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力于坚决杜绝任何时空背景下凯源be的可能

 

龙行成双


凯源七百一十五夜项目进度:【152 / 715】



*东方修真版的《海王》兄弟?金龙X银龙,我爱龙尾巴!






林寅敲了敲门:“师叔在吗?”


房里传来了一声隐约的应答声:“进来。”


于是林寅就大着胆子,推门进去了。


一进门,一股子真龙之气就压得林寅膝盖打颤,好险连原形都要显出来。


“师叔,掌门请你去一趟四方台。”林寅咬着牙说完了这句话。


房内陈设简单,左边是书案,右边就是床榻,浅蓝的床幔落了下来,将床上挡得严严实实。


床幔后传来了问询的声音:“何事?”


“好像是南边有妖邪作乱,几位师伯想请师叔一同过去商量下对策。”林寅此时站着都很艰难了。


“妖邪?哼……”床幔后的声音带着轻蔑的笑意。


林寅入门没多久,以他的辈分也只够在论道法会上远远瞧上一眼王俊凯。但是即使相隔甚远,那种君子端方、沉稳持重的气质却也是能感觉到的。


和此时床幔后说话者给人的感觉截然不同……


林寅此时也觉查出不对劲了,不由向前几步,似是想揭开床幔一看究竟:“师叔?”


“师叔,师叔,叫的这么亲热……搞得我都想吃了你呢!”忽然一道银白色的龙尾从床幔里滑了出来,一把缠上了林寅的腰。


林寅大叫起来,拼了命地挣扎,一时间竟然连术法都忘记了,还吓得连耳朵尾巴都冒了出来。


门内都知道王俊凯师叔的真身是一尾金龙,这这这……这床上的到底是何方妖孽?!


“胡闹。”就在林寅快要被龙尾拽进床幔里的时候,一道金色的小咒术闪电般落在了银色的龙尾上。


床幔里传来一声闷哼,一双雪白修长的手伸了出来,抱住了被咒术击中的尾巴尖往回拖:“干嘛呀……我就逗逗小老虎嘛,我又没有真要吃了他。”


林寅居然从这声音里听出了几分委屈来。


而且这声音实在是好听。就像是第一次见到下雪,簌簌雪花落了下来,落在了鼻子上,又痒又凉……林寅居然出神地想起了自己还不会化形时的事。


“静心。”又一道金色的符咒,不过这回是弹上了林寅的脑门。


林寅他捂着脑门彻底清醒了过来,脸上直发烫。当修炼到一定的境界,容貌甚至声音都能让低阶的修士道心不稳,更不要说林寅这种才几百岁的小老虎了。


“你先过去,我随后就来。”王俊凯挡在了床幔前,背着手把探出了小半张脸,正对着尾巴尖吹气的人又按了回去。


林寅不敢再留,匆匆了鞠一礼就退下了,出去时还不忘带上了门,最后就看到王俊凯脱下了外袍,掀开了床幔……


林寅脸上一红,不敢再看,胡思乱想着:难道那尾银龙是师叔的道侣?这下门内不知道多少师姐师妹甚至师兄师弟要伤心了……


王俊凯脱了外袍,掀开床幔,这才在床边坐了下来,不由分说拉过了王源的手腕,放出了几分灵气去探知他的伤情。


王源烦躁地甩了甩龙尾,拍得缎子被面啪啪作响:“我到底还要多久才能好?我可不想总是这样一副半人半龙的鬼样子!”


王俊凯看了他一眼收回了手:“只要你别再乱吃东西,自然就好得快了。要不是我察觉到门上的阵法有异及时赶回来,怕是那只小老虎真要被你吃了吧。”


王源眨了眨眼睛,侧头露出了一副无辜的神情:“怎么会?我才没有那么贪吃呢!”


王俊凯不置可否,从乾坤袋里掏出了好几瓶丹药,叮嘱王源不要再捣乱,从柜子里又找了件外袍换上。


王源看着王俊凯把门上的阵法从外侧触发,改成了只有王俊凯才被允许入内,撇撇嘴没说话。


王俊凯刚关上门,王源的尾巴就飞快地把王俊凯随手搭在椅子上的换下来的外袍勾了过来,王源抱着嗅了嗅,辨认出了几种天才地宝、珍贵草药的味道。


甚至还有一味千年红珊瑚。


一想到王俊凯那头向来不喜欢海水腥味的龙,不得不为了自己翻江倒海去寻珊瑚入药,王源就乐得尾巴尖都摇起来了。


王俊凯和王源同母异父的兄弟。


可是两龙的关系并不如何亲密。


或许因为从父母那辈起就注定了一场孽缘的开始。


龙族本就子嗣艰难,其中更是以金龙银龙为最。


强大的灵力和霸道的血脉给龙族带来了的多大的优势和便利,那么在孕育后代上就带来了多大的阻力和困难。


王俊凯的父亲是一尾金龙,因为偶然得到了佛祖的点化,居然想要斩断红尘,皈依佛门。


为了能够让金龙族不至于绝后,龙族长老们逼着他同银龙族的公主完了婚,并且顺利生了蛋才准许他出家。


这蛋就是王俊凯了。


也不知是否因为受到了父亲的影响,王俊凯从小就慧根深重,还被四处云游的青城门祖师爷须臾道人相中,要收入门下做弟子。


长老们寻思着这样起码以后就做不了和尚了,不错不错。所以王俊凯打小就在青城门内长大。


王源的父亲是一尾银龙,但是却爱上了一位凡人女子,甘愿痴守着她一世世轮回,常伴左右。


可是不巧有一世那女子却爱上了一个风流侠客,两个人携手浪迹天涯去了。龙族长老们一看这是个好机会,赶紧就把他灌醉了塞公主房里了。


于是呢又有了王源。


公主生完蛋就发飙了,说着老娘这辈子可生够了,一溜烟跑西方勾搭金发碧眼的西方龙去了。


王源的父亲也很生气,这叫什么事啊简直玷污了他爱情,于是气得和龙族断绝了关系。


龙族长老们对王源心怀内疚,自然就百般疼爱,宠得他无法无天,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打小王源胡闹淘气的时候,长老们舍不得打也舍不得骂,就吓他说:“你要再顽皮,就要去同你兄长成亲生蛋了哦。”王源准保就乖了。


南边出了一条恶蛟,假扮作真龙的样子,威慑那些凡人给它进贡童男童女。


王源听说了这事之后,气得直接化出龙身腾云而去,要给那条不知好歹的恶蛟一些教训。


可是谁知道王源赶到的时候那恶蛟在渡劫,一道天雷劈下来刚好劈到了王源的尾巴尖。


龙族为天道庇佑,根本用不着过这雷劫。王源痛得在九霄云端直打滚,连忙甩着尾巴要逃,可是那天雷就紧追在他尾巴后面一道挨一道劈下来。


眼看着躲不过去,王源只要咬牙打算硬挺,并且在心里打算一定要把害得他遭雷劈的恶蛟抽筋扒皮,啖骨食肉。


一道巨大的金色的身形帮王源挡下了一道雷。


“王俊凯……?”虽然两龙素未谋面,但是这种血脉相连生出的亲近感却做不了假。


金龙的身形比银龙还要更庞大一些,王俊凯盘成了圈把王源护在了身下,也把那些天雷挡的严严实实。


“谢了啊……”王源从王俊凯龙腹底下探出脑袋,话刚说了一半就被王俊凯一爪子按了回去。


紧接着一道雷咔嚓劈过,王源看着自己焦黑的龙须,默默又往王俊凯肚子底下挤了挤,努力把自己盘得更小一点儿。


挨了雷劈之后,王源发现自己身上出了大问题,他的龙尾变不回去了!


王源惊慌失措,揪着王俊凯的衣领问:“这是怎么回事?”


王源现在这样站不得,走不得,王俊凯就把他抱在怀里,还用雪白的斗篷连头带尾一起裹了起来,安慰他道:“这并没有什么,我为门中弟子护法时也见过这种情况,好生修养个一两年也就无妨了。”


“一两年?!你开什么玩笑?!”王源一听这话尾巴尖都急得竖起来了,“我现在这样连龙族都回不去……”


龙族所在处有先祖设下的屏障,外人无法入内,只有化作龙形方可通过。王源此时这样显然也是不成的。


王俊凯让王源不必担心,然后转头就把他抱回了门中。王俊凯在门内辈分高,府邸偏僻清净,平时无人敢来打扰,王源也就安心住下了。


可是天天躺在床上实在是无聊透顶。


王俊凯似乎也很忙,但每天还是会回来探望王源,还总是会捎来各种灵丹妙药,都叫王源当糖豆儿吃进了肚子里,修为倒是精进了不少,可是这麻烦……


王源半死不活地甩了下尾巴尖,气呼呼地把尾巴丢到了床榻下不管,用被子把头一盖眼不见心不烦。


王俊凯回来的时候就看到王源躺在床上呼呼大睡,银白色的龙尾巴大大咧咧蜿蜒到了地上。


王俊凯微笑着,抱起王源的龙尾巴轻轻放回了被子里。


“你回来啦……”王源迷迷糊糊张开了眼睛,然后吸了吸鼻子,眼睛倏地亮了,“你带了什么好吃的给我?我都闻到了香了!”


王俊凯说:“还说你嘴巴不馋?鼻子都这么灵。”


美食当前王源也懒得跟王俊凯逞口舌之快,眼睛直勾勾盯着桌上的食盒:“带我过去,我要去桌上吃。”


王俊凯什么都依着王源,就把他抱到了桌边。王源此时是龙尾,坐也坐不稳,王俊凯自然而然地把他放在了自己腿上,让王源靠着自己。


王源兴致勃勃地打开了食盒,拿起筷子就大快朵颐起来。


王源刚来青城门的那会儿老是喊饿,王俊凯喂了他大把大把的丹药也没用,最后还是王源用尾巴尖敲着王俊凯的肩膀恨铁不成钢地说:“老子要吃肉啊吃肉!”


王俊凯这才想起来门内弟子大多刚入门时就开始辟谷,王源可不同。于是王俊凯便时常出入凡间酒肆给王源寻找美食珍馐。


就在这时有人推门而入,大叫着:“师叔不好啦!鹿明师兄和环雀师兄都不敌那头恶龙被……”


林寅傻愣愣地看着王俊凯腿上坐着的人。漂亮的嘴巴油汪汪的,手里还拿着个烧鸡腿,但还是像仙人一样好看,顿时连要说的话都忘记了。


王源乐了,他的尾巴为了不落在地上,原本正缠在王俊凯的小腿上,此时晃悠悠伸到了小老虎面前挥了挥:“怎么?送上门给我当午饭呢?”


林寅这才回过神来,红着脸把话说完了:“被抓走了……”


王俊凯边拿了块帕子给王源擦手,边纠正道:“是蛟,不是龙。”


林寅“哦”了一声,看着师叔把那个顶好看的人又抱回了床上,放下时那人还伸出胳膊环住了师叔的脖子往下拉,像是要亲上去一样……林寅不好意思地移开了视线。


王源勾着王俊凯的脖子,凑到他耳边小声说道:“记得把那条恶蛟带回来,我要先烤再炸,片成片儿沾酱吃。”


王俊凯没回答,只让王源好好休息就跟着林寅走了。


王源也不恼,想着刚才在王俊凯侧颈衣领上故意留下的油汪汪的唇印,快乐地在床上打了个滚。


结果尾巴一甩勾到了床幔上系着的流苏缠做了一团,王源只好百不耐烦地抱着尾巴去慢慢解开。


王俊凯回来的时候真的带回了那条蛟,还把它变成了泥鳅一般大小。


王源捏着那根自己手指头差不多粗细的蛟,恶狠狠地说道:“敢冒充真龙,还害得我被雷劈,我一定要吃了你!”


说着王源就张开了嘴,王俊凯一把拦了下来:“脏,还是按你之前说的吃法来吧。”


王源哼了一声,把蛟扔到了王俊凯手里:“我改主意了,让春晖楼的厨子做一道蛟羹好了。”


王俊凯又掏出一颗蓝色的珠子:“这是蛟的内丹,你吃了差不多就能恢复了,不过……”


话音未落王源就一把抢了吞了,生怕慢一步又被王俊凯拦下了,王源冲王俊凯眨了眨眼睛:“不过什么?”


王俊凯表情变幻莫测,最后还是摇了摇头,拎着奄奄一息的恶蛟去找厨子料理了。


等王俊凯拎着食盒回来的时候,一推门就闻到了一股子浓郁的龙涎香味,果不其然王源正在床上难受地扭来扭去。


“你到底给我吃了什么?怎么会这样……”王源只觉得浑身滚烫,像是要烧起来一样,他伸手扯住了王俊凯的衣袖,几乎要把布料捏碎了。


“蛟修习的不是正道,所以他的内丹虽然有助于你恢复,但是……”王俊凯不自在地咳嗽了一声,“但是……”


王源听他“但是”了半天也没“但是”出个所以然,脑子里倒是都糊成了一团,尾巴一卷把王俊凯也拽上了床,喘//息着趴到了王俊凯身上剥他衣服:“不就是交尾吗?快!”


金色和银色的两条龙尾缠到了一起。





番外:《弟弟》


王俊凯很早就知道他有个弟弟。


因为母亲临去西方之前,曾经偷偷摸摸揣着那颗银色的蛋跑来找王俊凯:“小凯你看,这是你弟弟哦。”


王俊凯好奇地伸手摸了一下,龙蛋动了动,里面也有一只小小的爪子,隔着蛋壳摸了摸王俊凯的手心。


王俊凯心一下变得很柔软。


母亲又说:“你以后要和源源努力多生几个蛋哦,不然那群长老们会天天烦你。”


王俊凯很不好意思,但还是板着脸正儿八经地说:“你刚还说是弟弟,说明我和他都是公龙,又如何能生蛋。”


母亲伸手在王俊凯脸上捏了捏:“小小年纪老气横秋还怪好玩的啊~龙族有很多秘宝的,你不要担心~”


王俊凯听不懂,只觉得母亲真的是十分不靠谱。


果然不靠谱的母亲第二天就留书出走了去了西方,可是却忘记了把那颗龙蛋一起带走,王俊凯没办法只好自己去把弟弟送回龙族。


把蛋送到长老手里的时候,王俊凯虽然舍不得却还是要走,谁知道他一转身,那颗银色的龙蛋就蹦跳着滚到了地上,骨碌碌滚到了王俊凯脚边。


王俊凯把蛋抱起来,用袖子擦掉了蛋壳上刚在地上沾到的灰:“乖哦,我会再来看你的。”


蛋在王俊凯手心里拱了两下,似乎是听懂了也就安静了。


等王俊凯再来到龙族的时候,王源已经学会了化成人形,仿佛三四岁的凡间孩子,只不过额头上还顶着两只小角。


“你是谁?”王源坐在树上晃着腿问。


“你先下来我就告诉你。”王俊凯张开了胳膊,示意小家伙跳到自己的怀里。


王源于是真的就从树上跳了下来,王俊凯让他坐在自己的胳膊上,却发现小家伙屁股后面拖着一根龙尾巴。


“哎呀,压到尾巴了啦!”王源嘟囔抱怨着。王俊凯拎起王源的衣摆,帮他把尾巴从屁股底下拨出来,让他坐的舒服了一些。


王源满意地哼哼了两声,尾巴尖儿搭上了王俊凯的脖子:“不错,你叫什么名字,我要赏你。”


王俊凯听得好笑,就问他:“你要赏我什么。”


王源从手上褪下来一只金镯子,底下还坠着一只小铃铛:“这个怎么样?”


王俊凯一眼就认出来这是自己送给王源破蛋百日的贺礼,心情顿时复杂得很:“你知道这是谁送你的东西吗?”


“我知道呀,不就是王俊凯嘛,”王源靠在王俊凯怀里,扣着那只镯子说,“长老说我不乖的话就要同他成亲,还要生蛋,我才不要呢!”


王俊凯嘴角一抽,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王源见王俊凯没吱声还以为他也怕了,便拍了拍王俊凯的脑袋说:“别怕,我可以考虑以后同你成亲,这样就没那个王俊凯什么事了。”


王俊凯抱着王源的胳膊紧了紧,觉得自己吃自己的醋着实蠢了一点。


王源最后到底还是把那只金镯子偷偷塞进了王俊凯的衣袖里。


后来王源从床头的多宝格里翻出来了一只金镯子,看样式像是给小孩子带的,一时间气得发飙:“你怎么会有这种东西?你背着我跟哪条野龙生了崽子吗?!”


王俊凯喝着茶慢悠悠地说:“你再好好看。”


王源强押下怒火又仔细看了看,居然觉得越看越眼熟:“我好像小时候也有一个这样的镯子,后来不知道上哪儿去了……怎么跑你这儿了?”


“送出去的礼物被人转送回来了,我上哪儿说理去。”王俊凯好笑道。


王源用术法催动着那只金镯子稍微调整了下大小,开开心心戴到了自己龙尾巴上:“送出去的礼物哪有收回来的道理,还是让我留着吧。”


银色的龙尾巴得意地摇了摇,金镯子就滴溜溜打起了转儿。


王俊凯跟着掌门去天上听了一趟法会。天上一日地上一年,倏忽间又过了百年。王俊凯想去龙族探望王源的半途中就给堵了去路。


王源手里拿着一柄绯红的剑,龙吟剑啸引来了倾盆大雨,狂风吹得十四五岁少年瘦削的身形仿佛要飘走了。


“王俊凯,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剑一出鞘,就是一阵电闪雷鸣。


而王俊凯只想知道到底是谁教坏了他弟弟。


可是王源讲也讲不通,听也听不进,王俊凯板着脸无奈也召唤出了法器。


最后王源被王俊凯用剑制住了,也不知道怕,反而用手直接握住了剑锋,瞬间就见了血:“来啊,你杀了我吧!”


王俊凯气疯了,想也不想直接灌注灵力把这柄绝世神兵震得粉碎,冲王源吼道:“你想要什么我给你就是了!我没有的上天入地我也能去给你找!可你要先告诉我啊!”


王源被吼得一愣,眼里居然流露出几分迷茫之色,继而痛苦地抱住了头:“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要杀了你,可我为什么要杀你啊,我不知道啊……”


王俊凯见状哪里还不知道出了什么事,直接点了王源的睡穴,抱着人怒气冲冲回了龙族。


企图挑拨离间给王源下了蛊的一位长老被王俊凯毫不客气地抽筋扒皮挫骨扬灰了。


解了蛊以后王源的这段记忆不知道为啥就没有了。


以至于王源总把不小心遭遇雷劫那次当做是和王俊凯的初遇。


“为什么我总觉得你给我一种熟悉的感觉呢?我们以前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青城门揽月峰顶上有一眼温泉,王俊凯抱着不能自由活动的王源来泡尾巴,王源非拉着王俊凯也化了龙尾一起泡。


王俊凯听到这话只说“你自己想”,金色的龙尾巴一翻,赌气似的泼了王源一脸水。


王源边叫着“你说不说”就扑了上去,推着王俊凯的肩膀要把他脑袋往水里按,银色的龙尾巴在温泉里搅了个天翻地覆。


后来王源还是慢慢想了起来,包括在他还在蛋里时候的那些事。


那时王源刚在王俊凯脖子边上留下了一个整齐的牙印,笑着在他耳边轻声说:“你这叫监守自盗啊……”又故意叫了声“哥哥”。


王俊凯的手拍了拍王源因为舒服不知不觉又化出的龙尾:“看来你很想我继续努力,直到你生个蛋出来?”


王源往下一滑,尾巴尖灵活地勾起被子蒙住了头:“我先睡了。”





End & Good night





*真的很想看凯源的古装剧啊啊啊,我去大主宰官博翻了翻图真的少,勉强扒拉出来一张。接下来是看图说话time↓


龙龙源:雷为什么追着我劈啊?


天雷&龙龙凯:因为你刚得可爱。







评论(41)
热度(4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