上汤娃娃菜心塞进了嘴里,因为菜心个头实在太大,王源嘴巴塞的鼓鼓囊囊,艰难地点了点头。

 

"吃不了给我啊。"王俊凯把碗直接递了过去,示意王源吐到自己碗里。

 

王源摇了摇头,目光坚定,脸上写着:我可是要吃遍全世界的男人,怎么可能被一颗菜心难倒?

 

最后那四分之一的三分之一颗娃娃菜到了王俊凯嘴里。

 

 

 

周六早上王俊凯翻出了自己当年的高中校服,因为一直被挂在防尘袋里保存的很好,王源好奇地摸了摸,和自己身上穿的对比了一下说:“好像没有什么区别。”

 

王俊凯对着镜子换上了当年的高中校服,笑道:“我们校服可是走在潮流前端的,永远不会过时啊。”王源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白衬衫搭配条纹细领带,左边胸口熟悉的校徽……当年的白衬衫王俊凯穿还是能穿的,只不过因为他大学之后就开始健身的缘故,肩膀那里稍微紧绷了一点,没有系领带,敞着领口的样子有点像男公关。

 

王源脱口而出的比喻让王俊凯脸都黑了:“你从哪儿学的这种词?”王源眨了眨眼睛,思考了一下:“可能因为坐在我前面的女生最近在玩的游戏吧?”

 

“什么游戏里还会有这种词?”王俊凯把衬衫脱了下来问道。王源描述了一下游戏内容,大致是和各种类型的男公关谈恋爱的游戏。王俊凯嘀咕着“现在的小孩子真是……”去隔壁衣帽间拿自己平常穿的衬衫了。

 

等王俊凯换好衣服再回来的时候,就看到王源居然换上了自己那件校服,正对着镜子想把领带往脖子上绕。从镜子里看到王俊凯,王源笑了下:“来帮我系领带啊!”

 

王俊凯那件衬衫王源穿是大了一点的,肩线掉了下来,领口一直敞到了锁骨下面,王俊凯从王源手里抽走了那根领带,在自己手上随意缠了两圈,正色道:“再闹下去今天不要出门了。”

 

王源屁股故意向后一顶,撞在王俊凯某个地方,做了个鬼脸,说:“下次嘴上做正人君子的时候可别穿这么容易暴露的西装裤啊!”说完就飞快跑出了衣帽间。

 

王俊凯无奈地听着王源渐行渐远的嚣张笑声,准备先冷静一下再出去。

 

 

 

为了配合王源的造型,王俊凯今天穿的也是白衬衫,又选了差不多花色的条纹领带,左边胸口是一个颇有设计感的“源”字,乍一看和校徽并没有什么分别。

 

兄弟两人一踏进校门,就被来自四面八方的女生们热烈的视线包围了,两个人倒是都习以为常。

 

王源表演要用的吉他现在是王俊凯背着,王源要从王俊凯那里接过去,王俊凯却拒绝了。

 

“先送你去大礼堂,等下我再去看老师们。”看着走在前面的几个勾肩搭背的男生,王俊凯也有样学样把胳膊搭上了王源的肩膀。

 

谁知道王源非常不配合,愣是从王俊凯的胳膊下面钻了出来,还坏笑着打趣道:“都一把年纪了就别装嫩了吧!”王俊凯简直要直接呕出一口血了,伸手就去捏王源的脸。

 

身后夸张的笑声引得凯源齐齐回头,就看到彭家姐妹也来了。

 

彭朵也穿着校服,白衬衫百褶裙,笑得温柔恬静。彭云穿着红色的小吊带,牛仔短裤,蹬着一双罗马绑带高跟鞋,明艳动人。

 

彭云双手叉腰大笑:“王俊凯看你被损我好开心啊哈哈哈~”路过的男生纷纷扭头看她,结果又被彭云一瞪眼吓得缩回了脖子。

 

王俊凯拉着王源的胳膊就走:“走走走,我们不认识她。”彭云哼了一声,挽上了彭朵的胳膊,姐妹俩也有说有笑走了。

 

 

 

王俊凯本来说要去见老师,结果却守着王源不肯走了,说要听王源弹吉他。

 

当初还是王俊凯手把手教他弹吉他的,王源哪里好意思班门弄斧,于是催着王俊凯赶紧走。

 

王源不肯,王俊凯就逗他说:"那你就把我当你喜欢的人呗,就当弹给他听啊~"

 

周围不远处看似在各自排练或者练习的学生们其实不少人都竖着耳朵在偷听凯源的对话,此时一个女生一不小心没控制好音量:"王源有喜欢的人了?!谁啊?!"

 

王俊凯忍笑忍得辛苦,王源把手按在弦上无奈道:"我弹一遍你就走?"见到王俊凯点头之后深吸了一口气,拨动了琴弦。

 

王俊凯前脚刚走,几个认识王源的人就立马围了上来,七嘴八舌打听起校草的八卦:"王源你喜欢谁啊?""是二班的王凯莉吗?"

 

"哥,慢点儿!我那个什么是不是在你那儿?"王源故意提高了音量,找了个借口溜了出来。

 

王俊凯看着王源拍着胸口松了口气,学着刚才那个女生的口吻也笑着问了一遍:"王源儿有喜欢的人了?谁啊~"

 

王源瞪了王俊凯一眼,没好气地说:"一个幼稚鬼。"

 

 

 

彭朵作为优秀毕业生代表上台发言的时候,彭云在下面哭着用光了一整包纸巾。

 

"至于吗?"王俊凯帮彭云从旁边家长那里借了一包纸巾。彭云眼睛通红,泣不成声:"你不懂,我们朵儿要出国了,以后我只能一个月见一次了……"

 

王俊凯沉默了,抽出一张纸巾递给了彭云。对于他们这些中/产/阶/级家庭而言,送孩子出国读书是一件很普遍的事情。

 

当初父母也打算送王俊凯出国读大学,王俊凯却不是很乐意。因为两个人工作都很忙,如果王俊凯再出国了,平常王源就只有交给阿姨照顾了,这对于小朋友的身心健康会有很大的影响。

 

国内的顶尖学府比起国外学校也并不逊色,王俊凯有自信不管到哪里都会成为最优秀的人,出国与否其实意义并不大。

 

和父母交流完想法,王俊凯去王源卧室想看看他,结果一开小夜灯就看到小家伙眼泪汪汪的。

 

"做噩梦啦?"王俊凯把王源抱了起来,拍着他的后背安抚道。王源张口就是一个哭嗝儿,成功把自己先逗笑了,又笑出了一个鼻涕泡儿。

 

王俊凯笑着给小家伙擦眼泪擦鼻涕,又耐心地问了一遍。王源委屈巴巴地看了眼王俊凯,靠在他怀里却说话,只是一脸难过。

 

"我给你讲个故事好不好?"王俊凯一手环着王源,一手去拿床头柜上的画本故事书。谁知道王源"哇"地一声就哭了:"以后我想听哥哥给我讲故事怎么办啊呜呜呜……"

 

王俊凯拿着纸巾托在王源下巴下面接着他的眼泪水,说:"什么怎么办?想听我给你讲故事你就跟我说,我就……"

 

王源听到这话哭的更凶了,小手拍在王俊凯胳膊上:"骗人!你马上就要出国了!我也不知道出国是什么,我就问了阿姨,阿姨说出国就是到很远的地方去……那你还怎么给我讲故事?"

 

王俊凯把王源搂的更紧了一点:"那你怎么没听完?我后面还说……"王源听完开心地一咕噜爬了起来,站在王俊凯腿上搂着他脖子在他脸上连着亲了好几下。

 

“现在可以睡了吧?”王俊凯也在王源脸上回亲了一下。王源开心地“嗯嗯”了两声,把自己床上占了半边床的毛绒玩具一股脑推到了地毯上:“哥哥和我一起睡!”

 

王俊凯随手捡起一只留有王源口水印的垂耳兔放到了床头柜上:“前几天谁说自己四岁了,要自己睡觉的?”

 

王源小脸一红把那只兔子塞到了枕头下面,辩解道:“我没有睡觉的时候流口水,那是……那是小兔子没有哥哥陪着睡觉,所以伤心地哭了!”

 

王源穿了一件连帽的睡衣,帽子上有两只小熊的耳朵,他趴在床上撅着屁股把兔子往枕头底下塞的时候,帽子就自然而然扣到了他脑袋上。

 

王俊凯把“小熊”翻了个面,拍了拍王源的小肚皮说:“小熊快睡觉吧。”

 

 

 

“下面有请高一三班的王源同学为大家带来一首《再见》,六月不说再见,但是那些和青春有关的记忆一定要再见!”

 

王俊凯跟着众人一起鼓掌,又想起了自己当年作为毕业生代表上台发言的时候,王源跑到了舞台下面,举着一朵摇断了的玫瑰花很开心地冲王俊凯挥啊挥。

 

王源那天穿着海/军/风的背带裤,脑袋上还戴着一顶有飘带的小帽子,十分可爱,于是原本很多在拍王俊凯的学生纷纷又对着王源咔嚓咔嚓一通拍。

 

今天王源演出结束之后,王俊凯送上了一束花,一捧金灿灿的向日葵里夹着一朵红玫瑰。王源接过花,抽出了那只红玫瑰,闻了一下说:“你都没有把花摇断,看来你给我应援一点都不努力。”

 

王俊凯笑道:“我今晚会努力的。”

 

王源难以置信地眨了眨眼睛。

 

王俊凯又慢条斯理补充道:“努力的给你做饭……陈姐今天请假了。”

 

王源摇了摇头:“王俊凯,我对你很失望啊!”

 

两个人说笑着往后台走,结果撞见了彭云靠在彭朵肩膀上埋头哭泣,彭朵冲凯源比了个别出声的手势,兄弟俩对视了一眼一起放轻了脚步往外走。

 

整个校园里此时都弥漫着一股离别的伤感,还是王俊凯帮王源背着吉他,王源嫌花束抱着麻烦,也塞给了王俊凯,自己空手大摇,拿着一只从小卖部买的可爱多吃得开心。

 

路过教学楼的时候,王俊凯说想要回去以前的教室看看,于是两个人又一路找到了高三的教室。高三3班的教室门没有锁,黑板上写着“毕业快乐”四个大字,王源叼着可爱多跑去后面观摩他们用水粉出的黑板报,连连感叹好厉害。

 

转头就看到王俊凯弯着腰在倒数第二排靠门的墙边上找着什么东西。“你在找什么?”王源也凑了过去,发现墙上只有不知道谁写的几个数学公式。

 

“我以前还在这里写过一首打油诗……”王俊凯在墙上某个位置点了下给王源看。“写的什么啊?藏头诗那种?”王源好奇地问。

 

王俊凯转身走到了讲台上,拿起了一只粉笔说:“具体我写的是什么我不记得了。但是藏头诗藏的是哪几个字我还记得。”说着就在黑板上刷刷写了几个字。

 

王源看着黑板上王俊凯新添的四个字,无语道:“最后一口我不给你吃了。”然后果断把可爱多最后那有巧克力的一块全塞进了嘴里,还咬得咔嚓作响。

 

王俊凯站在“王源可爱”四个字前面,顺手拿起讲台上的一张纸折成了纸飞机,哈了一口气,轻飘飘往前一扔,纸飞机刚刚好落到了王源的桌上。

 

 

 

End & Good night

 

 


 从评论里再抽一个高考完的小可爱送点梗福利哦~


以及前几天被限流的一篇明星X经纪人的短篇,没刷到的小可爱可以戳→《私事公办》



 

评论(38)
热度(6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