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力于坚决杜绝任何时空背景下凯源be的可能

 

量身定爱

凯源七百一十五夜项目进度:【170 / 715】

 

 

上一夜抢到沙发的小可爱的点梗:

@Zlinehy:想看双设计师!既是不折不扣的死对头,又是极度的知己,外部搞不和,内部谈恋爱那种!偶尔发布一次联名款设计(定情之作)也可以!

 

以后我会在评论里随机发放点梗福利~大家有兴趣可以评论一下参与一下,也许今天抽到的就是你呢?ヽ(*´∀´*)ノ

 

 

 


“为什么隔壁今天全都没来上班啊?这是要集体辞职不干了的节奏吗?”肖本单喝了一口咖啡问。

 

郝聪铭吃了一口芝士蛋糕,叹气道:“什么啊,他们是跟着Roy去普吉岛采风了好吧?Roy觉得海岛风光会激发出更多的灵感……你忘了他们最近在搞海洋主题的新系列?”

 

“卧了个槽,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我们不是也在搞雪国主题吗?凯哥也不带我们去……”肖本单捧着咖啡杯研究起今天的奶泡为什么有点少,忽略了郝聪铭疯狂暗示他的眼神。

 

“是想要我带你们去楼下绿地公园吹吹冷风、受受冻、找找灵感?”背后拿着保温杯的王俊凯忽然冒出来一句。

 

肖本单差点没把整杯咖啡都泼到身上。

 

王俊凯说完喝了口热茶,又说道:“每次隔壁进度都比我们快,要么我下次带你们去火箭发射基地逛逛?看你们能不能受到什么启发?”

 

等两个小设计师面带土色离开茶水间之后,王俊凯这才掏出手机,给王源发来的戴着太阳镜、捧着冰沙吃的自拍照,以及“这边太阳可真好啊,晒着可真舒服啊[悠闲]”的消息,回了一句语音:

 

“你这叫什么?找日?”

 

王源很快回复道:“我怀疑你在开车,但我没有证据。”

 

王俊凯回了一句带笑的语音:“等你回来我亲自把证据交给你~”

 

 

 

国内设计公司top1蓝绿的首席设计师今年放出话来说要退休了,接任首席的设计师到底是王俊凯还是王源,业内有各种各样的猜测。

 

Karry Wang,王俊凯,设计风格磅礴大气,不是徒有其表的华丽,设计背后还有丰富的文化底蕴,扣子上的简单花纹往往都有背景出处。

 

Roy Wang,王源,设计风格天马行空,古灵精怪,极具创造力,王源的创新不是那种“这TM啥玩意”让人摸不着头脑的时尚,而是“卧槽他怎么想到这个的”的惊艳。

 

王俊凯是正儿八经的设计学院出身,除了本专业之外还拿到了文学、历史两个学位,在设计界内也是排的上号的高材生。王源原本是搞音乐的,但是凭借自身的灵气和悟性,中途转做设计转的也顺风顺水。

 

两个人两种设计风格,学院派和“野路子”,看起来泾渭分明,在公司里的时候也因为设计理念不同时常针锋相对,两个人带团队的风格也完全不同,可是实际上……

 

以前王俊凯总觉得王源根本就是上天专门派来磨炼他脾气涵养的。

 

王俊凯提出可以做中/国风,王源说“烂大街第一名是小猪佩奇,第二名就是中/国风。”

 

王俊凯提出可以用牡丹缠枝这个意向,王源说“我外婆都嫌俗。”

 

王俊凯提出可以专门调和一种颜色,王源说“五彩缤纷的黑?”

 

但是王俊凯也不得不承认,总是第一个跟上他思路的,他说了上半句马上就能接出下半句的,在一些优秀的设计方案上绝对观点一致的,有也仅有王源了。

 

两人关系改变的转折点是因为一次王源突然消失了三天。

 

王源团队的助理陆仁贾战战兢兢跑来找王俊凯说:“源哥前几天说要闭关画稿子,可是这都三天了一点音讯也没有,他一忙起来饭都顾不上吃的,他胃又不好,您说怎么办好啊……”

 

王俊凯还没开口呢,对隔壁一直羡慕嫉妒恨的肖本单就开口了:“怎么办你问找凯哥干嘛?凯哥是Roy男朋友啊?”

 

陆仁贾被噎得说不出话,王俊凯倒是说:“你有他家钥匙吗?我去看看。”

 

郝聪铭悄咪咪撞了下肖本单的胳膊:“他们那些大人物的事情咱们这种小喽啰还是少管的好,你怎么知道他们不是公司吵架,回去打架呢?”

 

肖本单歪了歪头:“我怎么觉得你好像在暗示什么?”

 

郝聪铭叹了口气:“算了你还小你不懂。”

 

王俊凯一进王源家门,看着那些铺天盖地乱扔的设计稿就瞬间洁癖发作,挽起衬衫袖子开始收拾起来。

 

捡起来的稿纸上的设计随便哪个拎出去都足够让一个小设计师吹嘘了,但是王俊凯留意到右下角都有一个画的像小蝴蝶结一样的叉叉,很显然王源对它们可并不满意。

 

“你想收拾房间,还是收拾我?当然你也可以先收拾我,等会儿再收拾房间。”王源似乎是刚洗了澡,头发上还带着水汽,靠在卧室门边上,手搭在腰间全身唯一的浴巾上,等着王俊凯的回答。

 

王俊凯在床头柜上看到了一张纸,右下角不是叉叉而是王源利落潇洒的英文签名,可见这就是王源已经确定下来的初稿。

 

“刚你说卡壳了所以要我配合一下找点灵感……那这又是什么?”王俊凯靠在床头拿起那张纸摇了摇。

 

王源闭着眼睛回答道:“我好困哦,我不想说话,我要睡了。”

 

王俊凯怀疑这一切都是有预谋的,想马上把某个小坏蛋从被窝拖出来问个清楚,可是最后他到底还是不忍心,只是低头在王源脸上亲了一口。

 

结果王俊凯发现王源虽然嘴上不饶人,可是脸是真的软,口感特别好,于是又想再亲一口,结果半途被王源不客气地用手怼到了脸上挡住了。

 

“好烦啊你!”

 

“你这人怎么睡完就翻脸不认人了?”

 

“难道还要你源哥搂着你肩膀跟你拉拉心?”

 

“……算了你睡吧。”

 

王俊凯在王源收回手之前,飞快在他手心里亲了一下。又在王源发作之前,飞快躺下来把人圈进怀里,说了句:“睡觉睡觉。”

 

那之后王俊凯也很认真问过王源:“你之前总喜欢和我呛声是因为你喜欢我吗?”

 

王源停下了手里勾勒线条的笔,反问道:“我是小学男生嘛我这么幼稚?”

 

王俊凯笑道:“你不是小学生,你是幼稚园生。”

 

 

对于凯源两人的关系到底如何,不管其他人怎么揣测,两人的团队成员们心里还是有点数的。

 

某次因为在deadline之前客户突然提出了新要求,王俊凯带着团队集体加班到焦头烂额的时候,王源带着几个人如天降神兵一般赶来帮忙救场了。

 

王源走在最前头,牛仔外套搭在一边肩头上,反手勾着,T恤上的流苏摇摇曳曳,一双又长又细的腿裹在侧边镶嵌着亮片的黑色裤子里,气场十足。

 

“看这一身是去蹦迪途中跑过来的?”肖本单跟郝聪铭小声咬耳朵。

 

郝聪铭恨不得把肖本单嘴给堵上:“他们那个大单子完成的很漂亮,客户满意,大老板也开心,今天是请他们包场喝酒呢……”

 

肖本单又小声嘀咕了一句:“怎么每次到我们这儿就是直接发奖金了?虽然奖金很多也不错啊,但是其实我也想去喝酒蹦迪……”

 

郝聪铭扶额道:“你再这样马上凯哥就把你送隔壁了你信不信?”

 

王源一行还非常贴心地带了披萨意面之类的食物,王源招呼着大家先填饱肚子,看到王俊凯还坐在电脑前没动,王源干脆拿了对鸡翅递了过去,威胁道:“我特意送来的你敢不吃?小心我把你图层全合并了!”

 

有王源在旁边快刀斩乱麻,效率顿时高了不少,原本可能要两个通宵才能搞定的项目在天亮之前就结束收工了。

 

王源对欢呼雀跃的众人道:“今天给你们放一天假,都回去补觉吧。”王俊凯团队的人瞅了瞅自家领导,王俊凯说:“看我干嘛?没听到吗?再不走我反悔了啊?”

 

半分钟不到一群人呼啦啦全跑光了。王源站在落地窗前伸了个懒腰,露出了一小片雪白的皮肤,王俊凯伸手帮他把T恤扯了下来。

 

王源噗嗤笑了,勾着王俊凯的脖子,压低了声音说:“好了人都走了……”王俊凯理智开始挣扎,喉结滚动了一下,却听到王源紧跟着又说道:“没人跟我抢你的沙发床了哈哈~”

 

王俊凯笑了下,牵着困得眼睛都要睁不开还在使坏的王源到了沙发床边:“我去给你拿毯子。”

 

 

 

比起在电脑上作图王源更喜欢纸笔,但也正是因为这样,才遇到了某次设计被泄露的麻烦。

 

抢先发布设计图是常见的恶性竞争的一种手段,但是抢先还要剽窃创意就恶劣得令人发指了。

 

肖本单看到对方的设计稿,直接翻了个白眼:“东施效颦!”郝聪铭也赞同道:“丑不忍睹。”

 

王俊凯看了一眼就意识到不对,虽然对方做了自己的改动,但是有几处很显然是王源一直惯用的笔法。

 

“这是剽窃。”王俊凯斩钉截铁道。

 

王源烦躁地抓了抓头发:“我知道……这是我画的第一稿,也不知道他们从哪里弄到的。”

 

“你是不是又把废稿乱丢了?”王俊凯一语道破。

 

“额……”王源摸了摸鼻子,避开了王俊凯的视线,“以后绝对不会这样了我保证。”

 

王俊凯捏着眉心:“事已至此,多说无益,还是想想怎么解决吧。”

 

“假的永远成不了真的。我不会改我的设计的,我就这么发,公道自在人心。”王源倒是很坦然,也硬气得不行。

 

可是事态发展却并不如人意。王源设计稿一发,很多人都跳出来指责王源抄袭。王源也懒得争辩,索性关了各种社交软件,眼不见心不烦。

 

接下来一整天王源都没在公司里看到王俊凯的人影,又被大老板在耳边念叨的头疼,于是果断翘班跑去王俊凯家里堵人去了,结果却扑了个空。

 

王源是不撞南墙不回头的人,自然不会轻易就放弃,一直等到夜色沉沉才终于等到王俊凯回来。

 

王俊凯原本就高大英俊,外貌出众,此时西装笔挺,更显得帅气逼人,让人看了就忍不住腿软要拜倒在他的西装裤下。

 

但是王源却注意到王俊凯面有倦色,身上还有一股浓重的酒气,王源心中稍有不快,但也没有发作,走上前扶了一把。

 

王俊凯单手扯松了领带,似乎是认出了王源,露出了一个平时绝对看不到的黏糊糊、傻兮兮的笑容,凑到王源耳边小声嘟囔了几句仿佛求表扬一般。

 

王源听得心里动容,哼了一声:“你醒醒酒再说吧。”

 

第二天王俊凯让公司公布了王源之前的几张废稿,就算是不懂设计的外行人也能看出来这个设计是怎么样从最初的一个概念逐渐细化成型的,尤其是旁边还有王源随手记录下来的不少灵光一现的想法。

 

之后设计界里几位资深前辈也都出来发话力挺王源,其中就有王俊凯的老师。

 

至此大众舆论自然而然也就彻底反转了。

 

王俊凯在王源面前只字未提自己做了什么,倒是王源追在他屁股后头问:“你什么时候带我去看看老师?”

 

“……什么?”

 

“我酒量虽然也不咋地,但是两个人的话肯定会好一点啊……如果他们灌你酒,我还能帮你喝呢!”

 

王俊凯到现在也没想明白,自己去拜托老师帮忙,在酒桌上被几个前辈联起手灌趴下的事,王源是怎么知道的。

 

 

 

之前大老板不是没想过让凯源合作,可是两个人风格都过于个性鲜明,如何完美糅合到一起实在是个难题。不过这个难题最近被直接扔到了桌面上。

 

这次的客户是一对即将新婚的小夫妻,想要定制几套婚礼的礼服。新郎新娘分别是凯源两人的忠实客户,关于到底选谁做设计师意见不合,吵得连“大不了这婚不结了”都说出来了。大老板干脆拍板决定让凯源两个人合作一下,总算是皆大欢喜。

 

可是凯源倒是头痛了。为了这次的合作,两人索性搬到了一起,方便随时随地交流想法。连着几天埋头创作,饿了就点外卖。吃了两天外卖王俊凯受不了了,拽着王源出门逛超市买食材,回来认认真真做了一顿饭。

 

吃完饭后王俊凯又要继续去画设计稿,被王源一把拉住:“等会儿再去,我们喝一杯放松下呗~”王俊凯当然不会说“不”。

 

“最近公司里的传闻你听说了吗?”王源从酒柜里拿了一瓶起泡酒和两只杯子回来。

 

王俊凯从王源手里把东西一并接过来问道:“什么传闻?”

 

“说是我们俩在抢首席设计师的位置。”王源托着腮看王俊凯开酒,又伸手在王俊凯胳膊上捏了一把,“有人说这次合作其实是我想要踩着你上位,把你当踏脚石……咦你这块石头还挺结实的嘛~”

 

王俊凯最近在健身,肩背手臂的线条比之前更有力量感了,王源上下其手摸的不亦乐乎,王俊凯倒了两杯酒,把一杯递给王源说:“再摸我可要收钱了。”

 

王源拿起杯子在王俊凯那杯的边沿轻轻碰了一下,叮一声轻响:“你人都是我的,摸两下还要跟我收钱,这像话吗?”

 

王俊凯拿起酒杯抿了一口,表情认真的看着王源,讲出来的话却完全是另外一回事:“我都让你睡了,让你踩着上位算什么。”

 

逗得王源伏在王俊凯的肩膀上直笑:“王俊凯你哈哈哈哈哈~我才不高兴做什么首席,我现在都要忙死了,要是成了首席岂不是更忙……要不你去做首席好了?我可以做首席背后的男人哈哈~”

 

王俊凯听到这话直接把王源从小吧台的高脚凳上抱了起来,王源惊呼了一声搂住了王俊凯的脖子嚷起来:“喂你可别把我摔了啊!”,王俊凯抱着王源上下颠了颠:“放心摔不着你,你还没我平时练的重量重呢!”

 

王源放下心来,又不老实地伸手要去够放在桌上的酒杯。王俊凯抱着王源蹲下来一点儿,让王源顺利拿到了酒杯,自己也腾出一只手捎带上了酒瓶,抱着人拎着酒往卧室走去:“你的提议我同意,不过要请你先付个定金。”

 

 

 

婚礼那天新人也邀请了凯源到场观礼。

 

因为新郎新娘认识是在一个春天的雨夜里,一切的开始是因为新郎借了新娘一把伞,所以凯源这次的设计也是围绕着“雨中曲”来的。

 

整个婚礼会场也被设计成飘洒着绵绵细雨,每个来宾都拿到了一把透明的雨伞,王源懒得撑伞,索性挤到了王俊凯的伞下嘴里说着:“挤一挤,挤一挤~”

 

开场是新郎和新娘撑着伞出现在舞台两端。

 

新人身上的礼服一看就是出自王俊凯之手,线条美丽,剪裁流畅,不需要任何多余的装饰就已经完美地衬托出了新人自身的气质。

 

王源戳了下王俊凯的胳膊肘,给他比了个大拇指。

 

等新郎新娘自两侧走到舞台中间相遇的时候,背景音乐突然一变,两人扔下了伞注视着彼此微笑起来。

 

随着雨水渐渐打湿了两人的礼服,纯白色的礼服也慢慢发生了变化,两人的礼服上绽放出五彩斑斓的花朵。

 

遇到你之后的每天从此都是春天。在宾客们的掌声欢呼声里,这对新人拥吻在了一起。

 

王俊凯看着台上接吻的新人,一边鼓掌一边对王源说:“不枉我陪你淋了那么久的雨。”

 

王源嘚瑟地一抬下巴:“那是当然的啦,不过也要多亏你研究出来的这种面料,才能让最后呈现出来的效果如此完美。”

 

因为新郎姓吴,新娘姓汪,所以婚礼现场到处都是两个极具艺术感的纠缠在一起的W图腾,凯源站在布景墙前面拍了一张合影。

 

凯源两个人穿着出自对方之手的黑色西装,又分别配了一块深蓝色的装饰口袋巾,和一块墨绿色的宝石胸针。两个人站在一起如同日月交相辉映,光彩夺目,甚至有来宾小声询问朋友这两人是不是明星。

 

王源忍着笑,凑到王俊凯耳边小声道:“看来以后我们江郎才尽了还可以去娱乐圈混口饭吃。”

 

王俊凯故意上下打量了王源一遍,笑道:“不如先从我的试装模特开始?”

 

王俊凯把两人的合影发到了朋友圈,第一个点赞评论的是肖本单。

 

肖本单:凯哥你们结婚为什么不请我啊QAQ所以上次郝聪铭说你要把我送隔壁是因为我是嫁妆吗QAQ

 

郝聪铭回复肖本单:你仔细想想是不是哪里不对?

 

肖本单回复郝聪铭:不是嫁妆那是彩礼?

 

郝聪铭回复肖本单:……行。

 

王俊凯:在别人朋友圈评论里聊天你们觉得没问题?

 

王源回复王俊凯:我觉得没什么问题呀~

 

王俊凯 回复 王源:……行。

 

 

 

End & Good night

 

 

 

文里源儿那句“你想收拾房间,还是收拾我?当然你也可以先收拾我,等会儿再收拾房间”原型是QAF里B大的那句“So, Are you coming or going? Or coming and then going? Or coming andstaying?”如果有不明白意思的宝贝可以自己百度一下“coming”就明白了(doge脸)


“把你的图层全合并了”是我在微博上看到的各行业最害怕听到诅咒之设计艺术类的,像我做行政的最害怕听到的大概是“把你的Schedule清空了”_(:з」∠)_

 


最后放两张配图:


“你想收拾房间,还是收拾我?”




王俊凯在床头柜上看到了一张纸,右下角不是叉叉而是王源利落潇洒的英文签名,可见这就是王源已经确定下来的初稿。


(图片CR:@VerLiang,存图的话可以点上面两句原文,我做了超链接~记得给渊博转评赞哦~)



评论(36)
热度(7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