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力于坚决杜绝任何时空背景下凯源be的可能

 

啊——啾!

凯源七百一十五夜项目进度:【173 / 715】

 

 

*希望所有的坏事情坏心情都可以像个喷嚏一样打出去就没了!

 

*人设的话就是狮子兄弟,平时以人类的外形生活在城市里,私底下也会变成狮子。源源在狮子里还是个奶唧唧的宝宝,所以变成人也会比较孩子气。

 

*不开心就吸一口小狮子源吧~



 

 

 

春天是个让人讨厌的季节。

 

春天也是个让狮子讨厌的季节。

 

这个时候每天早晨王俊凯都会多花半个小时的时间按着王源给他梳毛,像王俊凯这种成年雄狮身上短短的鬃毛自然是没什么的,可是像王源这种未成年的小狮子身上的绒毛就很麻烦了。

 

王源睡觉本来就喜欢翻来覆去的,春天的时候睡一觉能掉半床的毛,王俊凯早上睁开眼睛都能被吓一跳,生怕自己做了什么奇怪的梦,不小心把自家小狮子给薅秃了。

 

王源自己倒是浑不在意,甩着尾巴从王俊凯臂弯里挣脱出来,把两只前脚掌一齐按到了王俊凯的下巴,居高临下看着王俊凯道:“我饿了!快起来给森林之王做饭!”

 

王俊凯笑着轻轻拎起王源一只小爪子放在嘴边亲了亲,然后王俊凯就打了个惊天动地的喷嚏:“啊——啾!”

 

王源被吓了一跳,尾巴尖儿上的毛都炸成了一朵小蒲公英的样子,一个趔趄朝后面摔了个屁股蹲儿,摔得狮脸懵逼。

 

王俊凯揉着鼻子:“你掉太多毛了宝贝儿。”

 

王源被说的很是不高兴,前爪张了张,露出了藏在肉垫里的尖指甲,拿捏好了轻重,在王俊凯的胳膊上示威般地刮了一下,留下四道浅浅的淡红爪痕,无声地表示了抗议。

 

王俊凯被挠的不疼只痒,笑着伸手去挠王源的下巴:“不喜欢掉毛的话,就变成人形就好了呀。”

 

王源被挠的舒服极了,不由自主眯起了眼睛,然后又警惕地往后退了两步,保证自己走到了一个王俊凯伸手够不到的地方,语气严肃地说道:“你居然嫌弃我掉毛,哼,那小爷我就天天掉毛给你看!”

 

刚说完王源就两只后腿发力,像一颗蜜糖色的小炮弹一样,扑到了王俊凯脸上,糊了他一脸毛。

 

在王俊凯接连不断的“啊——啾!”声里,王源得意洋洋地从床上跳了下来,肉垫踩在木地板上发出了“啪嗒、啪嗒”的可爱声音,步履轻快地离开了“犯罪现场”。

 

诊所这一片地区的绿化都很好,绿树成荫,可是梧桐树和杨柳到了春天的时候,就变成了可怕的过敏原制造者,漫天随风飘荡着梧桐絮和杨柳絮。

 

狮子会不会过敏呢?王源不知道,但是诊所里的凯莉和萝伊出门都会戴上口罩。

 

王源用爪子好奇地拨弄着萝伊随手放在桌上的粉红色口罩,结果被凯莉看到了,二话不说提溜着他的后颈肉,招呼王俊凯来好好管教自己弟弟。

 

被一个女生这样拎在手里,王源觉得丢脸极了,在空中拼命挣扎胡乱蹬着四条小短腿:“好好说话,别动手啊!放我下来,放我下来!”

 

王源这么一动,又抖落下来不少毛,于是凯莉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啊——啾!”

 

王源像一颗小毛球似的被凯莉无意识地丢了出去,耳朵吓得紧紧贴着小脑袋,用两只比不上人手灵活的前爪捂住了自己的眼睛,吓得叫都叫不出来了。

 

紧接着王源掉进了一个结实又温暖的怀抱里。

 

“我看看天上怎么掉下了一只小狮子?”王俊凯像抱小孩似的抱着王源,温柔地抚摸着小狮子的背毛,故意抬头看了看天。

 

王源两只前爪勾着王俊凯的白大褂,毛茸茸的小脑袋埋在王俊凯的肩膀处,心有余悸道:“吓死狮子了啊……”

 

午休的时候王源自己个儿在诊所外面的草地上玩。

 

春天风大,草坪上也落了很多梧桐叶,王源开心地一脑袋扎了进去,玩起了梧桐叶。不过叶子到底是死物,不会动没有什么意思,所以玩了没一会儿,王源就被空中到处飘荡的柳絮和梧桐絮吸引了注意力。

 

天性使然,王源忍不住抬起爪子就去抓。这种轻飘飘的絮絮人手都未必能抓到,更何况是小狮子的爪子。

 

王源尝试了好半天,从草坪的这头跑到那头,什么也没抓到,最后累的瘫在地上,翻出了柔软的小肚皮,吐着舌头直喘气。

 

戴着太阳镜坐在躺椅上看着王源玩球的王俊凯,见此情景,忍不住也变成了狮子,三步两步跑到了王源身边,低下头嗅着王源的小肚皮,正要伸舌头,王源就飞快翻了个身,把自己的肚子牢牢护在了身下:“不给你舔!你每次都把我舔的湿漉漉的!我……”

 

话音未落,王俊凯的舌头就落到了王源的头顶上。小狮子脑袋上的绒毛顿时就被舔趴下去了一小片。

 

王源哇哇大叫起来,但是却又挣脱不开成年雄狮绝对的力量压制,只得被王俊凯按在爪子下从头到脚舔了个遍,连尾巴尖都没放过。

 

好在萝伊跑出来喊狮子了:“Dr.Wang!有只宠物鹅吞了主人的半只衣袖,麻烦你来看一下哦!”

 

王俊凯应了一声,抖了抖茂盛的鬃毛,又变回了那个衣冠楚楚、温文尔雅的宠物医生,对王源说:“好了,不逗你了,你自己玩吧~”

 

王源委屈地哼唧了一声,浑身毛都湿成了一缕一缕的,只好趴在草地上晒太阳。

 

五月午后的阳光暖融融的,晒得小狮子昏昏欲睡,没一会儿王源就枕着自己的前爪睡着了。

 

结果一觉醒来王源发现自己身上黏满了梧桐絮和柳絮。

 

王源在原地蹦蹦跳跳企图把身上黏到的絮絮甩掉,但是大概是发生静电了,那些絮絮怎么也甩不掉。

 

蹦跶了半天发现自己做了无用功的王源气鼓鼓地跑回诊所里想找狮帮忙,结果大家都在围着那只鹅。

 

那只傻了吧唧的宠物鹅一边享受着王俊凯的抚摸检查,一边用挑衅的眼神趾高气扬看着王源。

 

虽然这些可能都只是兄控小狮子自己的错觉,但王源还是更加生气了,在心里咕哝着“呆头鹅”蹬蹬蹬跑出了诊所。

 

王源抱着他最喜欢的小皮球蜷缩在王俊凯最喜欢的那张躺椅上。

 

一阵风吹过,又吹来了许多絮絮,王源都懒得伸爪子去抓它们了。

 

忽然王源也打了个喷嚏:“啊——啾!”

 

一个喷嚏之后王源居然就变成了人形。

 

“嗯?啊——啾!”王源又打了个喷嚏,这次他变回了小狮子。

 

“怎么回事……啊——啾!”王源又打了一个喷嚏,又变回了人形。

 

接下来,王源一个喷嚏接一个喷嚏,不受控制地在人形和狮子形态之间无缝切换起来。

 

“王俊凯!快来啊!啊——啾!”王源惊慌失措地喊着自己的兄长,又打了一个喷嚏,这次的喷嚏特别狠,直接从躺椅上四脚朝天摔到了地上。

 

王俊凯听到王源喊自己,于是把手上的工作先转交给了凯莉萝伊,寻声找出来的时候就看到王源以人的形态坐在地上打着喷嚏,顶着一对圆圆的狮耳朵,正在把被他自己坐在了屁股底下的尾巴拽出来。

 

“怎么了?”王俊凯走过去蹲下身问道。

 

王源抬起头,眼眶红红的,鼻尖红红的,整张脸都是红红的,一边打喷嚏一边给王俊凯描述了一下刚才的症状。

 

“唔……”王俊凯想了想,“你应该是对禽类羽毛过敏了。”

 

“什么?我怎么会……啊——啾!”王源又打了一个喷嚏,歪了歪身子,一头栽进了王俊凯张开的怀抱里。

 

“以后要小心一点,危险往往就藏在你身边最近的地方。”王俊凯从口袋里掏出一块手帕给王源擦鼻涕。

 

王源的鼻子蒙在手帕里,瓮声瓮气地问道:“过敏是我的错吗?”

 

王俊凯轻拧了下王源的鼻子,拿开了那块手帕说:“当然不是你的错,错的是那只害你过敏的鹅。”

 

王源点了点头,深以为然,又提出来说:“今晚我想吃烤鹅!”

 

王俊凯笑道:“没问题~”

 

“啊——啾!”王源又打了个喷嚏,变回了小狮子,这下他不敢再乱跑了,钻进了王俊凯的怀里,爪子一下下扣着王俊凯的白大褂。

 

王俊凯心领神会,解开了几颗扣子,让王源把脑袋钻了进去:“没事的,我们去吃点过敏药就好了。”

 

王源整只狮都依偎在了王俊凯的臂弯中,躲在他的衣服里,安心地摇了摇尾巴。

 

 


End & Good night

 



玩梧桐叶的小狮子源↓







评论(47)
热度(6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