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不出昵称的Kitty

致力于坚决杜绝任何时空背景下凯源be的可能

姿势不对,山崖重坠(下)

七百一十五夜项目进度:【97/ 715】


一个正道侠客和魔教教主一起掉下山崖之后的故事。


越写越长啊啊啊Σ(゚∀゚ノ)ノ字数8K+了啊啊啊∑(°口°๑)❢❢看来我对武侠的热爱被彻底激发出来了2333


话说这张官图很帅呀!没有pser修一修吗?那个大毛笔我看着特别出戏,感觉下一秒就要冲上去打扫卫生擦玻璃了(•́ω•̀ ٥)






上章戳这里 






王源睁开眼,映入眼帘的就是王俊凯的睡颜。

 

 

王源枕在王俊凯的腿上睡了一宿,居然睡得还挺香的。趁着王俊凯还合眼安睡着,王源就肆意打量起来。凭心而论,王俊凯生得真是不错,剑眉入鬓,还有一双桃花眼,鼻梁高挺,足够称得上英俊潇洒、长身玉立。

 

 

“好看吗?”王俊凯忽然出声道,眼睛还没有睁开。王源大大方方地回答说:“没我好看。”说着还抬起手,想要摸一摸王俊凯的下巴再调戏一番,结果绕在他手腕上打瞌睡的银环蛇睡昏了头,随着王源的动作直接啪叽一声砸到了他自己的脸上。

 

 

“……噗。”王俊凯到底没忍住还是笑了出来。王源气得拎起小花的尾巴就朝王俊凯身上扔,小花懵懵懂懂地发现一觉醒来就换了个窝,它也不介意索性环着王俊凯的手腕继续呼呼大睡睡。王源恨得牙痒痒开始考虑要不干脆把这家伙做成蛇羹算了。

 

 

篝火已经熄灭了,架在边上的外衫一晚上也干的差不多了,王源抄起来就往身上披,王俊凯拦了一把,把他的大红外袍接了过去:“沾着秋露呢,直接穿要着凉的。”王源看着他又故技重施,用内力把衣服弄干了,忍不住说:“大丈夫不拘小节……你的绝世武功用在这上面岂不是杀鸡用牛刀?”

 

 

王俊凯笑道:“举手之劳,何乐而不为呢?”说完把那件袍子抖开,作势要给王源穿上。王源也不推拒,欣欣然享受了一回。武功练到一定境界就寒暑不侵,冰天雪地一袭单衣摇着扇子追求风流倜傥的大有人在,不过也有人会根据节气规规矩矩的穿衣。王源就属于前者,而王俊凯就属于后者。

 

 

不过幸好王俊凯还穿了件狐狸毛披肩,睡起来还是很软和的,王源出神地想着,乖乖地任由王俊凯动作。王俊凯猜王源自己怕是不会束冠,就干脆自己动手帮他弄了。

 

 

没有梳子,王俊凯就用手指轻轻地梳着王源的头发,恍惚间竟生出了一种仿佛两人新婚燕尔、耳鬓厮磨的错觉来。为了避免自己继续想入非非,王俊凯主动找话说道:“你好像很喜欢穿红色?小时候看到你的时候也是一直穿着红衫……”

 

 

“这是宫规,只有宫主可以穿红色,乾碧宫以红为尊。”王源不以为意地解释道,并不知道自己随口的一句话又引得王俊凯胡思乱想起来。王源肤色白皙,穿红色极好看。艳丽却不女气,有种一种嚣张锐利、咄咄逼人的美感。

 

 

一枝红艳露凝香,云雨巫山枉断肠。

 

 

二十来岁的年纪,动了心自然是要起性的。两人本来就是前胸贴后背的姿势,王俊凯身体的变化王源自然是清楚地感觉到了,他往前迈了半步,转过身好整以暇地调笑道:“在这荒郊野外还能有如此好兴致,在下佩服……”

 

 

王俊凯被说得面上发烫,转头去寻自己的衣服,没有看到王源发丝间绯红的耳朵。

 

 

不远处是个深潭,潭水清冽,王源洗漱完忍不住把手伸入水中拨动了两下,一圈圈涟漪荡漾开去。山清水秀,人可入画。王俊凯看入了神,可惜画中人忽然抬起头说道:“等会儿烤鱼吃怎么样?”一条肥硕的鱼儿吓得甩着尾巴游远了。

 

 

王俊凯笑道:“都依你。”王源满意地站起身,手里拈了一朵鹅黄色的小野花,路过王俊凯身旁时出手极快地将花儿别在了王俊凯鬓边。王俊凯故意做了个妩媚的表情,还学着女子行了个礼:“多谢公子簪花。”

 

 

王源摆摆手示意不必客气,又说昨儿的野果很好吃。王俊凯听出来他这是又想吃了,便说再去摘一些。王源饶有兴致地跟着王俊凯到了棵果树下,正是金秋时节,枝间硕果累累。

 

 

王源举目望了一会儿,也觉得手痒,就从地上捡了颗小石子,一扔一个准,一颗果子被砸了下来骨碌碌滚落到了地上。王源刚把果子捡起来就听到一阵枝叶响动,抬头一看,只见王俊凯站在树上,把衣袍下摆系在了腰间仿佛小兜似的已经装了不少果子。

 

 

见王源看着自己,王俊凯解释道:“你喜欢吃,我就多摘一点。”王源把果子在袍子上擦了擦,张口就啃。此时他也意识到王俊凯对自己实在是好过了头。

 

 

王俊凯,堂堂崇阳门掌门的关门弟子,相貌、武功、门派身份都没得挑,多少侠女闺秀的梦中情人、佳偶上选,可是在自己面前殷勤地跟那个喜欢厨娘女儿的小侍卫差不多。那个小侍卫好像也爬过树,为了给小姑娘取挂在树梢上的纸鸢……

 

 

不过王俊凯的武功和那个小侍卫自然是云泥之别,上树的时候王源没注意,但是跃下来的动作很是轻盈潇洒,要不是怀中还抱着一堆野果,跟话本里那种从天而降的盖世英雄也没差了。

 

 

王源眨了眨眼睛,忽然问道:“王俊凯,你是不是喜欢我?”方才落地的王俊凯差点崴到了脚,有些手忙脚乱的站定了,抱着一堆野果红着脸半天说不出话来。王源心下了然,从王俊凯怀里又拿了一个野果,说:“既然如此,我便收下了。”

 

 

收下什么了?是说这颗果子,还是这份心意?王俊凯抱着一堆果子,看着前面王源的背影,举步跟上,心里又是忐忑又是欢喜。

 

 

在林中辨明方向对于从小在野外历练的王俊凯而言自然是小事一桩,他问王源想去哪边看看,王源想了想说南边吧,因为他记得十多年前他自己住的小屋就在南边。

 

 

王俊凯心道其实你那屋子在东边,根本不在什么南边。不过他不仅没有指出王源的错处,反而还真的领着王源朝南边走。

 

 

在这山崖之下,两人可以是故交知己,可以是挚友同伴,但是一旦出去了,那就是正邪不两立。只要一想到这点王俊凯就觉得胸口发闷,甚至隐隐觉得若是永远都找不到出路也未尝不是一件坏事。

 

 

谷中林木葳蕤,茂盛繁密,两人走了约莫一个多时辰,连屋子的影子都没有看到,王源忍不住问:“这真的是南边?你没有带错路吧?”王俊凯一脸无辜地回答道:“是南边没错啊。”王源只好继续跟着王俊凯走。

 

 

又走了大约一炷香的功夫,居然真的来到了一处开阔的地方,遍植柳树和桃花,可惜现在时令不对,枝叶零落,有些无精打采。远远的还能瞧见中间有一座小屋。

 

 

“好像不是这儿……我记得我那个屋子门口有棵古树,还有个秋千。”王源皱眉道。王俊凯神色温柔,笑着说:“是啊,我还给你推过秋千。你总嫌我推的不够高呢。”

 

 

王源哼了一声:“小孩子力气小……”王俊凯伸手牵住了王源的手,说:“那待会儿找到了你那屋子,我再给你推秋千可好?”

 

 

“多大的人了,谁还玩秋千啊。”王源嘴上这么说着,却没有挣开王俊凯的手,反而任由他牵着,只是自己率先大踏步往前走去。王俊凯看了眼两人交握的手,又看了看王源发红的耳朵,笑眯眯地跟了上去。

 

 

两人走到近处,发现小屋外面有一道篱笆,竹门之上挂了一块匾,匾上写着“怜花小筑”。四个字矫若惊龙、苍劲有力,王源看着赞了一声好字。

 

 

王俊凯敲了敲门,扬声问道:“请问有人在吗?”王源白了他一眼:“你们这些自诩正人君子的,就是喜欢一套一套的。看看这门上的灰,肯定是许久没有人住了。”说着直接试着推了一把门,竹门也就开了。

 

 

小院乍一看平平无奇,王源却拦在了王俊凯前面,正色道:“等等……这屋主看来绝不是什么普通人,院中居然还设了奇门阵法。你跟着我走,小心不要踩错了步子。”

 

 

临进屋的时候王俊凯松了口气,脚下一个没留神踩错了一步,王源扯着他的袖子往前急奔了几步,眨眼间王俊凯方才踩错的地方就冒出来一排钢刀!若是反应慢点此刻早已被扎成了马蜂窝。

 

 

王俊凯心有余悸道:“这屋主到底是什么人?难道仇家很多?不然怎么连自己住的地方都布置成这样?”王源耸了耸肩说:“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屋外看起来普普通通不甚起眼,可是屋里却富丽堂皇到让人瞠目结舌的地步。王俊凯屈指敲了敲用以照明的硕大的夜明珠道:“这屋主想必很有钱,还很会享受。”王源背着手在欣赏墙上的一幅山水画:“品味修养也不凡,这画是王摩诘的真迹。”

 

 

两人又在屋里四下转了转,处处都是精巧别致,王俊凯忍不住感慨:“这样一处好屋子,说不要就不要了,未免太任性了。”王源沉吟道:“我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王俊凯问道:“怎么?”王源捏起桌上倒扣的茶盏把玩,白瓷细腻,釉色鲜妍:“杯子碗筷都是两副,可是卧房中却不见女子常用的胭脂水粉……”王俊凯只觉得王源的手指同白瓷几乎一般颜色,忍不住就握在手里揉捏起来低声道:“或许就是两个男人住在这里呢。”

 

 

呼出的热气拂过耳畔,王源不由自主颤抖了一下,把手从王俊凯手里抽了回来,瞪了他一眼。王俊凯也不恼,反而笑嘻嘻地跟在王源后头。

 

 

平时在门派里身为掌门师兄,面对那些师兄弟们王俊凯自然是要端着些,也不常笑,不怒自威,自打落下山崖之后反倒一身轻松,王源又是个不拘礼的,两人相处起来这才有了点年轻人的生气活泼。

 

 

这屋主人也是奇思妙想,秋千不放在院子里,倒放在书房里。王源看到秋千便想起之前王俊凯说的要给他推秋千的事来,不知不觉的唇边都挂上了笑。王俊凯得寸进尺凑到王源面前说:“你坐上去,我推你。”

 

 

王俊凯样貌生得极好,眉眼含笑的时候自有一股风流味道,怎么也让人讨厌不起来。王源看了他一眼,到底还是坐上了秋千。方才推了一下,王源就说:“再高一点。”王俊凯微微用力,秋千绳就同地面齐平了,王源伸手一勾,从梁上拿下了一个锦盒。

 

 

秋千停了下来,王源抱着锦盒就要打开,却被王俊凯挡在了前面:“小心暗器,我来。”可是不曾想这盒子上还有锁,王俊凯看了看道,“是七巧玲珑锁。只有找到钥匙才能打开,若是用外力破开的话,里面的东西就先毁了。”

 

 

王源拿起盒子摇了摇,听声响里面像是一本书,不由笑道:“里头怕是有什么绝世秘籍,你拿出去就可以一统武林了,我看书里都是这么说的。”王俊凯也跟着笑:“那我也是沾了你的光,要真是什么秘籍也该咱俩共享才是。”

 

 

两人又在屋里一通翻找,却不见钥匙的踪影。王源说:“这屋主人也是个妙人,不该只留了锁却没有留下钥匙的道理。”王俊凯点头道:“我也觉得,而且这钥匙应该就在屋中才对。”

 

 

书房中挂着一幅字,想必是屋主人的墨宝,两句诗一句写的内敛宁静,一句写的肆意潇洒,一看便是出自两人之手。

 

 

不愿青山独往,但求白首同归。

 

 

将白乐天的诗句“当君白首同归日,是我青山独往时”稍作改动,生出了几分缱绻柔情。王俊凯站在字前看了一会儿,忽然伸手将装裱好的卷轴翻了过来,果然看到了一把固定后面的钥匙。

 

 

王源纳闷道:“你怎么知道钥匙会在这里?”王俊凯笑道:“我猜这锦盒是一位所藏,这钥匙却是另一位所藏。从这幅字就不难看出两人的性格,所以……”王源“哦”了一声:“藏钥匙的这位恐怕跟你一样是正道出身的大侠吧。

 

 

王俊凯笑笑也不反驳,用钥匙开了锦盒,取出了一本书来。王源一看封皮上的字就惊呼出声:“《怜花宝鉴》?!这屋主人居然是王怜花?!”王俊凯也惊了:“那另一位岂不就是……?”两人对视了一眼,彼此眼中都是难以置信。

 

 

王怜花人称“千面公子”,文武双全,惊才绝艳,所学之杂,涉猎之广,纵使已经过了几十年武林中也难有可以与之比肩的第二人。《怜花宝鉴》是王怜花倾尽毕生心血所著,里面不但有他的武功心法,也记载着他的医术、毒术、易容、放蛊、摄心术等等。

 

 

武林中人梦寐以求的绝世秘籍像是孩童游戏一般被藏在梁上,传说中应当携着娇妻挚友买舟入海去寻访仙山的沈浪,眼下看来竟是带着王怜花隐居于此了。快活王虽然葬身于火窟,但他富可敌国,王怜花作为其子哪怕只继承了一部分财宝也能衣食无忧了。

 

 

所以别说是一间屋子了,这样的屋子扔个千百间也不在话下。

 

 

凯源二人捧着书一道翻看了一会儿,只觉腹中饥渴,再一看竟然天色已晚。王源伸了个懒腰,对王俊凯说:“烤鱼吃去!”王俊凯笑道:“那你在此等我,我去去就回。”王源反问他:“你也不怕我一个人揣着秘籍就跑?”王俊凯若有所思:“这倒也是,那我不如把你栓在裤腰带上走到哪里都带着?”

 

 

最终两人一路轻功回到了早上的水潭边,王源得意道:“我比你快!”王俊凯颔首:“是,那么你来?”王源默不作声后退了半步,下水捉鱼、生火烤鱼什么的他可做不来。王俊凯顿时笑得直不起腰。

 

 

既然有床可以睡,做什么还睡外面。王源等王俊凯把床上收拾妥当,扫灰掸尘完毕,就舒舒服服往上面一躺:“你去睡那边的榻去……”王俊凯正在解剑,听到这话道:“这床大的很,再躺三四个人都不成问题,为什么……”

 

 

话音未落王源忽然骨碌爬了起来,火烧屁股一般离开了床,王俊凯就站在床边,差点被他推了个趔趄,连忙把王源扶住了问:“怎么呢?见鬼了?”王源脸上的神色一言难尽,只是一把推开王俊凯自己往榻走去。

 

 

王俊凯不明所以,只道王源是不愿意与他同床共枕别扭着呢,直到他自己在床上躺平时,顿时哭笑不得。原来是床帐上栩栩如生地绣着龙阳十八式。

 

 

感慨了一番前辈们的闺房之乐,王俊凯干脆侧身而卧。正好能看到王源的背影。榻有些窄了,好在王源瘦削,侧卧也可。王俊凯看了一会儿,起来悄悄走了过去,只见王源已经睡熟了。

 

 

王俊凯弯腰把王源抱到了床上,王源居然没醒,反而颇为安心地往王俊凯怀里拱了拱。王俊凯在王源眼睛上亲了亲,这才合眼睡了。

 

 

早上王俊凯只觉得脸上凉凉的,一睁眼就看到小花冲他吐信子,王俊凯捏着小银环蛇的尾巴把它从自己脸上取了下来放到了一边。王源似乎是被他的动作惊扰了,一把环抱住了他的胳膊不悦道:“还早呢,你再陪我睡一会儿。”王俊凯简直求之不得。

 

 

这天二人又在谷中找了一会儿,果然找到了王源当年住过的小屋。王源站在树下,摸索了一阵,在某个地方敲了三下,一旁就忽然出现了一条通往地下的石阶:“我想起来了,从这里就可以出去了。”

 

 

这时天空中出现了一只盘旋的鹰。王源道:“这是左护法养的鹰,待会儿他们就能找到这儿了。我们快走!”王俊凯有些不敢相信:“你不同他们回去?”

 

 

王源摇了摇头,拎着小花的尾巴把它挂到了树梢上:“我自小在乾碧宫中长大最远也不曾出过蜀中,趁此机会就让我偷懒躲闲一段时日吧!他们看到小花就明白我的意思了,走!”

 

 

王俊凯被王源牵着在漆黑的地道里疾走,居然想到了红拂夜奔的故事来,不禁莞尔。

 

 

出了谷的二人去江南看过了杏花烟雨,去大漠看过了落日烟霞,还去了草原骑马,去了海边捉蟹,最后到了洛阳。

 

 

“可惜现在还不是牡丹花期,否则满城绝艳才真是好看呢!”王俊凯笑着给王源倒了一杯茶。王源吃完了最后一块桂花糕,拿起杯子一饮而尽:“那等下次我来看花。”

 

 

其实关于王俊凯和王源的故事还有很多:

 

 

比如后来两人每年都会抽空摆脱一身俗事天南海北到处玩;

 

 

比如王俊凯把秘籍中武学心法和医术的部分印成了书,在市井中流传,让想学的人自己去学;

 

 

比如王源贴身带着的小锦囊里装着踟蹰花的种子,两个人第一次亲热的时候小锦囊啪叽掉出来了,王俊凯脸都黑了,问王源这是哪个姑娘送他的居然还贴身带着;

 

 

比如崇阳门掌门大寿的时候,乾碧宫派人送来了六十朵碧绿踟蹰花做贺礼,第二天很多门中子弟连连跑茅房,掌门说这花只有润肠排毒的功效你们这些年轻人就是喜欢偏听偏信……

 

 

此是后话,按下不表。

 

 

 

End & Good night

 


 

防屏蔽好运气综合大大大礼包 



评论 ( 55 )
热度 ( 479 )

© 想不出昵称的Kitt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