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力于坚决杜绝任何时空背景下凯源be的可能

 

意想不到的婚约者(5)

凯源七百一十五夜项目进度:【164 / 715】


星际+哨向+年下+先婚后爱




红蔷薇军中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上尉及以上的军官需要到凯伊兰军校担任至少一个学期的客座讲师。


大多数红蔷薇军官都觉得教书育人实在是吃力不讨好的活计。


因为凯伊兰是一所全封闭式的军事学校,如果去任职,也就意味着有起码半年将远离首都星的社交圈,这让夜夜笙歌的贵族年轻人如何受得了。


不同于很多依靠家族关系从而在红蔷薇军中谋得一官半职的贵族子弟,王源是凯伊兰正儿八经的毕业生,至今他的相片还挂在优秀毕业生陈列厅里。


王源重回母校的第一件事就是企图去把那张相片换掉。


写着王源名字的铜质铭牌已经被摸到光滑发亮,王源盯着自己的相片,想起毕业的时候老校长笑眯眯地说:“哎呀,年轻人还是要有点朝气才好嘛,我看拍的挺好的,就用这张吧。”


王源摸出一把工具刀,二话不说开始拧固定在墙壁上的相框,谁知道相框的一角刚离开墙壁,就立刻发出了滴滴的警报声。


“同学,偷盗知名校友相片是要扣除五个学分的,你……”


王源尴尬地转过头笑了笑:“我拿走自己的相片应该不能算偷吧?”


墙上的相片是动态的,只见王源冲着镜头露出了官方式的笑容,紧接着又飞快做了个wink的鬼脸,也被镜头完整记录了下来,大概是摄影师告知了这一点,最后定格在了一个惊愕的表情上。


王俊凯看着还在锲而不舍打算把相框从墙上取下来的王源,觉得他本人比相片里来的还要可爱。


最后王源并没有如愿以偿。


王俊凯解释说因为学校里不少人都产生过类似的想法,所以为了以防万一,相框很早以前就被添加了报警和自毁装置。只要相框四角都离开墙壁,整张相纸马上就会被卷入相框底部自带的碎纸机里。


虽然王源不喜欢这张相片,但是还不至于能够看着自己的相片被碎还无动于衷,于是只好遗憾地选择了放弃。


“为什么会有人想要偷我的相片?”


“因为您在学校里真的人气很高。”


王源环顾了一圈,发现各位优秀毕业生不是苦大仇深就是少年老成,也就隐约明白了。


第二天上课的时候,王源发现王俊凯居然也坐在下面,好巧不巧正是自己的学生。


只要看到王俊凯,前一天被学生抓了个现行的丢脸经历就在脑海里自动播放,王源自我介绍的时候都打了一个小磕绊。


其实在王源走上讲台的时候就引发了一阵小小的骚动。


“我去!这学期机甲理论实操课的客座讲师居然是王源?我不是在做梦吧?”


“要是上课名额能卖的话,我就可以狠狠赚一笔了!”


“喂喂喂?老兄你人呢?你怎么第一节课就逃课啊,你知道谁来上课吗?是你男神啊!”


王俊凯坐在第三排正中间,学霸专区,听着周围同学们激动地窃窃私语,冲王源露出了一个“咦真的好巧啊”的表情。


王源咳嗽了一声,避开了和王俊凯对视,低头去调出教学幻灯片,做出了一副“我俩一点都不熟”的模样。


第一节课后,王源礼貌性地问了一句:“同学们还有什么问题想要问的吗?”


结果底下刷刷刷举手举起了一片。


问题却都是诸如“老师也住校的吧”、“老师喜欢去哪个食堂”、“老师平时不上课有什么爱好呢”这类的问题。


王源嘴角直抽,却还是只能面带笑容耐心地一一解答。


“最后一个问题。不然你们下堂课要迟到了。”王源揉了揉太阳穴无奈道。


不等王源点人,王俊凯就直接站起了身:“听说老师的精神体是一只狮子,可以放出来让我们看一看吗?”


“有机会再说吧。”王源回答地非常委婉,但是实际上就等于拒绝。


凯伊兰军校的创始人是爱兰德的赫赫有名的上将,他推崇的教学理念是“有教无类”,所以除了贵族子弟也招收平民学生。


但是实际上在校园里,贵族子弟和平民学生始终是泾渭分明的,哪怕是上课的时候也都是各自坐在一起的,彼此之间并没有什么交流。


不过王俊凯却是其中的特例。


王源发现他左手边坐的是贵族学生,右手边坐的是平民学生,他本人就好比是分割线,又好比是中立区,两边的人看起来都和他关系不错。


第一次月度考试的时候,王源总算是知道为什么了。半个教室的人都在通过各种途径企图抄王俊凯的答案。


王源坐在讲台上好笑地看着底下这群学生各显神通、努力作弊的样子,忍不住说:“我也曾经坐在过这间教室里,你们这些手段比之当年真是没什么进步。”


学生们顿时面面相觑、诚惶诚恐起来,王源冲王俊凯勾了勾手,让他来讲台上继续写卷子,整间教室差不多半数的人都哀嚎了起来。


“再说话的人这次月考成绩直接算不及格,我记得月考分数占平时成绩的40%哦。”王源好整以暇地说道。教室里立马又安静了下来。


王俊凯走上了讲台,王源调出来他的电子试卷随便扫了一眼,发现王俊凯基本上已经把所有的题目都答完了。


“你……”你既然都答完题了还坐在这儿干嘛?王源很想这么问,但是当着台下学生的面肯定不能直接这么说,于是王源换了种说法,“你要再检查一下吗?”


王俊凯笑了下,提笔在自己的个人终端飞快给卷子最后一道主观大题的答案结尾加了一行字:我想多看看老师你。


王源表情不变地看了王俊凯一眼:“就算这样我也不会给你加分的。”


凯伊兰坐拥一整颗行星,建筑群横跨高中低不同的纬度地区,万幸有人工天气系统帮助调解校园内的气候和气温,但是教学区和生活区还是相隔甚远。


这也意味着在教室之外的地方,想要偶遇是一件非常非常不容易的事情。


王源强烈怀疑王俊凯手上有一份自己的课程安排表。不然否则怎么会时不时就能遇到他呢?一次是巧合,两次是巧合,三次四次五次总不可能都是巧合了吧?


终于这天下课王源忍不住把王俊凯留了下来,周围学生居然纷纷投来了羡慕的眼神。


“老师找我有什么事呢?”王俊凯笑得纯真良善,但是王源分明看到了他身后摇来摇去的狼尾巴。


“我等下准备去望春阁吃牛肉面,你不会也刚好准备去吧?”王源一边操作关闭教学投影,一边警惕地问道。


王俊凯笑得格外开心:“老师是想邀请我共进午餐吗?”


王源手一抖,差点没把存储着教案的记忆棒给撅折了,他深呼吸了一下转身对王俊凯说:“校规第十条,不准师生恋。”


王俊凯半靠在讲台上,神色自然地说道:“爱兰德哨向结合法第十条,哨兵可以追求任一没有结合的向导。”


臭小子居然敢拿国家法律条款来压我?王源心头火起:“我不可能随便接受一个未成年小朋友的追求的。”


因为王源动了怒,精神体也跟着显了形,Royan蹲坐在地上,危险地眯了眯眼睛,原本的绿眼睛或许是感受到了主人不悦的心情,颜色变得更加幽深了。


王俊凯无辜地歪头道:“我今年十八岁了,成年了哦,老师。”话音刚落,Sunshine就迈着轻快地步子从精神域里跑了出来,歪头看着对面的狮子一副很想上去找它玩的样子。


Royan不安地吼了一声,在王源身前来回走了几步,把主人严严实实挡到了身后。


Sunshine雀跃地叫了一声,直奔狮子毛绒绒的尾巴尖就去了,啊呜一口咬了上去。


讲台上统共也就这么点大地方,王源的Royan自然不用说,魁梧健壮的一头雄狮。而王俊凯的Sunshine也毫不逊色,虽然叫声还带着一点儿奶气,可是也是硕大的一只。


两只精神体这么一扑一躲,王源直接就被不客气地挤下了讲台。


实际上王源并没有看清王俊凯是如何在瞬间越过两只庞然大物的,只知道王俊凯把自己护进了怀里,他却后背着地摔到了地上。


王源形容狼狈地从王俊凯身上爬了起来,迅速把被老虎压在身下动弹不得的Royan收回了精神域里。


Sunshine疑惑地“呜”了一声,像是想要寻找突然消失的玩伴的下落,大脑袋朝王源背后一拱,把王源拱得又趴回了王俊凯身上。


一来二去王源气都没了,只觉得此时此刻足以和偷相片被捉并列人生最尴尬的时刻Top 1了。


王俊凯闷闷地笑了两声,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仿佛十分舒服一般,完全没有催促王源快点起来的意思。


王源红着脸拉开了距离,伸手要把王俊凯拉起来,王俊凯立刻由躺改成了坐,回握住了王源伸来的手:“老师,我给你当了两回人肉靠垫,你是不是该请我吃顿饭表示感谢呢?”


“……你想吃什么?”


“望春阁的牛肉面。”


王源的教师宿舍位于学海之上,独门独栋的一幢小楼。


学海虽然叫学海,但其实并不是真的海,而是一个人工湖。不过占地十分广阔,一眼望不到边界。


老校长当初拿出了两处房子让王源自己挑。除了学海,另外一处叫凌绝顶,名字取自“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在孤傲险峻的一座山顶上,虽然有玻璃栈道,但是看着总让人觉得一个不小心就可能摔得粉身碎骨。相比较而言还是学海来的更让人有安全感一点。


“学海无涯苦作舟”,所以学海之上唯一的交通工具就是苦作舟。学海不是海,苦作舟自然也不是舟,而是一个圆溜溜的泡泡球。


说来好笑,王源开得了机甲,开得了星舰,可是却搞不定这个泡泡球。第一次乘坐的时候王源在球里摔得眼冒金星,时不时还能听到泡泡球自带的系统提示:


“凯伊兰第十四生活区人工管家提醒您:道路千万条,安全第一条。行车不规范,亲人两行泪。”


“谁设定的提示语啊?!怎么一点都不押韵啊?!而且哪来的车啊?!”


不过也要感谢学海和苦作舟,平时基本上没有人来打扰王源。


不过凡事总有例外。


比如这个难得的双休日,王源就被门铃吵醒了。


王源睡眼惺忪地打开门,就看到王俊凯站在苦作舟里笑眯眯冲自己挥手,旁边还蹲了一只学着主人模样跟着挥爪爪的老虎。


王源“嘭”地关上了门。


再开门时王源已经穿戴整齐,又成了那个永远神采奕奕、温文尔雅的老师。


放一人一虎进了门,王源问:“找我有什么事吗?”


王俊凯单手按住了想要乱跑的好奇老虎Sunshine:“我想请老师作为我的搭档一起去点兔子灯。”


凯伊兰每个月只有月末才开放两天,允许师生自由出入。所以其他的课余时间,学生们会自发组织各种各样五花八门的娱乐活动。


比如点兔子灯。


点兔子灯是从传统的元宵节习俗中演变而来的,老校长对于维护传承历史文化兴趣浓郁,所以凡是这种沾边的活动申请都很容易获得审批通过。


王源抱着胳膊非常不给面子地拒绝了:“我不想去。”


“可是……”王俊凯蹲跪下来,抱着Sunshine的大脑袋一脸忧伤地说,“没有搭档,那我就没办法参加了。”


Sunshine似乎也感受到了主人的不开心,小声地呜咽了两声,湛蓝的大眼睛湿漉漉地看着王源。


王源:……好像我是什么坏人一样。


最终王源还是不情不愿、半推半就地和王俊凯一起结伴去参加活动了。


听到旁边一个向导模样的学生抱着精神体仓鼠恍然大悟地说:“原来王俊凯同学找的搭档是王源老师啊,难怪他连……的邀请都拒绝了。”


中间提到的名字王源没有听清,但想必也是相当有名的校园风云人物了。


王源横了王俊凯一眼:“看来不是没人邀请你做搭档啊……”


王俊凯一把拽住了王源的手,仿佛怕他转身就走似的:“可是我只想要老师做我的搭档啊。”


背后忽然传来一声变了调的尖叫:“王俊凯!放开我男神!有本事跟我一对一啊!”


王俊凯头都懒得回,只是笑着看着王源说:“如果等下拿到了第一,老师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


王源想把手抽回来,可是抽了两次都未果,不愿意承认自己的力气居然比不过自己的学生,王源只得若无其事地说:“你先说说是什么事。”


“老师先答应我嘛~”


“万一是什么不好的事呢?”


“我保证不违反校规和法律。”


“……那好吧。”


点兔子灯,并不是真的点灯,而是哨兵和向导两两配合,去捉满场乱跑的小兔子。


那些小兔子都是兔子外形的智能机器人,奔跑跳跃的速度完全不亚于真兔子,灵活度和狡猾度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王源以前读书的时候从来没有参与过这种傻头傻脑的游戏活动,但是看还是看过的。


只不过王源看着场内那些有意无意、借机搂搂抱抱的年轻情侣,只觉得世风日下、道德沦丧。


这回王源也不打算自己动手,不是还有精神体吗,交给Royan就是了。


不过王源显然低估了自家精神体的脾气,Royan被放出来之后,甩了甩尾巴,就跟吉祥物似的蹲到了王源身边,一动不动。


“去捉兔子啊你!”王源忍不住对Royan说。


Royan直接回了王源一个“关老子屁事啊”的眼神。


王俊凯也把Sunshine放了出来,老虎嗖地就蹿了出去,一逮一个准,一口一只兔。


小兔子一旦被捉住就老老实实不动了,从小雪球变成了小灯泡,刷拉亮了起来,所以这个游戏又叫“点兔子灯”。


Sunshine每捉到一只兔子就谄媚地放到Royan脚边,Royan再拨拉拨拉、意思意思推到王源旁边。没一会儿王源就快被兔子灯给淹没了。


王源被兔子的光芒晃得眼睛都快睁不开了,越发觉得来参加这个游戏的自己真是蠢到家了。就在这时一件校服外套忽然罩到了王源脑袋上。


王源闭了闭眼睛,把生理性泪水憋了回去,再睁开时就看到王俊凯面带歉意的脸:“对不起,我没想到……是不是眼睛疼了?”


“不要把向导想象的过于柔弱和需要保护,否则以后战场上有你吃亏的时候。”王源忍不住教育起学生来。


王俊凯这才放心:“要不就这样吧,我也不想拿什么第一了。”说着就直接冲场外的裁判做手势宣布想要弃权了。


王源差点没气死,连忙把王俊凯的手拍了下去,对裁判示意没事:“怎么回事呢你,还说话不算话了,不是说好了拿第一的吗?”


王俊凯眨了眨眼睛:“我们是说好……”


“这么蠢的游戏都拿不到第一,你以后可别说是我的学生!”王源瞪着眼睛说。


“好的,明白,一定完成任务!”王俊凯向王源敬了个军礼。


最后当然是毫无悬念地拿了第一。


Sunshine威风凛凛、大杀四方,要不是最后被Royan呼了一巴掌,它还凶巴巴地企图去抢别人的兔子呢。


“所以你想让我答应你什么事呢?”王源难得没有立刻把Royan收精神域,而是和王俊凯并肩走在后面看着两只大猫打打闹闹。


“我想请老师做我的舞伴。”王俊凯怀里抱着一只兔子形状的水晶奖杯。


凯伊兰每个学期结束之前都会举办一场舞会,因为学校是学分制的,只要学生学分修满即可毕业,所以每个学期末的舞会都有可能是部分学生的毕业舞会。


王源看着平时总是懒得动弹的Royan追在Sunshine屁股后面跑来跑去的样子,鬼使神差地答应了。


期末舞会的当天,王源对着一柜子礼服左思右想,不知道挑哪一件好。


按理说这对从小出席过数之不尽的贵族舞会的王源而言,根本不是问题。但是毕竟是给王俊凯做舞伴,衣服自然也应该搭一点不是吗?


就在这时通讯器响了一声,王源拿起来一看,是王俊凯发来了一段视频。


视频里王俊凯对着镜头正在摆弄小领结,一身黑西装上绽放着丛丛金玫瑰,艳丽夺目又英俊逼人。


视频的最后王俊凯冲镜头笑了一下:“老师,我在门口等你哦。”


王源无端有种看公孔雀开屏的错觉,他默默伸手选了一件领口蜿蜒而下金色刺绣的黑西装,在领结和领带之间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拿了领结。


总不能被小孩子比下去吧!王源心道。


那晚看到凯源携手走进舞会大厅的人都不约而同地想着:这次舞会的King肯定是他俩没跑了。





End & Good night





本章配图:


舞会的两位King↓我仿佛看到他俩头顶上飘着“百年好合”四个字,你们看到了吗?




迟迟不肯交卷就为了多看小源老师两眼的某位王同学↓





肯定有宝贝要说看不懂了,我也不能具体解释啊不然就剧透了,咱们可以先这么理解:


主线目前已经达成了“新婚之夜”成就,基本上HE没跑了。


所以现在开启副线剧情,本章是“师生情缘”,下一章就是“相爱相杀”咯~期待吗?[露出了“让我们快乐地搞事吧”的笑容.jpg]


最后提前祝大家元宵快乐꒰⌗´͈ ᵕ `͈⌗꒱৩




评论(21)
热度(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