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不出昵称的Kitty

致力于坚决杜绝任何时空背景下凯源be的可能

意想不到的婚约者(3)

凯源七百一十五夜项目进度:【142 / 715】


*星际+哨向+年下+先婚后爱的脑洞,不会很长,最多五六七八章~


*没有肉的abo是没有灵魂的,不过我也没那个胆子顶风作案_(:з)∠)_哨向设定里有个向导素,类似于abo设定中的信息素,所以本章“冰红茶味”安排上了√







月黑风高夜,睡人爬床时。


在此之前王源从没想过,有一天自己居然会在自己家里偷偷摸摸仿佛做贼一样,而且还是为了溜进婚约者的卧室。


这么想着王源都要不好意思了。


伯爵家的佣人们是有固定的工作时间的,工作时间之外他们会呆在庄园里自己的住所中。


据说这是祖辈们为了防止后人太过骄奢懒惰而立下的规矩,万幸也是因为这点王源至少不用担心被佣人撞见而觉得尴尬。


都怪王俊凯那个傻子,木楞楞的,王源各种明示暗示他都没什么反应。以至于王源甚是怀疑王俊凯是不是有双重人格了。


毕竟王源也看过王俊凯指挥战斗的记录视频,能轻易看穿敌人的各种诡计的人,怎么就弄不明我的意思呢?王源纳闷。


不过王源也必须要承认,王俊凯在战场上运筹帷幄的样子真是该死的让人心动。


听了医生的诊断之后,王源心里是又生气又心疼。


作为首席哨兵的王俊凯能力出众,但是相对的如果他的精神力失控造成的后果也是相当可怕的。简直就好比在家里放了一颗定时炸弹,王源是不可能任由这种潜在危险存在的。


虽然自己现在丧失了向导的能力,没有办法帮助王俊凯疏导精神力,可是不还有另一种方法嘛……作为婚约者,王源也应当去履行自己的责任。


今天早上吃饭的时候,王源坐在王俊凯对面,在丝绒桌布的遮掩下,故意用脚去蹭王俊凯的小腿,结果王俊凯差点把培根吃进鼻子里。


可惜Sunshine又跑出来凑热闹,脑袋一拱就挤到了桌子下面,居然硬是卡到了两位主人之间,得意洋洋地“霸占”了王源的脚,嗷呜嗷呜要王源用脚给它“按摩按摩”背。


王源只能眼睁睁看着王俊凯涨红着脸,匆忙离席。


不过宽松的居家服可遮挡不住什么……王源通过观察得出结论,王俊凯确实是个在各方面都很“优秀”的年轻人啊。


王源无声无息地潜进了王俊凯的房间。王俊凯居然没锁门?这么不设防?或者说真的把这里当自己家了?对此王源还是挺高兴的。


Sunshine就睡在王俊凯的床脚边,察觉到了动静,机敏地抬起头看了过来。


王源把手指竖在唇边“嘘”了一声,于是Sunshine好奇地歪头看着另一位主人拨开床幔爬上了主人的床。


虽然得到了王源的命令,但Sunshine又哪里是乖乖听话的性子。可它前爪刚搭上床沿,就浑身抖了一下。大老虎委屈巴巴缩回床脚装小猫咪,一动不敢动了。


王俊凯在王源一进房间的时候就醒了过来。


而且还知道了进来的是王源。


但是他决定先不吭声看看王源准备做什么,并且不由分说直接用精神力把企图跟上床的Sunshine按了回去,不许它捣乱。


天鹅绒的床幔里漆黑一片,仿古的四柱床又格外大,王源刚从亮着壁灯的走廊进来本来就看不太清楚,伸手一摸居然什么也没摸到。


人呢?


王源又试探性往床中间摸索过去。


王俊凯在王源站在床边的时候就不动声色地翻身坐了起来,挪到了另外一边,哨兵敏锐的五感让他的夜视能力也比普通人更优秀。


所以王俊凯清楚地看到王源穿了一件睡袍,姿势笨拙可爱地爬上了床,表情紧张又忐忑地四下摸索,又因为什么也没摸到露出了懵懂茫然的表情。


王俊凯忍不住伸手把人搂进了怀里,王源吓得“啊”了一声继而有些生气地说:“你故意吓我啊?!”


“我还没问伯爵深夜上我的床是打算做什么呢……”王俊凯圈着王源,发现王源在自己怀里动来动去,似乎很抗拒的样子。


王俊凯心里有些难受,但还是默默松开了手。他一直没有忘记过订婚典礼上王源抽回的手,所以这段时间搬进伯爵府里也一直努力保持距离以示尊重。


王俊凯可以委屈自己,但是绝对不想委屈王源。


谁知道恢复了自由的王源反而不高兴了,他用力把王俊凯仰面推倒在了床上,咬牙切齿地说:“真男人从不在床上废话!你到底做不做?”


王俊凯一翻身就和王源上下颠倒换了个位置,用实际行动告诉了王源他的答案。


居然真的只穿了睡袍……?发觉这点的王俊凯只觉得脑子里糊成一团,一股邪火蹭得蹿了上来,低头吻得愈发用力,仿佛要把王源整个吞吃入腹。


还好来之前自己做了准备……忽然一个想法从王源脑子里一闪而过:咦?为什么一开始就把自己的位置定在了下方?可是紧接着他就只顾得上感叹大的用起来确实舒服。


事后两人四肢交缠找了个彼此都舒服的姿势拥抱在一起。


“既然讨厌我为什么还……”王俊凯有点小纠结。


王源打了个哈欠:“你哪儿来的错觉?”


“订婚典礼上我握你的手你抽回去了……刚才也很不情愿的感觉……”王俊凯的语气委屈极了。


王源忍笑伸手摸了摸王俊凯的头,像摸Sunshine的大脑袋一样:“订婚典礼啊,哪有陌生人一上来就咳咳……刚才我也不是不情愿,我那是懒得听你废话……”


王俊凯听了这话简直心花怒放,捧起王源的脸亲个没完。


“等一下……”


“怎么?”


“Sunshine!”


被点了名不知道什么时候趴到了床尾的大老虎无辜地转过头。


此时王源的脸落在了王俊凯手里,脚露在了老虎爪下,可谓完全身不由己。


谁知道王俊凯眼中流露出了几分悲伤:“其实Sunshine是想Royan了……”


因为太累了王源脑子一时间都转不过了:“你怎么知道我的精神体叫Royan?”


王源自己都已经很久没有见过Royan了,也没有人敢在他面前随便提起Royan怕惹他伤心。


难道十年前王俊凯真的和自己有过交集?


可是为什么自己却完完全全没有印象?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你怎么知道我的精神体叫Royan?”


当时王源也是这么问的。


王俊凯把哼哼唧唧拱着王源脚的小Sunshine抱了起来,塞进了王源怀里:“它想让你抱抱它。”


王源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你能听懂猫讲话?”


因为个头太小总被餐馆的客人当成虎斑猫的Sunshine总是会凶巴巴地龇牙,可是被王源误会却一点也不生气,反而舒服地直咕噜。


……你是有多喜欢他、多信任他啊?


王俊凯看着Sunshine在王源怀里撒娇的样子忍不住想。


那时王俊凯对哨向相关常识都还一知半解,自然不知道精神体是主人的精神投射。Sunshine对王源的态度实际上就是他内心对王源感觉的一种表现。


从有意识起Sunshine就跟在王俊凯身边了,仿佛一只长不大的小老虎。


王俊凯的父母在科温经营着一家小餐馆,一年前有一伙人来店里吃饭,一言不合就打了起来。


谁也没有想到其中一个人居然是穷凶极恶的星际逃犯,还随身携带着危险武器。最终整片街区的人都不幸葬身于剧烈的爆炸中,只有在学校上课的王俊凯逃过一劫。


王源知道了王俊凯的经历也很同情,但还是忍不住说:“其实还是应该多读些书,知识可以给你很多帮助。”


爱兰德共//和//国规定的是五年义务教育,10到14岁的孩子需要到学校里读书。15岁刚好是天赋觉醒的年纪,16岁基本就可以完成了。


天赋觉醒意味着一个孩子究竟是哨兵、向导还是普通人,也决定了一个孩子今后一生的道路。


哨兵和向导的总数仅占爱兰德人口的四分之一,二者的地位远高于普通人。红白蔷薇军以及上下议院最基本的准入门槛就是哨向身份证明。甚至连高等院校基本上也只招收哨兵和向导。


命运是如此的不公平,而有些人甚至连改变它的机会都没有。


王俊凯点了点头,他没有告诉王源其实他也在看一些军事方面的书籍,他想要报考凯伊兰军校。


可是王俊凯的父母都只是普通人,一般来说这种情况下孩子觉醒的几率并不高。


而精神体的出现又是伴随着觉醒而来。王源没有从王俊凯身上感知到任何精神力,也就以为王俊凯的能力并没有觉醒。


所以王源压根没有意识到怀里那只“小猫”就是王俊凯的精神体。


虽然王源是向导,但是因为Royan对谁(包括主人在内)都是一副爱答不理的模样,导致王源不太经常放他出来,不然很容易让别人误会自己太目中无人。


王俊凯把王源捡回家,刚给王源擦干净脸,王源就醒了,等王俊凯自我介绍完,王源又累得晕了过去。


好在王源睡着前说了句:“不用找医生,我休息一下就可以。”


睡着的王源床边忽然出现了一只大狮子,它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精神有些萎靡,看了王俊凯一眼就合上了眼睛。


Sunshine试探性地凑了上去,闻闻嗅嗅,小心翼翼在狮子身边趴了下来。狮子又睁开眼睛看了看Sunshine,用尾巴把小老虎圈了起来继续睡觉。


原来王源是向导啊……王俊凯内心有些雀跃。科温本地居民中哨向数量少的可怜,王俊凯周围认识的人里一个都没有。


或许可以请教王源一些问题。但是看着王源那只威风凛凛的狮子,再看看自己的“小猫”,少年的自尊心让王俊凯没法开口。


王俊凯不知道王源的精神是向导中的“异类”,向导大多天性温和,精神体也一般是兔子啊鸟类这种没什么攻击性的动物。


而王源拥有的狮子让他在红蔷薇军中鹤立鸡群,连很多哨兵的精神体见了Royan都会吓得往后缩,足以证明王源的能力之强,甚至可以全方位碾压哨兵。


和王源的一段时间相处下来,王俊凯发现王源肯定是个贵族。王源的一举一动都有种说不上来的优雅风度,让王俊凯看着看着就发起了呆。


王源到底是遭遇了什么才流落到科温?王俊凯也问过这个问题。


原本只是一场最普通不过的演习,模拟解救被绑架的人质。“绑匪”提出要用一名红蔷薇的军//官做人质交换,王源就被推了出去。可是谁知道模拟的绑架居然变成了真的绑架。


王源略一思索,就猜出了肯定和平时与自己不对盘的那几个哨兵脱不了干系。王源和Royan配合默契,打晕了守卫,偷了一架飞行器逃了出来。


可是绑匪把王源的通讯器全部没收了,王源一时间也没有办法和外界取得联系。


现在的通讯器可以贴在手腕上,和第二层皮肤一样,非常方便携带。但是缺点也有,一旦被撕下来,那就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绑匪的设备不知道多久没有更新升级了,飞行器连定位功能都没有,王源一个人驾驶着飞行器没头苍蝇一样飞了两天两夜,实在是体力不支晕了过去,然后就坠机遇上了王俊凯。


王源并不急着回去,他这二十多年里基本上没有离开过首都星,加入红蔷薇军已经是他做过最叛逆的事情了。反正肯定能被父亲找到的,不如就当做度假好了。


不过王源遇到的第一大难题就是他不太习惯科温的食物。这个偏远的小星球上所有的食物都是人工合成的,王源的肠胃非常不习惯,前几天吃什么吐什么。


对此王源没说什么,倒是王俊凯看着心疼极了,他问王源还有什么能吃的。王源问这里有没有营养膏。营养膏是军中很常见的一种食物。营养丰富,味同嚼蜡。王源很嫌弃口感,但是眼下这种情况不容他挑剔了。


王俊凯说你等等就跑出了门,没一会儿居然真的拿回来一块营养膏。


“这花了你多少钱?”王源猜到王俊凯是去街那头的一家星际便利店买的,因为科温各种物资短缺,老板简直是闭着眼睛瞎开价。


王俊凯摇摇头,只说:“你吃。”王源觉得小笨蛋肯定被坑了,气势汹汹地带上Royan出门了。


很快王源就回来了,还给王俊凯也带了一块营养膏,并且把多给的那些钱全部都要了回来:“你也尝尝吧,不过下次不要再去那家黑店了。”你去了店主也不敢卖东西给你,他被我揍怕了。这句王源没说。


王俊凯咬着没滋没味的营养膏,觉得这是自己吃过最好吃的东西。


几天后王源已经能很好地适应人工合成食物了,他又瞄上了各种没有喝过的饮料。


第一次喝冰红茶的时候,王源虽然努力装作若无其事,但是那双好看的眼睛还是控制不住的亮了亮,于是被盯着王源舍不得眨眼的王俊凯发现了。


“这是用什么茶叶泡出来的?”王源晃着玻璃杯问。


王俊凯解释道:“这是一种人工合成的调味饮料,并不是茶叶泡的。”


王源极小声地咕哝了一句:“什么啊我的向导素居然是这种味道……”


这一句自然也没有逃过哨兵敏锐的听力。王俊凯有些忍俊不禁。


在现在这样一个自然资源短缺的时代,在爱兰德也只有极少数的人才能享受得起纯天然的东西。据说在首都星一颗白菜的价格就要上万水晶币,差不多等于一个中产家庭一个月的收入。


所以王源以前一直都不知道自己的向导素的味道像是什么。茶味中有点甜。但是并不同于市面上任何一种茶叶,无论加牛奶或者是蜂蜜都无法模拟出这种味道。


没想到居然在这颗偏远的小星球上得到了答案。


王俊凯也给自己倒了一杯,他喝一口就喂Sunshine一口,打烊了的小店里很安静,回荡着“小猫”吧嗒吧嗒用舌头喝冰红茶的声音。


“猫可以喝这个嘛?”王源笑着伸手点了点Sunshine毛茸茸的耳朵尖。


“没事的。”王俊凯话音未落,就看到Sunshine得寸进尺地一扭头,吧嗒吧嗒舔起了王源的手指尖。


王俊凯看着这一幕,鬼使神差地悄悄开启了和精神体的感知力共通。


从舌尖传来的柔滑细腻的感觉让人心都要化掉了,闻起来和尝起来居然真的带了点冰红茶的味道。


然后王俊凯又默默关了。


再晚点他怕自己会没出息地射在裤子里。






TBC & Good night






不正经访谈时间↓


Kitty:请问伯爵您在订婚典礼上甩掉少将手的时候心里在想什么?


源(气fufu):第二次见面就敢上手了!哪来的登徒子!



Kitty:请问少将对于Sunshine屡次打扰您和伯爵亲热、占伯爵便宜作何感想?


凯(冷漠脸):我可以申请去掉哨向这个设定吗?从源头上杜绝掉一切烦恼。



Kitty:请问伯爵您十年前为什么没发现少将是哨兵呢?


源(又羞又气):因为我当时受了伤,向导感知力在那个毛头小子之下!谁能想到他居然是黑暗哨兵啊!



Kitty:请问少将为什么您会出现精神状态混乱的情况呢?据悉黑暗哨兵是哨兵中最强大的一种,自控力和自我调节能力极佳,所以不要向导都可以啊。


凯(脸红成了番茄):……可以不回答吗?


源(嘚瑟):我帮他回答吧,因为胡思乱想还要硬憋着多伤身体啊!



Kitty:请问伯爵知道少将有时候会和精神体感知互通吗?


源(挑眉):嗯?


凯(羞得不行了):现在没有,只有过一次……那会儿小不懂事不禁撩……




我的心路历程↓


今晚之前:想看原耽年下了→唉没找到什么好文→对了我也有年下设定的文,没办法自己产出算了 


看了华表:啊啊啊啊又帅又可爱的两个宝贝→好甜啊啊啊啊我要晕倒了→快快快年上系列安排起来啊啊啊啊


摊手ing……



评论 ( 25 )
热度 ( 458 )

© 想不出昵称的Kitt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