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不出昵称的Kitty

致力于坚决杜绝任何时空背景下凯源be的可能

姿势不对,山崖重坠(上)

七百一十五夜项目进度:【96/ 715】


虽然题目看起来很不正经,但是其实内容很正经的。这是一个正道侠客和魔教教主坠崖后的故事。大力赞美俊俊诛仙的古装造型!!!


图片cr: 咕噜咕噜喵喵Tang (产出不易,大家喜欢的话记得戳左边去转评赞哦~)


 



“上回说道,那崇阳门的王俊凯同魔教教主王源一同坠落山崖。诸君不知,凡是见过王源的人都道,柳飞飞应该把名头让给他才是……”台上说书先生讲得头头是道,台下众人听得津津有味。

 

 

忽然听一人纳闷道:“柳飞飞是谁?排名第一的武林高手吗?”这声音清冽,如幽泉出谷,出声的是一位正捡着碟中核桃仁慢条斯理吃着的红衫公子。他品貌非凡,美如冠玉,说话时顾盼神飞,风光霁月。厅中闻声好奇望过来的人大半都瞧着他的脸瞧痴了。

 

 

与他同桌的是个一身劲装的侠客,鬓若刀裁,玉树临风,器宇不凡。他不知使的什么巧劲,只两指轻轻一夹,核桃便从中间裂开了,剥出来的仁儿完完整整的,他一直往碟子里添着核桃仁,听到这话手上顿了顿:“呃……”

 

 

这两人坐在一处宛如日月相辉,气质不同,却都光彩夺目,叫人移不开目光,厅中不少女眷都在偷偷打量着他们,直看得俏脸飞红。正如珍珠在沙砾中也难掩光华,纵然在这边陲小镇此二人一看也不是什么寻常人。

 

 

可是偏偏有人就是不长眼睛。旁边一个喝茶的胖子不屑地打量着他俩,嗤笑道:“呵,连武林第一美人柳飞飞都不知道,哪里来的乡巴佬?”

 

 

那红衫公子一听这话,脸上神情顿时变幻莫测,拳头紧了又松,咬牙切齿说道:“要是让我知道这话是谁传出去的,我非拔了他的舌头不可!”

 

 

伴着他这句话,说书先生也讲到了市井百姓最喜闻乐见的部分:“……其实那王源是女扮男装!正好又寻得了那本失传已久的《阴阳合欢录》,两人席天幕地、颠鸾倒凤、好不快活!”

 

 

红衫公子听到这里已是怒不可遏,面似寒霜,二话不说从筷筒中抽了一只竹筷,他动作极快,电光火石间周围人甚至不知道发生了何事。

 

 

只有那劲装侠客把他的动作瞧了个分明,眼瞅着那只直奔说书先生面门而去的竹筷,也取了一只竹筷。

 

 

两只筷子在说书先生眼前相撞,前面那只失了准头,堪堪偏过了要害。说书先生只觉得劲风袭来,下意识一闭眼,再睁开只见两只筷子已经齐齐没入木头桌子里,只剩了小半截儿露在外头。厅中霎时间鸦雀无声,众人大气都不敢出。

 

 

说书先生吓得脸色煞白,腿直哆嗦,恨不得钻桌子底下去:“两位英雄,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红衫公子哼了一声,道:“那王源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大丈夫!你勿要胡乱编排!”说书先生噤若寒蝉地连连点头。

 

 

旁边的胖子也吓得够呛,捧在手里的茶盏抖得叮哐做响,只庆幸刚才没有说出什么更过分的话来,不然恐怕小命不保。

 

 

说书先生喝了口茶,又摇了半天扇子,脸色这才缓了过来,他继续说道:“其实那王源啊,是个武艺超群的盖世英雄,不过英雄惜英雄,两人捡到的其实是失传已久的《鸳鸳谱》……”

 

 

“什么谱……?《源源谱》?可是有哪位前辈高人与我同名?此书乃他所著?”红衫公子又好奇道。

 

 

旁边的胖子这回急忙笑脸相迎,殷勤地解释道:“公子不知,鸳鸯鸳鸯,鸳为雄……哎哟!”忽然一颗核桃砸中了他脑门,劲装侠士扫了他一眼,胖子立马老老实实闭上了嘴。

 

 

可是台上的说书先生嘴皮子实在是太利索了点:“于是两人天雷勾动地火,席天幕地、干柴烈火……”

 

 

红衫公子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劲装侠士连忙跟着站了起来,搂着他的肩膀说:“我知道城东有家点心铺子,百里闻名……”又在桌上放下了几两碎银,连哄带拽愣是把人扯出了茶楼。

 

 

说书先生见两人离开了这才松了口气,正想摸摸胡子,却大惊失色发现自己一把长髯不知何时竟被削断了一半!难道是方才筷子的劲气所致?

 

 

看来今天是流年不利,碰上了这样两个绝顶高手,说书先生叹了口气,道:“不说那俩了,咱们今儿还是说说锦毛鼠白玉堂和南侠展昭吧……”

 

 

离去的二人正是方才书中所说的坠崖的王俊凯、王源。

 

 

此时距离二人坠崖已过了半月有余。

 

 

那日王俊凯冲破穴道赶到的时候,乾碧宫已经是火光滔天。王俊凯随手拉住一个门内弟子问道:“王源在何处?!”

 

 

弟子唤了一声“掌门师兄”,答道:“那魔头被几位师伯联手逼至了后山断肠崖上,怕是……”话音未落王俊凯身形一动,已经不见踪影。

 

 

王俊凯将轻功步法使到了极致,远远的只见一袭红衣烈烈,如火如荼,灼痛了王俊凯的心。门内十数位高手成半包围状,王源被逼得已经退至了悬崖边上。

 

 

一个弟子匆忙跑来通报:“师叔不好了!那魔宫内的花圃不知怎的忽然烧了起来,火势迅猛,根本来不及……”

 

 

闻言门内几位师叔师伯都变了脸色,其中脾气最暴躁的一位,直接拔剑出鞘,指着王源骂道:“小魔头,我们不过是要你一朵花儿,你何至于此?!”

 

 

“哈哈哈哈……何至于此?你还有脸说何至于此?”王源仰天大笑,“踟蹰花本就是我乾碧宫中圣物,你们要借的话,好声好气好礼奉上,我自然不至于小气到连一朵花儿都舍不得。可是你们却不由分说直接杀上山来,伤我宫人,欲强抢圣物,此等行径与匪盗又有何异?”

 

 

踟蹰花是乾碧宫中圣物,这是江湖中人尽皆知的。可是最近却又传出消息说,碧绿色的踟蹰花有肉白骨、活死人的功效,一时间无数人垂涎三尺。

 

 

只不过那乾碧宫在蜀中势大,宫中上下皆是毒蛊双修,着实让人忌惮,一般人再心动眼馋也只敢想想罢了。

 

 

崇阳门声名在外,又是大门大派,本不至于做的如此难看,可是正好适逢掌门师祖闭关,代理门中事务的师伯忽然提议说,不如寻一朵碧绿踟蹰花为掌门师祖贺寿。话虽如此,可是众人都知道只不过是找一个由头。

 

 

王俊凯第一时间站出来反对,虽然他是掌门师祖的关门弟子,可是在一众师叔师伯眼里不过是个不懂事的小辈,哪里肯听他的。王俊凯不放心就跟着一起来了,谁知道师伯怕他意气用事会出什么岔子,干脆趁王俊凯不备点了他的穴道把他留在了客栈里。

 

 

王源一番话讲的崇阳门众哑口无言,自知理亏,都不吭声了,一个师叔理直气壮地说道:“可是自古正邪不两立,你们魔教作恶多端,咱们这是替天行道、匡扶正义!”众人也纷纷附和。

 

 

王源被他们强词夺理的模样给气笑了,手指一翻,只见他白皙的指尖突然出现了一朵花,碧绿的花瓣晶莹剔透。王源夹着这朵花道:“这应当是世间最后一朵碧绿踟蹰花了,不过我只打算给你们看看……”娇嫩的花朵刹那间在内力下化作齑粉,消散在风中。

 

 

一阵风过,王源如同一只蹁跹的蝴蝶飘落下了山崖。

 

 

王俊凯再顾不上许多,想也不想也跟着跳了下去。

 

 

然后他在崖下几丈的地方瞧见了王源将一把匕首插入了山壁,完好无恙,满脸诧异地看着自己。

 

 

原来这不过是王源临时想出来的一个脱身法子,只待众人回去再上去便是。

 

 

可是眼下……

 

 

王源眼见着王俊凯也跟着自己跳了下来,下意识伸手去拉他。可是小小的一柄匕首实在是承受不了两个成年男子的重量,在山石间发出了刺耳的刮擦声最终还是折断了。

 

 

被王俊凯一把搂进怀里护着的时候,王源只来得及想:这姿势不对吧?

 

 

王源是在一阵食物的香气中醒来的。

 

 

茂密的枝叶间露出的一小片靛青的天空,点缀着几颗星子,耳畔是窸窸窣窣的虫鸣。不远处王俊凯正在烤什么东西,散发出阵阵诱人的香气。火堆边还架着两人的外衣,正湿哒哒滴着水。

 

 

王源感受了一下,自己身上没有什么明显的伤,正想站起来却发现右脚脚踝似乎是脱臼了,一动就疼。对于习武之人而言这点小伤自然不算什么,王源面不改色地直接动手咔擦接了回去。抬头发现王俊凯正看着自己,便问道:“你看什么?”

 

 

王俊凯叹了口气:“我怕你疼,所以方才也没有随便动,你啊……对自己竟然也那么狠。”这话说得不假,山崖说跳就跳,眼也不眨,一般人是万万不敢的。王源听到这话仿佛是听到了什么好笑事情:“哈哈哈,那你岂不是对自己更狠,为了一个魔头不也是说跳就跳了?”

 

 

等了半天没等到王俊凯的回答,反而等到了几个洗的干干净净的野果子被扔进了怀里,王源不由得一愣。王俊凯见他这样就笑了:“不酸的。这兔子还要烤一会儿,你先吃点垫垫肚子。”王源从来不是什么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人,拿起来一颗果子就啃,清甜可口,还挺好吃的。

 

 

一口气吃完了两颗果子,王源才又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王俊凯看了他一眼,火光明灭中神色有些复杂:“我叫王俊凯。”王源有些不耐烦了,直接拿了一颗吃剩的果核扔他:“我不是问这个!能够把我衣服脱了还没有一命呜呼……这不可能!”

 

 

世人都道乾碧宫中的每个人都浑身是毒,根本碰不得,其实是因为乾碧宫的人自小就会养一条小毒蛇,用自己的血去喂养,形影不离。只要有人敢碰到这些小蛇的主人,一定会被狠狠咬上一口。这些小蛇都是剧毒的毒物,被咬了哪里还有命呢。

 

 

王源养的是一条银环蛇,凡是被它咬过的人半柱香内必死无疑,然而王俊凯此时却完好无损地坐在那里,小蛇像个手镯似的环在王源的手腕上打瞌睡。

 

 

“啊……你是说那个小家伙吗?”王俊凯偏头避开了王源砸过来的果核,指了指王源手腕上的小蛇,“我喂了它一点生肉吃,大概还在消化吧?来,你尝尝看我的手艺如何?”说着撕了条烤兔腿递了过来。

 

 

打瞌睡的小蛇也醒了,在王源伸手去接兔腿的时候,它顺溜地游弋到了王俊凯的手腕上,仰起头吐着蛇信子讨要吃的。王源觉得自己连同整个魔教的脸面都被这条贪吃蛇丢光了。

 

 

虽然还是满腹疑问,又很想板着脸教育蛇,但是奈何王俊凯烤的兔子实在是香,王源决定还是先填饱肚子再说。一口下去,王源只觉得这味道似乎有些熟悉,连带着那些尘封许久的记性也挣扎着和味蕾一起苏醒了:“……原来是你!”

 

 

十多年前王源对王俊凯说的第一句话也是:“你到底是什么人?”王俊凯老实地回答了。王源笑道:“哦~我还以为你是个傻子呢,不然那么高的山崖想也不想就敢往下跳下来?”

 

 

谁能想到十多年后,这个傻子居然还又跳了一次山崖。

 

 

王俊凯是崇阳门掌门的的关门弟子,老祖教徒弟喜欢另辟蹊径,每每教了王俊凯一套新的心法或是剑术之后,就会把他扔进深山老林里让他自己去领悟。

 

 

那年跟着掌门来蜀中游历的王俊凯学了一套新剑法照例被赶进了山里,可惜这次很不巧让他碰上了狼。就算此时王俊凯的剑法在同龄孩子里已经十分出众,但是面对十多匹饥肠辘辘的恶狼还是有些捉襟见肘,退无可退,又不愿意葬身狼腹,王俊凯咬着牙一闭眼自己跳下了山崖。

 

 

“原来是你救了我,多谢……可是为什么……”王俊凯原本身上只是受了些皮外伤,可是此时却觉得浑身乏力、口中发涩,居然有点像中了毒刚服下解药,药性还未完全散去的症状。

 

 

穿着红衣服的小男孩听到这话,原本雪白的小脸一下子红了:“对不起……我在崖下发现了你想看看你伤情的时候,一不小心害得小花咬了你一口……”说话间一条黑白相间的小蛇从小男孩的袖口里探出了脑袋,丝丝吐着蛇信子。

 

 

王俊凯认出了这是剧毒无比的银环蛇,一脸佩服地说道:“被这蛇咬了不是无药可救的吗?可是你却把我救了回来!你小小年纪医术居然如此了得,简直是医仙转世啊!”此时王俊凯不过十一二岁的年纪,一本正经讲着这种话的模样实在是可爱。

 

 

红衣小男孩“噗嗤”笑了出来:“什么呀,你看着跟我一般大吧?说话这么老气横秋的哈哈哈哈,真好玩……我也没那么厉害啦,小花从小喝的是我的血,所以我的血自然可以解你身上的毒啊!以后你身上就有了我的味道,就不会被小花咬啦~”

 

 

“……后来你就被你师伯找到带走了对吧?”王源已经啃完了兔腿,自然而然接过了王俊凯递过来的另一条兔腿,“十多年不见,你这烤兔子的手艺又精进了啊~”

 

 

“你呢?让我看看,你手上的那道伤口如何了?没有留疤吧?你也是笨得很,那么长一道口子我看着都替你疼……”王俊凯说着直接拉过了王源左手,翻看起他的手心。

 

 

这话听着总觉得哪里不对,这动作也……王源仿佛被烫着了一般,闪电般抽回了手:“小伤而已,早就没事了……你也吃呀。”

 

 

王源的手光洁如玉,完全瞧不出十多年前曾经有过一道鲜血淋漓、横贯掌心的狰狞伤口。

 

 

王俊凯虚握了一下空无一物的手心,若无其事地转过头温柔地笑道:“还有烤山鸡,吃不吃?”

 

 

“吃!”

 

 

吃饱喝足的王源开始思索起怎么出去的事情了:“当年是你师伯发现你逾期不归才来找的你,你那个掌门师父呢?”“师父他当时在春风如意楼喝了三天的酒,大醉酩酊,哪里还记得我……”王俊凯往火堆里添了点柴火。

 

 

“春风如意楼?”虽然常年不出乾碧宫,但是蜀中最有名的风月之地,王源还是有所耳闻的,一时间面色古怪。王俊凯仿佛一眼就猜中了王源的心思一般笑着解释道:“我师父他虽然年近花甲,不过看起来也就而立之年而已。”不然武林第一美人柳飞飞也不至于哭着喊着闹上门要师父娶她什么的。

 

 

“哦……那你那个师伯此次有来吗?”“这倒不曾,师伯留在门中坐镇。我当年遇见你就是在这山崖下,可是有什么密道可以上去?”“有我也不记得了,这都多少年前的事情了啊!”最后两人齐齐叹了口气。

 

 

“无妨,等天亮了我们一起去找找看,既然他们能够进来,那就一定有出去的法子。说不定多转几圈你就想起来了呢。”王俊凯见王源神情有些萎靡不振就宽慰他道。谁知道王源却直接跳了起来:“这树也太硬了,靠着它我都觉得硌得慌,这怎么睡啊!”

 

 

王俊凯站起来取过了自己尚在滴水的狐毛披肩,用内力烘干了在地上铺开,自己坐了下来又拍了拍腿。王源立马躺了下去,把头枕在了王俊凯的腿上,虽然跟跟睡在床上没法比,但自然是靠在树上、躺在地上舒服。

 

 

“睡吧。”王俊凯说着又轻轻抬起王源的头,为他抽掉了发簪,散开了发冠。王源从小锦衣玉食,饮食起居都有人伺候,除了小时候那次下崖历练,几乎没有自己动手更衣散发的时候。

 

 

可是王俊凯做这些事情和那些人做起来是不一样的。可是哪里不一样,王源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只好闭上了眼睛不再去想。

 

 

 

下章戳这里





防屏蔽好运气综合大大大礼包




 

评论 ( 65 )
热度 ( 518 )

© 想不出昵称的Kitty | Powered by LOFTER