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力于坚决杜绝任何时空背景下凯源be的可能

 

我喜欢的不是你的人设

凯源七百一十五夜项目进度:【175 / 715】

 

 

 

*剧中剧,剧里是仙侠师徒年下,剧外是大明星小演员年上

 

灵感来自↓

 

 (图片cr : @曾经做过二班学委  ←存图可以直接戳,喜欢的话记得去渊博转评赞哦~)




雾霭峰上的霜云阁已经在之前的仙魔大战中被夷为平地,于是王俊凯命人在原地重新起了一座锁仙宫。

 

锁仙宫里锁住的是哪一位上仙,整个仙界都一清二楚,可是没人敢说半个不字。

 

九重禁锢法阵,十二根赤炎流霞柱,八十一道捆龙锁,就是为了困住一个人。

 

“我的好师尊,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你后不后悔当初救了我一命?”夏长安背手站在被吊起来的隋玉面前问道。

 

看着眼前人,隋玉就会想起被困在夏常安设下的结界里观战。当年他带人斩杀魔族十万众,如今夏常安悉数奉还。

 

“虽然我很讨厌那些满口仁义道德的上仙,但是我觉得他们说的其实有点道理。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说的真好……你当年一手剿灭的魔族,现在又被我重建了,你心里一定很不舒服吧?”

 

隋玉没有说话,只是用一种悲悯的眼神看着自己昔日的爱徒。

 

夏长安仿佛被这一眼给激怒了,一把捏住了隋玉的下颌,咬牙切齿道:“为什么要用这种眼神看我?!你是觉得我可怜吗?你、居、然、可、怜、我?!”

 

 

 

“咔!”陈导忽然出声说道,“俊凯啊,你这一段感情不太对啊。虽然夏长安始终对隋玉又爱又恨,但这里应该是恨占据了上风才对。你那眼神,怎么说呢……感觉下一秒就要把你师尊救下来亲亲抱抱举高高了,这怎么对哦?”

 

陈导幽默的形容逗得整个片场一阵哄笑。王俊凯有点不好意思地双手合十冲陈导连连鞠躬道歉,陈导摸着自己光溜溜的脑袋笑眯眯道:“哎哟不用不用,我本来就被人说胖得像弥勒,你这再一拜……”这下连王俊凯都忍不住笑了。

 

中场休息时间,王俊凯招呼着威亚组来把王源先放下来,王源却摇摇头婉拒了笑道:“本来这里隋玉就是被吊了三天,这样等下再要入戏我也不用找感觉了。”

 

王俊凯却不同意:“那隋玉是上仙你也是啊?”最后还是拗不过王源,王俊凯跑去给他拿了个小马扎,让王源可以脚下踩着借点力。

 

王俊凯一直都知道王源拍戏的时候很拼。

 

引荐王源给陈导认识的时候,王源在补拍一段戏,让他们在饭店稍等一会儿。陈导却是个出跳的性子:“是在老沈那个剧组是吧?好久没见老同学了,让我去探探他的班,顺便去看看你说的那小子去。”

 

两人到片场的时候,王源在拍一段从马车上跳下来还要在地上滚几圈的动作戏。一连拍了三条,沈导都不是很满意,王源一句抱怨都没有,脸上半点不耐烦的表情也没有,安安静静站在那里让服化老师给他整理仪容,马上准备开始拍第四条。

 

看的陈导都忍不住赞叹了一句:“现在这样能吃苦的孩子不多啦,替身也不用的。看看那些个手指头破个皮儿都要发通稿吹敬业的……是个好孩子。”

 

王俊凯点了点头,注意到王源在落地的时候脸上表情有一瞬间不太对,心里顿时咯噔一下。

 

这一遍之后沈导才喊了咔,陈导拍了拍王俊凯的肩膀说:“不面了,就他了。我去跟老沈聊两句,你俩随意哈~”

 

王俊凯看着王源从地上爬了起来,才走了一步就面有难色地停住了。王俊凯叹了口气,跑过去扶王源:“扭到脚了吧?”王源点了点头,拎起裤脚看了一眼:“还好,这点补拍完就结束了,没什么影响的。”

 

“你就只想着对戏有没有影响?没想着对你自己有什么影响?”王俊凯从王源发间拈下来一片草叶子。

 

王源躲了下:“别,脏的很。”王源在这部剧里演的是个反派,这段戏是他被男主角追赶得狼狈不堪的样子,刚在地上滚过,此时从头到脚满身灰啊泥啊的。

 

“我先去洗个澡,不好意思要你等我下。”王源一手拎着古装繁复的衣摆,一边拎着自己的包准备去简单洗漱下。

 

王俊凯左右看了看问:“就你一个人?何姐呢?”王源没有助理,身边就跟着一个经纪人。“她女儿生病了,我让她先回去了,反正我这边也什么大事情了。”王源解释说。

 

王源总是这样习惯迁就别人,喜欢为别人着想,他自己的需求需要仿佛都是什么不足一提的小事。王俊凯拎过王源手里的包:"你要照顾好自己。"

 

 

 

隋玉执意要把夏长安领回雾霭峰的时候,遭到了仙界八位长老的一致反对。

 

那些道貌岸然的上仙们当着一个十几岁少年的面讨论如何把他抽筋扒皮,把他的魔核掏出来修炼成大补金丹。夏长安面无表情地站在那里,仿佛他们谈论的不是自己的生死。

 

这个时候只有隋玉站出来反对:“魔族已经覆灭了,虽然他是魔界少主,但是没有人可以选择自己的出身,他又有什么过错呢?”夏长安这才抬起头,向着隋玉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

 

一位上仙冷笑道:“呵呵,隋玉上仙真是菩萨心肠啊……可是有其父必有其子!魔头那种暴虐残忍的性子他必定也有!”

 

隋玉没有说话,只是从青莲花座上走了下来,走到了夏长安身边,捆住少年的绳索法器自动松绑了,隋玉牵起了少年的手掷地有声地说道:“我决定收他为徒,亲自教导。”

 

几位长老面面相觑,哑口无言。隋玉又低头看着夏长安问:“你愿不愿意喊我一声师尊?”

 

夏长安脸上的表情终于有了点小小的变化,就像是一块冰有了细小的裂痕,他怔怔地看着隋玉,眼神又是倔强又是委屈,但是却迟迟没有开口。

 

直到隋玉用袖子给夏长安擦了把脸:“怎么像小花猫一样啊。”夏长安把脸埋在了隋玉的袖子感受到了一阵润湿,这才意识到原来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哭了。

 

等夏长安再抬起头,看自己把隋玉浅青的衣袖蹭的又是灰又是血还有泪痕,终于不好意思地小声叫了一声:“师尊……”

 

隋玉笑着应了一声,摸了摸夏长安的脑袋:“乖。”

 

 

 

演少年夏长安的是很有国民度的童星小波,那一双桃花眼和王俊凯十分相像,王源看着他的时候就好像看到了小时候的王俊凯,不由生出几分亲近。

 

王源本来就生得出挑,《逆天》的造型师给王源量身定制的几套造型都仙气满满,看过试装的人都夸王源就是隋玉上仙本仙。

 

这一场收徒的戏份,其实并没有王俊凯什么事,但是王俊凯找了个理由说要来给小波做指导,所以也跟来了片场。

 

此刻王俊凯看着整修的间隙,小波围着王源“神仙哥哥”长、“神仙哥哥”短的,王源也一直笑着陪他玩陪他闹的样子,王俊凯简直恨不得自己也能变回十三岁,跑去冲王源撒娇发嗲。

 

虽然小波的戏份不多,但是剧本却是认真通读下来的,所以此时忍不住拉着王源讨论起剧情来:“为什么夏长安后来要那么对他师尊啊?隋玉上仙对他那么好!”

 

王源在剥橘子,分了小波一半,说:“付出应该是接受者定义的,而不是给予者定义的。我们和隋玉都觉得这样是对夏长安好,但是夏长安或许并不是这么想的呢?他也许并不想要接受这些呢?”

 

不知道是橘子太酸,还是小波被王源的问题难住了,皱着一张小脸陷入了纠结中。王源笑了笑,摸了摸小男孩的脑袋,把自己的另外一半橘子也给了他。

 

王俊凯再也坐不住了,捧着一盒鲜切水果十分狗腿地跑了过去:“隋玉上仙,千年蟠桃要不要来一块啊?”

 

王源忍不住笑道“又不是演西游记”,但还是拿了一颗杏子道了声谢。为了能够名正言顺给王源送水果,也省得王源被人说三道四,王俊凯给剧组每人都准备了一份。

 

之前剧组吃饭的时候,王俊凯把王源带到了自己用作休息室的房车上。“我让小郑点的翠华餐厅的菜,结果他点多了,不要浪费了一起吃啊~”

 

王俊凯话是这么说的,但是餐具什么的都刚刚好准备了两份,王源一眼就看出来了,故意说:“多了的话要不要叫陈导一起来吃?”

 

果然王俊凯一下子就哽住了,王源笑得不行说:“我开玩笑的啦!”之后又说:“你不用这样,我吃什么都可以的,吃盒饭我也不挑的。”

 

王俊凯上手捏了下隔着戏服都很细王源的胳膊说:“你还是好好吃饭吧。”

 

 

 

隋玉找到夏长安的时候,他在揽月亭里搭了个结界,聚灵为形,像丢小石子似的去丢一只青鸟,青鸟四处乱飞,羽毛掉了满地。

 

“顽皮。”隋玉说着挥手解开了结界,放走了那只可怜的青鸟。“师尊!”夏长安起身行礼,还不忘解释,“我是想要青鸟尾巴尖上的那一根毛,上次……我不是有意的。”

 

夏长安满脸沮丧,上个月苍岩山试剑大会上,自己不仅没有拔得头筹,还断了师尊送的一柄剑。那剑是隋玉炼制的法器,里面就化了一根青鸟尾羽。

 

因为青鸟尾羽如果被人为拔下来会灵气大失,所以夏长安就想出了这个法子。“你呀……”隋玉笑着戳了下夏长安的额头,“法子又那么多种,你怎么偏偏选了最麻烦的一种?”

 

“师尊有什么好法子呢?”夏长安眼睛一亮。隋玉笑道:“再过两月就到了青鸟换毛的时候,你且耐心等着就好……其实为师并不是要你一定要在试剑大会拿到名次,苍岩山风光秀丽,为师是希望你能好好玩一玩。”

 

“去都去了……我却只拿了个第二,给师尊丢脸了。”少年人最是要强,夏长安说着说着头都低了下去。隋玉拍着他的肩膀安慰道:“用金丹和法器固然可以在短时间内提升实力,但是修炼路漫漫,为师还是希望你认真踏实地去走。”

 

看夏长安却还是垂头丧气的,隋玉只好又说:“咳咳,其实那柄剑是之前我练法器时随手用剩下的边角料凑出来的,连中品仙器都算不上……不用放在心上。”大概是真的不好意思,这次隋玉连“为师”都没有用。

 

夏长安顿时恢复了精神,像小尾巴似的跟在隋玉后面追问:“原来师尊真的是当哄小孩呢,那我可不干了!我要师尊给我练制一个上品仙器!”

 

法器等级越高,所需的材料就越名贵,耗费的工时也越久。

 

整个仙界都知道隋玉上仙最怕麻烦,果然隋玉一听转身就走:“来日方长,改日再谈。”夏长安扯着隋玉的衣袖,小孩似的撒起了娇:“我的好师尊~”

 

 

 

王俊凯第一次见到王源,是在影视城里的一个早餐铺里。隔壁桌一个外卖小哥,匆匆忙忙吃了东西就走,或许是赶时间忘了付钱。

 

王源对老板说:“您别生气了,我帮他那份一起付了。”王源那时候在拍一部民/国/戏,身上还穿着戏里的军/装没有换下来,坐在人群里能让人一眼就看到他,可是却不是能让人叫得上名字的。

 

王俊凯在圈子里也待了几年,看人一直眼光很准,他觉得能红的人往往都是能红的,还被经纪人调侃他是被长相和演技耽误的金牌经纪人。这样的人居然不红有点没道理。

 

王俊凯忽然就想上去认识一下。可偏偏助理给他来了个电话,等王俊凯挂了电话再抬头的时候人已经走了。不过看样子老板和他挺熟的,于是王俊凯就主动去找老板搭话了。

 

可惜老板也只知道他叫王源,是个演员,很喜欢吃他们家的小馄饨,如果在这边拍戏的话,每周都会来好几次。

 

不过王俊凯始终没告诉王源,他所以以为的“巧遇”其实是王俊凯连续吃了两天早点才等到的。

 

熟悉了之后,王俊凯发现王源其实是个挺有故事的人。

 

“你腿上的纹身是你养的狗?”

 

王源右边小腿内侧有个椭圆形的纹身,外形轮廓像是一副肖像画,纹的是一只可爱的小狗。做演员是不方便有纹身什么的,所以王俊凯还挺佩服王源敢在身上纹身的。

 

王源穿的是中裤,他顺着王俊凯的视线低头看了眼:“嗯,是。我高三的时候我家里养的狗丢了,所以我就想换种方式让它留在我身边。”

 

王俊凯冲他竖了竖拇指。王源笑了解释道:“那个时候我并没有想过要做演员的,所以想去纹身就去纹了。”

 

王源高三的暑假被一位导演相中拍了一部讲述自闭症少年的电影,电影送去参加了国外的电影节,还拿到了两个奖。

 

王俊凯是认识王源之后才去补的这部《星星的孩子》,半夜躺在被窝里捧着手机看的时候居然还看哭了。这事王源也是不知道的。

 

 

 

“师尊这么晚了为什么怎么还不休息?我一个人实在孤枕难眠啊。”夏长安推开藏书楼的门,指尖跃动着一簇小火焰。

 

隋玉站在水镜前不知道看什么看的出神,闻声转头就被人搂入了怀中。夏长安看也不看就挡在了水镜前面,道:“有什么好看的,难道比我这个大活人还好看?”

 

小火焰自己跳到了水镜旁边的烛台上,像人似的伸了个懒腰,变得更加明亮了。隋玉叹了口气道:“……我并不想有朝一日与你走到如水镜中一般。”

 

夏长安挑起隋玉的一缕青丝,绕在指间拔完,笑道:“师尊多虑了,水镜推演出的结果是不会发生的。我当年偷亲你,你睁开眼睛看向我的时候,就注定了我不会变成那个夏长安。”

 

隋玉轻哼了一声,把头发从夏长安的指间扯了出来:“话虽如此,你上次还说要把我关起来……”

 

夏长安从后面揽着隋玉的肩膀,连忙哄道:“我的好师尊,我那就是嘴上说说而已,我哪里敢啊。再说还不是因为你忙着论道大会的事都许久没有好好休息了……”

 

镜中的爱恨都支离破碎,好在镜外却是俪影成双。

 

 

 

两个人一起窝在王源房间里碰剧本的时候,王源说饿了点了烤串当夜宵,开着电视当背景音的时候,电影频道刚好放到了王俊凯主演的《Me》。

 

虽然这部片子让王俊凯拿到了最佳新人奖,但是现在的王俊凯看着当初的自己只觉得演技各方面都很生涩,简直就是黑历史。

 

王俊凯不好意思想要换台,王源却抢过遥控器不让他换,笑道:“我原本读的不是影视院校,你知道为什么我后来又退学重考了我们学校吗?”

 

王俊凯知道王源比自己小一岁,但却是自己小两届的学弟,原本只当王源是读书晚,却不知道其中还有这么一段故事,下意识追问道:“为什么啊?”王源用遥控器指了指屏幕:“就是因为你这部电影啊。”

 

王俊凯在《Me》中饰演的是一个出生在工程师家庭的喜欢摄影的少年张保庆,他希望能够去学摄影,但是长辈却希望他去读工程专业。因此爆发了各种冲突矛盾,最后少年妥协了去读了工程专业,但是却也没有放弃自己的梦想,他依旧会捧起相机记录着这个世界的美。

 

“你比张保庆还要勇敢得多。”王俊凯听了之后称赞说。王源却摇了摇头:“现在想想我当年还是太年轻了,其实张保庆的处理方式才更妥当。”

 

王俊凯笑道:“没有一腔热血、无所畏惧怎么能叫青春?”王源跟着笑了,问道:“那你呢?听完了我的故事,也说说你啊,你做过最出格的事是什么呢?”

 

“我其实从小到大一直都很循规蹈矩,认真遵从着所谓大环境下的游戏规则,但是接下来我也想做一回我自己……”说完这句王俊凯在王源嘴上轻轻吻了一下。

 

王源没有直接把王俊凯推开,却在一触即离的亲吻之后,迟疑道:“你喜欢的我,只是我展现给你的样子,但我其实……”

 

“每个人在工作时、在生活中,面对不同的人展现出不同的样子是很正常的事啊。每个人都是多面体,不可能只有一面。你又怎么知道我不喜欢你的其他面呢?”

 

王源挑了下眉:“你还知道我哪一面?”王俊凯拿过手机笑道:“刚才看了我黑历史,现在我们来看看……音乐节上有个人跟朋友组了乐队登台演出,抱着电吉他,想踩音响的时候,谁知道脚下一滑,在舞台上摔了一跤的视频你要不要看?”

 

“王、俊、凯!咱们友尽了!”

 

“那正合我意了~”

 

 

 

End & Good night

 

 

其实在我看来最近包括这篇在内,连着五篇其实都是寓教于乐(?)的,所以如果大家喜欢的话,这篇里师徒的故事我很乐意拎出来单独写~

 

我必须要承认我其实没有办法站在一个粉丝的角度去看问题,从14年认识他们开始我自始至终都是站在母亲的立场的,我私心一直都希望两个小朋友可以拥有和普通人一样的快乐,想做什么就去做什么。

 

只要不涉及到违法乱纪的原则问题,我真的完全接受他们做出的一切选择,好的选择或者大众定义的不好的选择,我觉得都没有问题。

 

其他的想说的是其实我几篇文里已经说了,这里就不赘述了hhh评论里照旧抽一个小可爱点梗啦~




评论(21)
热度(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