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不出昵称的Kitty

致力于坚决杜绝任何时空背景下凯源be的可能

您因为未成年所以被限制游戏时间


凯源七百一十五夜项目进度:【137 / 715】



*灵感来自采访的时候问最有意义的一条朋友圈,源源回答说7号的时候他玩游戏,两小时一到就被强制下线了,于是发了朋友圈吐槽,游戏公司的大佬就来问他未成年呀,源源说是呀hhh


*非亲兄弟年上,总裁哥哥X高中生弟弟,“兄弟情人”系列


ps:虽然这个系列都是独立的短篇,但是因为涉及到一些父母家庭的设定,所以建议没看过本系列的宝贝点进文集从头开始阅读哦~至于看过的宝贝们,久等啦,Let's go!






王源忽然掉线了。


在2对2即将获胜的时候忽然掉线了。


YY里贺渐明立马就嚷嚷开了:“我靠?!王源你啥情况?你这给王俊凯放水放的太不明显了一点吧!”


开局之前王源说要保证公平,就把王俊凯赶到了隔壁房间里,此刻王俊凯也不知道王源那边出了什么情况,直接无视了喋喋不休的贺渐明问:“你那边怎么了?要我过去吗?”


王源又是好气又是好笑道:“没事,我被强制下线了,屏幕上弹出来一行字,说什么您因为未成年所以被限制游戏时间……”


贺渐明“咦”了一声:“你还没成年啊王源?”


贺曙光用鄙视的语气吐槽自己哥哥道:“你是金鱼啊?上次你不还问我给王源十六岁送什么生日礼物好吗?”


“对哦……我还真忘了……嘿嘿不好意思……”


“蠢得跟猪一样。”


“臭小子你怎么能这么说自己哥哥?”


“你难道不蠢吗?”


王源扶额。


这俩兄弟也是一对活宝,游戏开始之前就为了如何分组吵了十多分钟。


原本是王俊凯王源习惯性一组,然后贺渐明贺曙光一组。可是临开始前贺渐明忽然说道:“不行,王俊凯你不能跟王源一组,你俩一组岂不是稳赢了?这结果简直没有悬念了。”


“你这话什么意思?意思是我俩搭档水平不如他们兄弟俩咯?”听到这话贺曙光第一个不干了。


“本来就是,你个只会读书的书呆子!”


“我可是牺牲了去实验室的时间陪你玩这个无聊的游戏,你哪来的脸说我?”


最后吵出来的结果就是王俊凯贺曙光一组,王源贺渐明一组。


王源第一次和这对兄弟俩一起玩游戏,看他们的相处模式觉得有趣极了,扭头好奇地问王俊凯:“他俩一直都是这么热闹吗?”


王俊凯点点头:“日常。”眼见着王源脸上露出了跃跃欲试表情,王俊凯飞快地补充了一句:“我和你可吵不起来。”


王源无奈地撇了撇嘴,推着王俊凯让他去隔壁:“走走走,不要在我旁边窥屏,现在开始我们可就是敌人了!”


因为王源掉线了,所以现在目前是1对2的情况,无论如何也不愿意做猪队友的王源,灵机一动,扯下了耳机往王俊凯房间去了。


蹑手蹑脚来到了王俊凯背后,王源突然伸出一只手往王俊凯的脸上糊去,另一只手直接握住了王俊凯握鼠标的手乱动起来。


王俊凯被吓了一跳,左手按错了几个键,释放的技能跟着乱了方向,王源正要得意,就看到贺渐明的游戏角色和贺曙光的游戏角色缠斗在一起,一个没留神居然被王俊凯一个技能意外地击中了,倒地挂了。


“什么嘛……原来这才是猪队友!”王源气呼呼地撒开了捂着王俊凯眼睛的手,王俊凯却不依不饶地拉着王源的手,把人直接拉着坐到了自己腿上。


王俊凯看都没看电脑屏幕,也没关心结果,只是似笑非笑地看着王源说:“有你这样耍赖的嘛?嗯?”


王源心里警铃大作,挣扎着要从王俊凯怀里出来,却被王俊凯牢牢箍着腰动弹不得,只好主动服软:“兵不厌诈,只要能赢不管用什么都……唔……”


王俊凯身体力行地让王源知道了兵行险招是可以的,但是主动把自己送到“敌人”手里跟羊入虎口没区别。


王源被亲的嘴唇嫣红湿润,微微喘//息着说道:“能不能让渐明哥把我这张卡的权限改一下?我可不想每次玩到两小时就被强制下线。”


贺渐明他们公司最近又出了一款新游戏,王俊凯弄来了两张内测账号卡。按照王源的理解,既然是内测,那不就约等于是vip,自然可以根据玩家提出的需求进行改进了。


可是王俊凯只是在王源鼻子上刮了一下,语气亲昵自然,内容却十足可恶:“这你就别想了。”


王源气得鼓起了腮帮子,王俊凯趁机在他脸上嘬了一口。


王源一边故作嫌弃推开王俊凯的脑袋,一边心里暗想:回头他自己去找贺渐明说,这种小事想必游戏公司的老大一个电话就能搞定了吧。


谁知道王俊凯却仿佛知道王源心里在想什么似的,淡定地说道:“他是老大没错,可是这个游戏可是我投的钱。你说他该听谁的?”


王源完败。


后来王源还是不死心,私下找贺渐明软磨硬泡了一会儿,贺渐明总算是松口了。虽然因为原则问题没办法给王源改权限,但是他还是十分讲义气的给王源弄来了一张新的账号卡。


“你可千万别告诉王俊凯啊……”王源不放心地嘱咐道。


贺渐明就差拍着胸口保证了:“那不会,我可是很靠谱的!”


于是王源也就放心了。


可是如果贺曙光在旁边,一定会说:我哥那个坑货,他要是靠得住,母猪都能上树了。


贺渐明确实没告诉王俊凯,他只是用自己另外一个号,给列表里的好友群发了一条消息说那个账号自己不用了,以后游戏里有事直接找这个号。


本来内测账号卡的数量就不多,除了一些死忠玩家,基本上这些账号卡都到了贺渐明周围会玩游戏的朋友手里。


再死忠的玩家也不太可能有机会跟游戏公司的老大有什么接触,那么能让贺渐明特意发一条消息的人自然是熟人了。


王俊凯略一思索就猜到了那张账号卡究竟到了谁手里。


不过王源毕竟是个自觉的好学生,平时并不会花那么多时间去打游戏,像之前心血来潮组队pk也不过偶尔为之。


连带着那张新的账号卡王源也还没动过。


王俊凯要出差几天,临走前给贺渐明打了个电话,问能不能让他家的家政阿姨来兰亭序里住几天。


贺渐明果断拒绝:“我好不容易遇到个做饭好吃的阿姨,你就要挖我墙角,还是不是朋友了?”


王俊凯理直气壮:“不是你一直说你家阿姨做饭好吃吗?上次那道糯米排骨我带回去给王源尝了尝,他也夸味道不错。我怕我不在他不好好吃饭。”


“你这要是搁古代绝对是昏君一个啊!”贺渐明气的跳脚,“你让阿姨去给王源做饭,那谁给我做饭?你怎么不让王源来我家吃饭呢?”


“行啊,这主意不错。那这几天王源儿就麻烦你照顾了哈。”王俊凯秒答。


贺渐明哑口无言,这才反应过来王俊凯是挖了个坑等着自己往里跳呢。


委屈极了的贺渐明给在大洋彼岸留学的弟弟打了个电话大吐苦水,结果被贺曙光嘲笑了一通,心情更加郁闷了。


不过这份郁闷在见到王源之后也就烟消云散了。


贺渐明一见王源就搂着他的肩膀对王俊凯说:“我一见你家王源就觉得投缘,不如咱俩换换?把王源给我算了,让我家那个书呆子来给你做弟弟怎么样?再不济他也是个博士呢,这买卖不亏……”


王俊凯把贺渐明的胳膊拎开毫不客气地丢到了一边,拂了拂王源肩头并不存在的灰尘道:“不换。”


又把王源整个人圈到了自己怀里,王俊凯像抱着个大玩偶娃娃似的,说:“这可是我们家的镇宅之宝。”


王源回了王俊凯一肘子,王俊凯捂着肚子半真半假痛呼了一声,贺渐明幸灾乐祸笑得十分开心。


结果王源一听王俊凯叫唤就后悔了,以为自己下手太重了,赶紧问他要不要紧。


王俊凯借机把人搂进怀里,抱着哼唧哼唧要王源给揉揉,又在王源看不到的地方给了贺渐明一个“看我弟弟多乖多疼人”的眼神,气得贺渐明狂翻白眼。


贺渐明现在住的这套房子在白金湾,位置绝佳,很适合眺望江景。本来就是大平层,贺渐明还把隔壁那套也买了下来,两套并一套,六百多平,宽敞地足够王源玩滑板了。


原本贺渐明努力游说王俊凯也买在这里,和自己做邻居,结果被王俊凯拒绝了。


“兰亭序里哪儿好了?仿什么园林山水搞得跟老年人颐养天年的地方似的,树太多路太绕,那么大片地方才十八栋房子,也不怕晚上闹鬼。”贺渐明对王俊凯看上的房子嗤之以鼻。


王俊凯丝毫不以为意,给出的理由掷地有声:“可那算是学区房啊。X中的国际部和市重点Y中、Z中都在那片儿。”


贺渐明摸摸下巴:“你这一副王源肯定能考上的语气是怎么回事?难道你已经找了人给安排好了?”


王俊凯抄起楼盘宣传册子就砸了过去:“闭嘴吧你!我家王源儿可是学霸,这几所学校本来就任他挑!”


周五一放学贺渐明就把王源接到了白金湾,还热情地带着王源在自己家里兜了一圈,骄傲地介绍说这都是自己一手设计的。


王源有些明白了为什么王俊凯他们一圈人都喜欢管贺渐明叫“贺孔雀”。整个房子装修的仿佛下一秒就有皇帝要马上登基似的。


“他们那些俗人都不懂欣赏!小源你真是我的知己知音啊!”贺渐明激动地拍着王源的背。


等等,你到底是从哪里得出的这个结论啊……不过想到未来几天的伙食问题,王源选择了保持沉默。


吃完美味的晚餐,王源和贺渐明两个人捧着吃撑的肚子心满意足地瘫在沙发里聊天。在吃这一方面贺渐明和王源绝对是志同道合,嘴巴都刁,十分难伺候。


“你觉得我那些游戏里有什么最让你印象深刻的吗?”贺渐明的公司开发过不少人气很高的游戏,此刻遇到了一个未成年玩家,出于职业习惯就下意识想要点反馈。


“嗯……我想想……啊!双十一节日活动有个狗头箱子,我开了一百一十个,就突然跳出来一只巨大的狗,逮着路过的情侣玩家就大喊烧烧烧,哈哈哈太有意思了~”王源说着说着就忍不住笑了,笑得整个人都歪进了抱枕堆里。


贺渐明一下子坐直了身体,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原来那个时候是你在用王俊凯的账号!”


开一百一十个狗头箱子就能开出超级单身狗属于节日彩蛋的设定,原本那个箱子就卖的死贵,一般人最多闲得无聊开一两个意思意思,谁知道那天晚上居然真的有个土豪玩家一口气开了一百多个,成功开出了彩蛋。


贺渐明瞅了眼活动榜单,发现那个土豪玩家的账号居然是王俊凯的!这可不像是王俊凯会干的事,他第一反应就是给王俊凯打电话问他是不是被盗号了,王俊凯没有多解释只说没有被盗号就挂了,搞得贺渐明一头雾水。


王源捞了一个抱枕抱进怀里说:“那段时间我的状态不太好,王俊凯每天都在想方设法逗我开心……”


王源说的轻描淡写,但是实际情况却严重的多。


双亲那场交通意外之后,王源陷入了深深的自责和内疚之中,精神状况一度十分不稳定。甚至在本该上课的时间段跑到了校门口的马路上,幸好被门卫及时拉了回来,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王俊凯接到王源班主任电话的时候简直吓得魂飞魄散,也不管会议开到一半就撂挑子走人了。


看到王源垂头站在那里,王俊凯差点一巴掌扇下去,不过最后到底是舍不得,手重重抬起轻轻落下。王俊凯摸着王源的脑袋,对班主任说给王源儿先办休学吧。


之后王俊凯就把工作都搬到了家里,几乎是寸步不离守着王源。医生也看了,药也吃了,可是始终不见起色。只要他自己想通了就好,只有他自己不去钻牛角尖了才行。医生无奈地说。


王俊凯生平第一次觉得如此无能无力,他眼睁睁看着自己最爱的弟弟挣扎痛苦,可是却帮不上任何忙。这对两个人而言都是一种折磨。


陈颖知道了王家的事情上门探望。眼看着曾经让眼光高的自己也忍不住心动的相亲对象,不过几个月时间就憔悴如斯,着实有几分心疼。


“你可不能先倒下啊,你要是倒下了源源怎么办?先照顾好你自己知道吗?”临走时陈颖给了王俊凯一个拥抱,充满了朋友的关心和母性的温柔。


“谢谢。”王俊凯勉强笑了一下,送陈颖到了门口,“源源身边离不开人,就不远送了。你路上注意安全。”


陈颖挥手道别。


她确实对王俊凯很有好感,不过可惜王俊凯纯粹只是为了应付父母的安排才来的,吃完饭就礼貌却明确地表达了并没有这方面的意思。既然如此,陈颖觉得多一个王俊凯这样的朋友也不错。


王俊凯关上门一回头就看到王源脸色苍白地站在二楼,不知道站了多久。看到王俊凯转身,王源立刻转身朝房间走。王俊凯心里一紧,三步并两步追着王源上楼了。


结果王源房间里却没有人。


王俊凯轻车熟路地走到了壁橱边,敲了敲:“源源,我们有话出来说好不好?”


“……我不可以吗?”隔着壁橱厚厚的门,王源的声音翁里翁气的。


王俊凯听的不太清楚,耐心地轻声问道:“源源你说什么?”


壁橱的门刷地被拉开了,王源抱着膝盖蜷缩在里面,眼睛红红的,泪水顺着脸颊不断滚落下来:“我说,我不可以吗?你可不可以不要结婚?可不可以永远只和我在一起?可不可以永远只爱我一个人?……”


再铁石心肠的人看到这一幕都不可能无动于衷,更不要说王俊凯了。王俊凯一步迈进了壁橱里,两条长腿委屈地留了一半在外面,以一个奇怪又别扭的姿势把王源拉进了怀里。


王俊凯把王源的脑袋按到了自己怀里,低下头亲吻着他的发漩,柔声道:“只要你能好起来,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


王俊凯的手落在王源的后背上,轻轻拍着。王源这段时间瘦得形销骨立,睡衣下的骨头几乎硌人,王俊凯心里软成一片。


和王源的健康快乐相比,其他的那些都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等王源趴在王俊凯怀里哭够了要从壁橱里出来的时候,王俊凯腿都麻了。最后王俊凯还是拉着王源的手,稍微借了点力才站起来,胳膊还在壁橱门上磕了一下。


王源笑了。


王俊凯已经很久没有看到王源这样笑了。


王俊凯当时就想,只要能让王源永远这样笑着,自己做什么都心甘情愿。


王源没有细说,贺渐明稍微回想了一下,想起了那段时间王家出事没多久。王俊凯火急火燎地就带王源搬进了兰亭序里,看样子也是怕弟弟睹物思人、悲恸伤怀。


贺渐明拍了拍王源的肩膀,正要说几句安慰的话,电话就响了,接起来一听:“王俊凯?你那边几点啊你不睡觉打电话查岗?怕我把你弟卖了不成吗?”说着不耐烦地嘟囔着“这个弟控”把手机放到了王源耳边。


王源莞尔一笑,接过手机道:“嗯?啊,对,我手机扔房间里充电呢没在身边……你打了我五个电话?我手机静音了对不起啊……好好,以后放学了我就把铃声打开可以吗?”


贺渐明在旁边无聊地托腮听着王家兄弟聊天,忽然有些想念自家那个臭小子了。


王俊凯这次回来给王源带了国内还没有发行的游戏机,王源开心地搂着王俊凯的脖子主动送上了一个亲亲。


“就这样?”王俊凯舔着嘴唇意犹未尽。


“当然不啊!”王源眼睛亮晶晶的。


然后王源拉着王俊凯立刻试玩了新游戏机。


王俊凯:这跟我想的有点不一样……


两人一起坐在地毯上,王源靠在王俊凯怀里,手却从王俊凯胳膊外面绕过来,包着王俊凯的手:“跳跳跳!这里是要跳的!……哎哎哎你往哪儿跳?你这哪是跳,这是自杀好吧……跳过了,过了,回来回来!”


一轮通关之后可把王源累的够呛,整个人都软绵绵靠进了王俊凯怀里:“累死了我了……手柄游戏不适合你……”


王俊凯伸手把人捞起来一点,把自己的下巴放到了王源头顶上:“比你周末熬夜打游戏还累吗?”


“这有什么可比性,再说也不晚啊,我一点多就……”王源下意识说道,话说了一半就立刻意识到不对了,挣扎着把脑袋从王俊凯下巴底下抽出来,抬头看他,目光炯炯,“你怎么知道……?”


“就许你一个人有新账号卡了?”王俊凯微微低下头,嘴唇在王源鼻尖碰了下。


“我靠!感情那个谁是你啊!怪不得不开语音还催我早点睡!你……”王源瞪大了眼睛,磨着牙道,“太坏了!”话音刚落就朝王俊凯嘴唇上狠狠咬了上去。


这一口可不轻,王俊凯吃痛往后一仰,王源还故意使劲推了把。王俊凯顺着王源的意思躺到了地上,护着王源,让他如愿安稳地趴在了自己身上。


王源手撑在王俊凯胸口,撑起上半身,调整了一下坐姿,露出了一个你完蛋了的笑容,俯下去啃起了王俊凯的脖子,又亲又舔又咬仿佛晚饭没吃饱似的,嘴里还故意甜甜说着:“哥哥抱抱我……”


真是甜蜜的痛苦。


王俊凯翻了个身,盯着王源眼睛冒火:“不要撩我。”放完狠话就利落地爬起来逃跑了。


王源眨了眨眼睛,反应过来之后哈哈大笑起来,快乐地在柔软厚实的地毯上翻了个身,晃荡起腿。


王俊凯从门口探出头:“作为你上周熬夜玩游戏的惩罚,你这个周末不许玩了。不许讨价还价。”


“可是你也熬夜了!”王源不服。


“有时差啊,再说我是成年人了,不算。”王俊凯笑了笑。


“为什么我才十七岁啊啊啊!”王源在地毯上打起了滚。





End & Good night





写文的好处就是我可以让源源在这个系列里永远十七岁!永远未成年!永远是亲亲宝贝!(俊凯:我可以拒绝吗?)


我发誓我真的一丁点儿都不想写虐,可是我回顾了一下前文,感觉两人关系发生改变的契机什么的没怎么交代清楚的感觉。


写凯源时常让我有种困扰,我觉得压根不需要铺垫两个人的感情发展什么的,他俩就注定应该要在一起。作为写手其实这样想是很不对的(捂脸)


关于狗头箱,灵感来自我朋友。她妈跟她说收到了一个快递,是个狗头箱。她一脸懵逼让她妈发了照片一看,原来是印着line那个熊脑袋的ROY6的箱子。狗头箱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俩笑到不行,这么好玩的事一定要分享出来~


评论 ( 20 )
热度 ( 858 )

© 想不出昵称的Kitt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