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力于坚决杜绝任何时空背景下凯源be的可能

 

大哥和小狼狗

凯源七百一十五夜项目进度:【148 / 715】



*大哥X二把手,请务必搭配白西装凯X黑毛衣源一起食用,美味到我可以把金链子一起咔咔啃了!


所以我在几张图中插了篇文2333就当看图写话吧,谁让我的文配不上凯源的帅!一共四张图,要是有加载不出的请大家耐心等等~





很多人喜欢把王源比喻成王俊凯手里的一把刀,一把锋利无匹、见血封喉的凶器。


可是王俊凯却觉得王源更像是狼狗,外人看着觉得他桀骜不驯、脾气暴躁,但其实偏偏很听话还有点憨。


王源刚跟着王俊凯的那会儿,有人背地里说话很是难听,什么白天能干、晚上也能干。


于是有人请示王俊凯要不要管,王俊凯只说随王源怎么办。


王源的办法很是直截了当,他找到了最初说这话的人,把那人的舌头给割了。


王俊凯摸着王源的头说:“小家伙脾气还挺大啊……”


王源擦着匕首上的血答道:“他们说我可以,可居然连你一起说,那这舌头就是不想了。”


王俊凯笑了笑没说话。




王俊凯第一次见到王源的时候是在歌舞厅后头的小巷子里。


王俊凯虽然手底下少说也有百十来家这种歌舞厅,可是他是从来不去的。


他爸当年天天往家里带舞小姐,有的小姑娘瞧着还没王俊凯岁数大。最后老头子遭人暗算死在了女人的床上。搞得王俊凯看到女人就恨不得离远远的才好。


可是现在有的老板就喜欢来这种地方谈生意,王俊凯心里烦得很,却也不能写在脸上,只能借口抽支烟出来躲会儿清净。


王源穿了一件高领的黑色毛衣,外面套着一件黑色的皮衣,脖子上还挂着一根大金链子,一看就知道是假的那种。


当时王源就靠着墙,坐在地上扒着盒饭吃,王俊凯走过来他还把腿收了收。


王俊凯却鬼使神差停下了脚步说:“借个火儿呗?”其实他裤兜里明明揣着有。


“我不抽烟,我没打火机。”王源抬起头看着王俊凯说。


那双眼睛太漂亮了。


在昏黄的路灯底下也熠熠生辉到叫人过目难忘。


就在这时后门那边传来了连名带姓的呼喊声,王源叼着酱鸭腿一骨碌就爬了起来,还不忘把剩下的盒饭扔进了垃圾桶。


王俊凯掏出打火机点上了火,吐了口烟,看着王源的背影在烟雾里渐渐模糊。


妈的。刚那人管叫这小孩什么来着?没听清楚啊……


没一个礼拜王俊凯又被人约来了这里,这回想着那个不知道名字的少年,王俊凯倒有了几分兴趣。


谁知道还真就见着了。


只不过王源正抄着啤酒瓶子往人头上敲。


眼都不带眨一下的那种。


“把那小孩给我带过来。”王俊凯跟手下这么吩咐。


手下显然理解错了,二话不说直接上去了四个人。


两个架住了王源的胳膊限制了他的行动,一个冲着王源的小腹就是一拳,另一个劈头盖脸也给了王源一酒瓶子。


王俊凯看着忍不住“嘶”了一声,气得骂了句“什么傻逼玩意儿”。


站在王俊凯身后的小何跟他的时间比较久,一看王俊凯这反应就知道不对了,立马出声喊了嗓子:“干什么呢!都停手!”


四个人不知所措都停下了动作,就在这瞬间王源已经身形极快地把三个人都踹趴下了。砸他啤酒瓶的那个人尤其惨,王源卡着他的脖子直接把人脑袋掼进了玻璃酒柜。


“哎呀,这是干什么呢?干什么啊!王源你是要造反啊!”一个挺着圆滚滚的肚子和光溜溜的秃头的中年男人跑了过来,指着王源的鼻子就骂。


王源眼观鼻鼻观心,表情放空站在那里任由他骂,一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样子。跟刚才又凶又狠的样子判若两人。



又一个浓妆艳抹、穿着短款旗袍的女人跑来过来,忙着劝架:“经理您先别动气,这回真不是小源的错,是那个人先……”


“我管他呢!知道这柜子酒多少钱吗?啊?王源你赔得起吗你?”疑似大堂经理的男人还在暴跳如雷。


“多少钱?算我的账上,这些酒我给他赔了。”王俊凯从卡座里起身走了过来。



大堂经理立马变了副面孔:“哎呀,凯爷您能大驾光临我们这里真是蓬荜生辉啊!……王源这个小兔崽子真是有福气啊,今天遇到了贵人呀~”


王俊凯最懒得听这些废话,直接挥了挥手让人把大堂经理“请”开了,又朝着王源迈了几步,踩着一地的玻璃渣子和各种酒液,站到了王源面前。


王源这才抬起头,看着王俊凯说了一句:“谢谢你。”


王源还是那天王俊凯看到他时的那一身,只不过少了假的金链子,多了浅金色的酒液顺着他的头发一滴一滴往下流。


王俊凯从胸前的口袋里掏出了装饰用的手帕,给王源擦了擦,最后轻轻落在王源眉骨下被玻璃渣子划出血的伤口上:“以后你就跟着我吧。”


王源沉默了。就在王俊凯以为他要拒绝的时候,王源开口了:“管饭吗?”


王俊凯笑了,觉得这小孩可太有意思了。


那晚王俊凯就把王源直接带回了公馆。


“带王源去把伤处理下,以后就让他跟着我。”王俊凯把西装外套递给佣人,转头对小何吩咐。


王俊凯当初就是看小何为人机灵,特别会看人眼色,有些话不点明名都能明白,所以才把他带在身边觉得吩咐事儿方便。


谁知道小何实在是太机灵了。


王俊凯洗完澡披着浴袍出来,就看到王源直挺挺躺在自己的床上。


啥都没穿那种。


王俊凯捏了捏眉心,还是坐在床边扯过被子被王源盖上了,又问了句:“你今年多大?”


王源一脸“为什么要问这种问题”的表情,却还是老实回答了:“十七。”


王俊凯深吸了一口气站起了身:“你今晚就睡这儿吧……”


王源却伸手拉住了他,掀开被子坐了起来:“这是你的房间,要走也该是我走。”


“他们估计没给你准备房间……”王俊凯把王源从上到下打量了一番。


之前看王源抬腿踹人的时候,王俊凯就注意到了这双腿又长又直,现在看更细了。也不知道扛起来架上肩膀是何种滋味……


这念头刚冒出来就给王俊凯又压下去了,一边在心里骂自己禽兽东西,一边赶紧念了几遍王源的年纪。


王源直接赤着脚站到了地上:“我睡走廊地板上也行。”语气无比自然,仿佛完全不觉得有任何困扰。


王俊凯先败下阵来:“上去躺好睡觉……还要我抱你吗?”


王源看了王俊凯一眼,毫无芥蒂地又爬上了床,并且还给王俊凯留出了一半的位置。


王俊凯看着王源爬上床时漂亮的腰窝、挺翘的屁股,特别想把小何揪过来暴打一顿。


这绝对是王俊凯人生中最难熬的一晚。


虽然他什么都没做。


因为他什么都没做。




从那天起王源就一直跟在王俊凯身边了。


寸步不离。


王源话很少,如果王俊凯不主动找他说话,他一般不怎么开口。好像很习惯这种相处模式。


有次王俊凯找话和王源聊天,问他:“你什么时候起在那家歌舞厅的啊?”


王源看了王俊凯一眼,确定了一下他是真的想听。于是王源就说了一个听起来有点俗套的故事。


王源的母亲是那家歌舞厅的台柱子,那么多客人为她一掷千金,可她却偏偏爱上了一个穷学生。


最后穷学生为了前途和一个千金小姐结婚了,可那时候王源的母亲已经怀孕了。生下王源之后她就疯了,后来有一天跳江自尽了。


所以王源打小就在那家歌舞厅了。小时候靠母亲的一些好姐妹接济照顾,后来就负责看看场子什么的。


巧的是王源说起这个故事的时候刚好就在江边。


“爱情啊……”王俊凯听完感叹了一句。


王源没吱声静静等着王俊凯的下一句。


“妈的。风太大了,冷死人了,走走走。”王俊凯潇洒地把风衣往肩上一甩,跺跺脚走了。



王源默默跟了上去。


冻死也要保持风度和气势。


当大哥可真不容易。


有人撺掇过王源自立门户甚至是取而代之。


王源一概不理,直接弄死算完。


不过处理完王源会跟王俊凯打声招呼。


“哟,现在有点进步了嘛。”王俊凯还夸他。


王源答道:“还行。”


这种时候起码应该回一句“是老大教的好”吧?小何在旁边心想。


这得啥时候才能开窍啊……


真替大哥感到捉急。




王俊凯发现王源刀玩得不错。嗯,是相当不错。


王源削苹果可以削出长长的皮儿一根也不断。王俊凯看着他削出的苹果皮觉得好玩,忍不住拎起来看了看。


苹果皮确实薄,王俊凯这么一拎就断了。


王源停下了刀看了王俊凯一眼。


王俊凯咳嗽了一声,默默松开了手。


王源削完皮之后,把苹果递给了王俊凯。


“给我的?”王俊凯一挑眉。


王源看王俊凯没有要接的意思,就自己啃了一口:“你一直看着,不是想吃吗?”


王俊凯把苹果抢了过来:“给我的你怎么自己吃起来了?”


仿佛生怕王源再抢似的,王俊凯开心地啃着苹果走了。


王源有时候会玩飞镖。哦,是飞刀。


雪白修长的手指好像应该拿着画笔,但是却偏偏夹着小刀。


每一刀都能正中红心。


王俊凯端着一杯酒晃了过来,站在旁边给王源鼓掌叫好。


王源看到王俊凯来了就不玩了。


“怎么停了?”王俊凯问。


王源说:“以前店里的客人也是这样看那些女孩唱歌……”


王俊凯沉默了一下,走到了飞盘底下,示意王源瞄准自己头顶上:“这样就不像了吧?”


王源说了句“无聊”转身就走。


王俊凯看着酒杯里小冰块上钉着的刀“啧”了一声:“凶死了……”


虽然说人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但是王俊凯怎么也没想到现在A城自己一家独大的情况下,居然有人有这个胆子敢绑自己。


王俊凯倒是一点都不慌,还有闲情逸致说:“你这儿布置得实在是太俗,怪不得生意不好。”


气得对方青筋直跳上去揪王俊凯的衣领。


下一秒他就惨叫起来。


王俊凯看着他手背上扎着的那把刀,勾了勾嘴角。


紧接着王源从隐隐绰绰的红色珠帘后面走了出来,像是气笑了,声音却很冰冷:“谁准你随便动他了?”



王俊凯看着王源带着一帮人飞快控制了局面,吩咐道:“东西就不要砸了,这里重新装修下也是个能赚钱的地方了。”


王源蹲在旁边给王俊凯解绳子:“我想吃什么我自己会去买的,你以后不要乱跑……”


“知道知道,你掏掏我口袋。”王俊凯冲自己裤兜努了努嘴。


王源迟疑了一下,还是伸手去摸了。


摸出了油纸包着的一小块麦芽糖。


王俊凯说:“你再摸摸。”


王源抬头看了王俊凯一眼,将信将疑又伸出了手:“……没东西了啊。”


“就想让你多摸两下嘛。”


王源面无表情干脆利落削断了绳子。




兰姨对王源说她准备退休了。


她要嫁给一个开杂货店的男人。


“你看,铺名都改了……喜康,喜乐安康。”兰姨笑着说。


兰姨的本名里就有一个“喜”字。


王源看着那块崭新的招牌说:“等旗袍做好了我给您送来。”


兰姨笑得更开心了:“小源最乖啦~下次来喝姨煮的红豆汤呀~”


王源点了点头。


他想起了小时候每次因为想妈妈偷偷掉眼泪的时候,兰姨就会抱着他哄:“小源不哭了哦,姨给你做红豆汤喝好不好?”


王源找了沪上有名的老师傅给兰姨做了一身旗袍,酒红色绣着典雅的兰花。


可是等王源再来的时候,却只看到那家杂货店被烧的只剩半块招牌掉在地上。


旁边下棋的老大爷说:“惨哦,因为没交保护费两个人都被活活烧死咯……新老板娘还怪漂亮的真是可惜咯……”


当天晚上某个小帮派上下五十多号人被关进了郊区的一个废弃仓库。


王源把那件旗袍扔进了火里。


冲天的火光映得王源的眼睛红的仿佛要哭出来了一样。


王俊凯把王源的脑袋按到了自己肩膀上。


“还有我呢。”


一个多礼拜后王源晚上去厨房倒水喝撞见了王俊凯。


王源看了看那锅黑糊糊的东西,露出了一个疑惑的表情。


“我第一次做,你尝尝看怎么样。”王俊凯给王源盛了一碗。


原来是甜得能齁死人的红豆汤。


王源一言不发全喝光了。




帮里有些新来的小弟觉得王源看起来是个很好说话的人。


有时候新人犯了错还会偷偷跑去跟王源讨饶。


被堵在路上王源也不生气,还一脸认真地听。


王俊凯有次无意撞见了,觉得好玩极了。


他笑眯眯从后面溜达过来问那个新人:“你怎么不找我啊?”


新人吓得两股战战:“大……大哥,我……下次不敢了……”


王俊凯夹着烟又指了指跟在后面的小何:“你怎么不找他?就找王源呢?”


新人吓得都快跪地上了:“何……何……经理忙……源哥……源哥看着就面善……”


王俊凯哈哈大笑,让小何去招呼一声不要罚这人了。


后来小头目狠狠教训犯了错的新人:“你他妈的脑子包了生煎吃啊?真是蠢得丢老子脸!”


王俊凯那天有事没事就盯着王源看。


晚饭的时候王源开口了:“我的脸上有下饭菜吗?”


王俊凯站起身隔着桌子捏住了王源的下颌,拇指还抵在了王源的下嘴唇上:“我就是看看这副皮相是怎么把那帮小崽子迷得晕头转向的。”


“那你被迷住了吗?”王源问。


王俊凯灼热的呼吸拂在王源的嘴唇上:“你说呢……”


王源忽然笑了。


王俊凯看呆了。


王源收起笑容,拨开了王俊凯的手,继续吃饭:“傻了吧唧的。”


没多久帮里出了条新规矩:未经上面的传唤,不得随便越级找人。




王俊凯的生日自然是要大办一场的。


A城有头有脸的人物基本上都来了。


宴席结束之后,王俊凯并没有离开的打算,小何送来了一瓶酒、一桶冰、两只酒杯,就默不作声退下去了。


“来,坐我旁边。”王俊凯倒了一杯酒,拍了拍旁边椅子背。


王源坐了下来:“你今晚已经喝了够多了……”


王俊凯把酒杯塞到了王源手里:“喝。”


王源皱着眉,直接一杯灌下去了。


王俊凯又倒了一杯酒,还加了些冰,正要喝,王源直接抢过去喝了。


王源把空杯子往桌上一拍,大有王俊凯再倒他就继续喝的意思。


王俊凯笑了:“干嘛抢我的酒啊?今天我生日我最大,你不听我的?”


王源问:“你怎么了?”


“我妈生我的时候难产,我生日也是我妈的祭日……小时候我每次过生日我爸都不陪我过,后来我发现他在我生日的时候会来这儿,”王俊凯指了指地上,“一呆就是一天。”


王源听着没说话,这次换他倒了两杯酒。


“我妈是千金大小姐,她在生日会上遇到了我爸,就是这儿,”王俊凯垂头看着地板,“喜欢什么男人不好,偏偏看上我爸。”


王源把一杯酒递给了王俊凯。


王俊凯接过来,轻轻晃了晃,听着酒杯里冰块当啷作响:“我妈眼光真是不行……还好,我眼光不错。”


说完这句,王俊凯直勾勾盯着王源,把杯子举到嘴边抿了一口酒。


“你都没有送我生日礼物啊王源儿。”王俊凯忽然说。


王源把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我现在有的所有东西都是你给的,我实在不知道还能送你什么。”


王俊凯笑了,捏着酒杯的手在王源心口的位置戳了戳。


王源没等来他以为的那句话。


“那你给我唱首生日歌吧。”王俊凯说。


王源上了台,调整好了麦克风,看着坐在台下嘴角噙笑靠在椅背上的王俊凯,开始唱歌。


“我爸当年也跑上过台,给我妈唱了一首生日快乐……”




王源二十岁生日那天晚上他又上了王俊凯的床。


不过这回是他主动的了。


王俊凯送了王源一根真的大金链子做生日礼物。


和王俊凯第一次见王源时他带的那根假的一模一样。


那根分量十足的沉甸甸的金项链,因为王源俯下身啃王俊凯的嘴唇而垂落了下来,又随着王源起伏的动作一下下重重磕在王俊凯的锁骨上。


王俊凯没让王源把那根链子摘下来,只是翻了个身把人按在了下面。


王俊凯把泛红的锁骨凑到了王源嘴边说:“给我舔舔。”


可是因为前后剧烈的动作,这次换成了王源的牙齿重重磕在了王俊凯的锁骨上。


妈的。还是疼……




End & Good night




写最后一段的时候,本来是18,后来我想了想改20了,才不要这么便宜某人呢╯^╰


没看《明星大侦探》的快去看!我们源真是又聪明又可爱!看他讲话我就忍不住盯着他嘴唇看,然后完全没听他在讲什么hhh试问有谁不想亲亲他的小脸蛋呢?




评论(68)
热度(13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