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力于坚决杜绝任何时空背景下凯源be的可能

 

意想不到的婚约者(4)

凯源七百一十五夜项目进度:【163 / 715】


星际+哨向+年下+先婚后爱的脑洞,最近会主攻这篇,日更或者2天一更到完结~


本章灵感来自↓,如此帅的俊凯值得我写个几千字为他打call!!!大家情人节快乐哟(。♥ᴗ♥。)





王源醒来的时候就立刻意识到不对劲了。


他身上居然穿着已经很久没有再穿过的红蔷薇军的作训服,这一般是作为指挥官出席任务时才会穿着的衣服。


这套衣服一直罩着透明的防尘罩,整洁笔挺地挂在王源的衣帽间里,仿佛等候着主人有一天会重新穿上它。


可是王源在八年前就因伤从红蔷薇军退役了。


王源从床上坐了起来,他的记性还停留在昨天晚上王俊凯像是饿急了一样,一遍又一遍地向自己索取,一遍又一遍地在自己耳边倾诉着爱意……


虽然昨晚主动的人是自己,但现在伯爵先生才后知后觉地感到了不好意思。


王源抬手想要捂住发烫的脸颊的时候,发现左手腕多了一个银质的金属手环。


看清楚手上戴的东西之后王源如遭雷击。


王源第一次见到这种手环的时候只有七八岁。


王源跟随父亲一起出席一个贵族酒宴的时候,看到一位钢琴师的手腕上就戴着这种手环。


钢琴师弹得那首曲子王源最近也在练习。其中有一小节王源自己弹奏的时候就觉得不太完美,觉得还可以再改进一下,但是王源始终没有改到让自己满意的程度。


今天一听钢琴师的弹奏,王源立刻被惊艳到了。这种改编处理的方式简直太天才了!


一曲毕,王源礼貌地向这位钢琴师发出了邀请,王源想邀请他来做自己的钢琴教师。


可是那位钢琴师却用一个苦涩又无奈的笑容回绝了王源。


这时候一位男爵端着酒杯走了过来,动作轻佻地环上了钢琴师的肩膀:“宝贝儿,你刚才弹得曲子我听不懂。你不如再弹一首……”


男爵点了一首艳俗的琴曲,讲的是男欢女爱、偷香窃玉那档子难登大雅之堂的事。


贵族的孩子多早熟,王源一听曲名就知道了,他觉得这种曲子根本就不应该在这种地方弹,实在是太难堪了。


钢琴师却顺从地面无表情地开始弹奏。


王源看着那双在琴键上跃动的好看的手,觉得真是暴殄天物。


后来王源才知道那个手环所代表的含义。


那些没有分化成哨兵或者向导的普通人,如果想要跻身上流社会、过上舒适的生活,还有一种方式,通过出卖自己的自由、人格,甚至……身体。


光是在首都星就有许许多多戴着这种手环的人。


十几岁的时候王源也曾经背着父亲偷偷加入过一个平权组织,致力于帮助这些人。


然后王源发现在被组织接触帮助的人里,不夸张的说有超过一半以上会选择重新再回到这样的生活中去。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当他们已经习惯了衣食无忧的富足生活,已经习惯了这种走捷径的方式,他们已经很难再依靠自己活下去了。


一旦戴上了这种手环,除非主人同意否则永远无法取下,就像宠物脖子上的名牌一样,永远被打上了所有物的记号。


戴着手环的人是无法独自出门的,因为所有的交通、通讯、交易等工具的使用权限都掌握在主人的手里。


当一个人戴上这种手环的时候,其实就已经做出了选择。


王源意识到很难去改变这些人的想法的时候,他默默退出了组织,开始尝试致力于推动废除这种不平等的契约关系。


王俊凯怎么敢?!他怎么敢给自己戴上这种东西?!只是因为昨晚自己爬上了他的床,这个混账就已经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了吗?!


王源气得浑身都在发抖,这时候王俊凯推门而入。


“你这是什么意思!”王源咬牙切齿地冲王俊凯亮出了那只手环。


“我知道你不喜欢……”王俊凯面带愧疚地在床边坐了下来,轻轻握住了王源的手腕,有意无意地覆盖住了那只手环,“但是这是我能想到的保护你不受伤害的唯一办法了。”


随着王俊凯的动作,王源察觉到自己胳膊被衬衫遮盖的地方居然在隐隐作痛,视线从王俊凯的脸上移了过去:“你在说什么?这又是……”


王俊凯昨晚做到最后确实是用力了一些,但那也只是用十指相扣的握法,把王源的手按进了柔软的枕头无法动弹而已,怎么也不可能伤到胳膊吧?


王俊凯用手指轻轻推动了一下王源的袖口,像是不忍去看一样,又立刻把那块布料放了下去,几乎是用哀求的语气说道:“等会儿换了衣服,你不想看医生也可以,再去医疗舱里躺一会儿,好不好?”


虽然只是一瞬间,但足够王源看的一清二楚了。王源难以置信地挣脱开王俊凯的手,一把撸起了自己左边的衣袖。


在小臂三分之一处的地方有一道宽约三指的青紫勒痕,由这道勒痕起向大臂蔓延开了一种淡蓝蛛网般的印记。


这是红白蔷薇军中审讯向导犯人的一种最高级别的手段。


这种特殊的脉冲光波可以直接作用于向导的精神力,不仅痛苦不堪,更对向导的精神力有不可逆转的伤害。


因为其可怕的副作用,要想使用必须要获得上下议院主//席的同意,经由申请批准了才可以。


王源看着自己的胳膊,脑子里瞬间闪过好几种可能:被上议院的那只老狐狸卖了?白蔷薇军造反了?又一起绑架案?……反正总不可能是什么奇怪的夫夫情趣吧!


王俊凯从口袋里拿出来一张叠成了四方形的纸,展开放到了王源面前:“我还准备了这个……我想这样的话你应该会好受一些……”


在如今,所有纯天然的东西都已经成了只有少数人才能享受得起的奢侈品。原材料为树木的纸张也不例外,一般只会被用在一些极其重要的场合。


比如哨向性别检验报告。


比如哨向结合申请书。


王俊凯手里的这一张正是后者。


看着这张纸王源更加疑惑了。


这张申请书很早之前就到了王源手里,一起交给王源的还有存档了下议院主//席办公室的一小段监控视频的记忆棒。


“我想你应该清楚地知道王源是什么人吧?”


“我知道的,主//席阁下。”


“这种哨向结合申请书最后都成了伯爵府邸壁炉的燃料你知道吗?”


“……我现在知道了,主//席阁下。”


“所以王俊凯少将,请问你是把脑子遗忘在上次清扫星际海盗的行动中了吗?是的话你现在上星舰回Y-1108去取还来得及!”


“我很认真地在和您讨论人生大事,主席阁下。”


“王俊凯你真的是……你这个小兔崽子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东西?!我给你介绍的隋玉医生不好吗?马思远老师不好吗?我看连班小松那个棒球明星都比王源靠谱!”


“他们都很好,但他们都不是我想要的人。如果不是王源的话,就当我从来没有递交这份结合申请书吧……父亲大人。”


虽然王源觉得自己和王俊凯的结合,只不过是利益上的合作、政治上的联姻,但是不可否认,王俊凯在下议院主//席办公室里的那段话也确实让王源心跳加速了那么一下下。


所以现在这张申请书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爱兰德的婚姻法有两种。


一种是针对普通人的,法律是允许一夫多妻或者一妻多夫的。


爱兰德的人口老龄化的问题一直很严峻,低迷的出生率让政//府倍感感到头痛,婚姻法、生育法一改再改,几乎是在向民众无底线地摇旗呐喊“求你们多生点孩子吧”。


还有一种就是针对哨兵向导的,法律只承认两人共同签订的哨向结合申请书,伴侣必须是唯一的。


否则万一因为争宠问题导致哨兵精神力失控怎么办?如果再误伤了数量稀少的向导那对国家而言更是惨痛无比的损失。


其实从爱兰德共//和//国堪称双标的法律条款就可以窥探出哨向与普通人的种种不平等。


这就好像是结了冰的湖面,看起来风平浪静,但是没有人知道冰层到底有多厚,究竟能承受多大的重量,一步踏上去是不是就会彻底崩裂。


难道之前自己签的那份申请书是假的?那为什么现在王俊凯又拿出来一份真的让自己签?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源忽然陷入了黑暗之中。


“Sunshine你在干嘛什么!你马上给我滚下来!……我让你把东西放在他枕头边,不是让你把自己放在他枕头边!”


王源脸上是再熟悉不过的毛绒绒的温热感,他费力地把自己的脸从老虎Sunshine的肚皮底下移了出来,总算可以顺畅呼吸了。


Sunshine正以一个非常憋屈的姿势卧在王源的枕头边上,哪怕伯爵府邸的床足够大,但那也是相对于人类的体型而言。


所以也不怪Sunshine会压到王源的脸上了。


因为脑子里还在消化刚才那个奇怪的梦,所以王源没有如往常一样发火,只是眼神放空地从床上坐了起来,手无意识地抚摸着Sunshine的皮毛。


Sunshine被摸得舒服极了,咕噜了一声就肚皮朝天翻了过来,后腿无意识地把站在床边的王俊凯蹬开了。


“给、我、下、来!”王俊凯一字一顿道。


Sunshine掀了掀眼皮,还故意把肚皮又往王源手底下送了送,湛蓝色的大眼睛挑衅地看着王俊凯,仿佛再说“你能拿我怎么着”。


王俊凯再也不想同自己精神体客气了,直接不由分说简单粗暴地把Sunshine收回了精神域。


于是一直被Sunshine叼在嘴里的透明长盒啪嗒落到了床上。


王源这才回过神来,视线也跟着向下看去。


王俊凯的哨兵能力瞬间爆发,一把抽过盒子藏到了身后,动作快到王源居然没看清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拿出来。”


刚才在梦里接连不断的意外让王源现在对于任何未知的变数都充满了警惕。


“我……我本来是想给你一个惊喜,让你一睁开眼睛就看到……谁知道Sunshine……要不还是一会儿……”


王俊凯局促地背着手说道。


“要么现在就让我看,要么永远都别给我看。”


王源抱着胳膊冷冷地说道。


“情人节快乐……还有,新、新婚快乐。”


王俊凯把背后的透明长盒拿了出来,伴随着最后四个字英俊的脸整个都红透了。


原来是一支红玫瑰。


曾经风行的情人节现在很少有人再过了,因为必不可少的鲜花早就成了价格不菲的东西。


钻戒已经不再流行,一支在培养箱里盛开不败的红玫瑰才是如今无数人梦寐以求的爱情信物。


前不久一对夫妻因为结婚到底要不要花重金买一朵红玫瑰,最后吵到没结成婚的新闻还在爱兰德引起了全国热议。


王源这才注意到王俊凯居然还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


之前授勋仪式和订婚典礼的时候,王俊凯都穿的是白蔷薇军的军装礼服,王源还是第一次看王俊凯穿西装。


也同样的帅气逼人。


会害羞到把初夜说成是新婚的某人未免也太可爱了一点。


刚才还凝重的心情瞬间就松懈了下来,王源笑着接过了花,在床上跪起身揽住王俊凯的脖子主动送上了一个亲吻。


“谢谢你。”


毕竟只是个梦而已,如果因此就迁怒体贴有心的未婚夫也太说不过去了。


王源洗漱完毕一打开门就直接撞到了蹲坐在门口的Sunshine身上,幸好王俊凯就走在王源身后及时把他扶住了。


Sunshine歪了歪头,大声地吼了一嗓子。经过这些时日的相处,王源已经能够分辨出Sunshine几种常见叫声所表达的含义了。


比如现在这种就是自以为做了什么很棒的事觉得应该获得主人的表扬。


王源挑了挑眉,看着Sunshine屁股后面堆成小山的培养箱,每一个里面绽放着一朵娇艳的玫瑰花。


王源回过头果不其然看到了王俊凯崩溃的表情。


“我是让Sunshine一步放一朵,从你的房间门口一直放到正门口……”


王源弯腰解救出了那把可怜的玫瑰花,笑着揉了一把Sunshine的大脑袋。


“这次就算了哦,等下次结婚典礼上的百米花路你可千万不要去乱踩啊。”




End & Good night




伯爵大人未免太天真了,怎么可能只是个梦那么简单呢?摊手ing


我把我之前的大纲翻出来研究了一下,其实不能算大纲,应该就是片段式短句。然后吧……我自己看不懂了(捂脸)


构想的太复杂了,写的太简单了,就悲剧了……我研究了好几天啊,我也不明白我之前到底是怎么想的,大概是有什么重要的没写下来,反正我现在是看不懂了(捂脸)


这一章是我从我能看懂的那部分大纲里搞出来的,所以接下来的剧情发展我和大家一样充满了期待(?)




评论(32)
热度(3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