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不出昵称的Kitty

致力于坚决杜绝任何时空背景下凯源be的可能

意想不到的婚约者

凯源七百一十五夜项目进度:【132 / 715】





之前说的星际+哨向+年下+先婚后爱的脑洞,不会很长,最多五六章~把我喜欢的各种元素融合了一下~


脑洞的灵感是我前几天做了个梦,我很久没有梦到凯源叻(对,我之前梦到过好几次凯源,不用太羡慕,嘚瑟ing),我觉得这个梦可能是在提醒我太久没有更新了,所以果断酝酿起这篇文2333


梦的具体内容的话,都是很大制作的酷炫场面,我在梦里看到俊凯在开战舰,穿着作战服的年轻帅气的将领啊,大家自行脑补一下有多帅!(尖叫ing)


还看到类似一个颁奖礼上,凯源穿着礼服,俊凯单膝跪地吻着源儿的手背,画面美到我要晕古七(再次尖叫ing),所以就有了这篇文(*>◡❛)







王源很久没有做这个梦了。


梦里王源正在艰难地控制着飞行器上的精神网,智能AI还一直喋喋不休地提醒着:匹配值过低,请注意……匹配值过低,请注意……


王源呼吸的时候能感觉到浑身上下每一块骨头都在痛,都在发出抗议,他此时的身体状况显然并不适合再继续消耗精神力驾驶飞行器了,他应该立刻马上躺进治疗仓里。


可是这里唯二的两个人中只有王源会驾驶飞行器。他不能冒险让一个完全的新手来操作,那恐怕比直接掉头冲进敌营死得更快。


王源咬着牙打开了手边的小储物格,发现居然只剩一支舒缓剂了,他用余光瞟了一眼地上,确实有四五只空的针筒。


以现在的状态再继续用舒缓剂的话,其实就是早死和晚死的区别而已了……但是这其实根本没得选。


王源面无表情把舒缓剂扎进了胳膊,他正要把药水推进去,有人先一步在他后脖颈敲了一下。


力道掌握得刚好,不至于伤筋动骨,只是让人陷入昏迷。


如果换做平时王源肯定可以避开并且狠狠教训下对方,然而此时他只能眼睁睁感觉到身体仿佛得到了休息的信号,缓缓停止工作。


在王源失去意识之前,他感觉到有一枚炙热的吻落在他唇边。


没有亲在嘴唇上到底是因为对方不敢?还是因为刚才飞行器意外地颠簸了一下?


王源思考着这个问题,可是显然没有办法得到对方的回答了。


每一次梦境都会在这里戛然而止。


王源甚至看不清梦里吻了自己的那个人的脸。


王源感觉自己有一只脚陷入了某种柔软的兽皮毯子里,但是等等,怎么会有毯子自带温度……


王源缓缓睁开了眼睛。


对上了一双湛蓝的大眼睛。


对方无辜地看着王源,两只爪子抱着他的一只脚,低下大脑袋讨好地舔了舔王源的脚踝。


被老虎舔着身体一部分的感觉可算不上美妙。哪怕这只是一只精神体而已。


王源用另一只没有被老虎抱住的脚在它毛茸茸的腹部充满警告意味地轻踢了一下。


然而老虎显然误解了王源的意思,它兴奋地翻了个身,王源可以清楚感觉到身下的床都随着这头庞然大物的动作震颤了一下。


王源无语地看着老虎吐着舌头,露着肚皮,发出吭哧吭哧的声音,仿佛期待被挠一挠的小猫咪似的。


王源深吸了一口气,喊道:“王俊凯!马上来把你的大猫给我领走!”


与此同时,王俊凯叼着一片土司,推开了王源卧室的房门。


每一天睁开眼,看阳光和你都在,那就是我要的未来。


不,这对王源而言简直就是折磨。


“Sunshine,下来!我跟你说过了不可以随便进伯爵的房间的……”


老虎懊恼地咕噜了一声,恋恋不舍从王源的床上蹦了下去,一步三回头走到主人身边。


王源怀疑Sunshine如果再继续来几遍,他就需要换一张新床了。


在脚恢复自由以后,王源果断用被子盖住了自己的脑袋,下了个无声的逐客令。


继而王源绝望地意识到,王俊凯已经是他住所的另一位主人了。


正式的那种。





六个月前。


王源在听到王俊凯的名字的时候愣了一下,下意识地问道:“谁?”


上议院主//席,一位须发皆白的老人家,体贴的补充道:


“王俊凯,前不久刚被授予一等荣誉勋章的少将。要知道,以他的年纪,能够取得现在的成就,真的是一位非常优秀又充满了潜力的年轻人啊……”


前不久的典礼王源是作为上议院的贵族代表出席的。


不过因为主客观上的各种的原因,王源现在已经早已对于这些事失去了兴趣。


在王源眼里,那个站在台上的年轻人不过是一个可怜的毫无背景的、方便下议院那群自视甚高的大人物们拿捏的傀儡罢了。


谁知道现在这个王源以为的傀儡,居然胆大包天到对自己提出哨向结合申请?!


王源心里五味杂陈,不过脸上却丝毫不显:“这到底是那边的意思,还是他本人的意思?”


主//席慈祥地说道:“我想那位年轻人的意愿应该占了绝大部分。”


王源听到这话惊讶了一下,看来王俊凯并不是他所以为的毫无背景的年轻人。主//席适时补充道:“他是下议院那位大人的养子。”


“呵,养子……”王源把玩着手上标志着伯爵地位的戒指,“既然如此,我想其实我根本没有拒绝的余地吧?”


“不不不,我们总应该适当给予年轻人一点爱的考验。”主//席笑眯眯地说。


老狐狸。王源心里暗道。既然如此,他总要也拿到一些好处。


“我要拿七成。”


“六四怎么样?”


“免谈。”


“好吧好吧,就算是给你的新婚贺礼了。”


“这话听起来并不那么让人愉快……”





王源也是事后才知道,上议院给出的条件是让王俊凯清扫完KY715星球。


清扫,听起来很轻巧,实际上KY715星球上除了丰富的贵金属资源,还有数之不尽的虫族。


要想把这颗星球清扫到可供开发的程度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可王俊凯竟然只用了半年不到的时间就提前完成了任务,比计划的时间提前了整整一年。


而这也意味着王源要比他预想的提前整整一年和王俊凯……履行婚约。


“可是为什么?我早就已经丧失了向导的能力,他作为首席哨兵却偏偏要选择我?一个对他而言毫无帮助的人?我甚至都没办法帮他竖立精神屏障……我真的不明白。”


王源晃着酒杯,脸上写满了不解。


对面的友人露出了一个“我就知道”的表情,他说:“你对自己的魅力真的一无所知!我早就跟你说过了,光是一个爱兰德,想和你上床的人就要排到另一个星系去了!”


王源差点呛着了,无奈地挥了挥手:“咳咳……别逗我了,我又不是二十五岁的毛头小子,难道你觉得我听到这话会欢呼雀跃?”


这时侍者端上了最后一道餐后甜点,在听到甜品名字“真挚的心”后,王源忍不住挑了挑眉。


友人笑着举杯道:“其实我想说,那小子可能真的只是喜欢你而已。反正之后有的是时间留给你自己去验证。不管如何,提前祝你新婚快乐!”


“……这句话我最近真的是听到再也不想听了。”





两人的订婚典礼可谓空前盛大。


上议院的贵族们似乎铁了心要借这场婚礼,给那些“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们”瞧瞧什么是真正的贵族。


下议院的大人们也有意思在这场婚礼上,让那些“娇生惯养混吃等死的蛀虫们”看看新的栋梁和希望。


王源倒是乐得清闲,他只是在自己的礼服上提出了几个小小的改进意见。


在两位议院主//席轮番进行冗长发言讲话的时候,王源心不在焉地想着,和一个只见了几次的人订婚什么的真是很“贵族式”结合。


站在他身边的王俊凯似乎注意到了王源的走神,他在王源放在膝盖上的手背上轻轻挠了一下。


王源回过神,侧脸看他,诧异地看到自己的婚约者露出了一个有些害羞又有些期待的眼神。


王源换了一个坐姿,不动声色地把王俊凯的手从自己手上弄了下去。然后王源有趣地发现,王俊凯沮丧的情绪几乎要实体化成一朵小乌云飘在头顶上了。


当晚,王源并不意外地收获了一枚喝的醉醺醺的婚约者。


王源没有选择在书房处理今天的工作,而是选择了坐在王俊凯的卧室里等一会儿。


万一王俊凯被自己的醉后呕吐物弄到窒息而死,王源怀疑下议院那帮人会很乐于没收自己的财产,并让自己在监牢里度过余生。


没想到王俊凯的醉后表现良好,只是安静地在睡觉。


王源看完了今天的几份报告书,决定最后走到王俊凯床边看一眼,然后就回房睡觉。


谁知道他刚走到床边,王俊凯就微微睁开了眼睛,像是在说梦话,却又准确无误地握住了王源的手。


“别走……别离开我……十年……我用了十年,才能又来到你身边……”





TBC & Good night





关于源儿的精神体是什么动物,大家可以猜一猜(๑◝ᴗ◜๑)至于向导的能力,放心,我这种亲妈不仅包办婚姻,还会包办治疗哈哈哈~



评论 ( 37 )
热度 ( 533 )

© 想不出昵称的Kitt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